2015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暨十大绿色创新企业颁奖典礼等系列活动回顾之三

New capital elements promote Chinese innovation
新型资本要素驱动中国创新

2015年7月7日,由《国际融资》杂志策划,并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北京环境交易所联合主办的2015(第六届)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暨2015十大绿色创新企业颁奖典礼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成功举办。此次论坛上, 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房汉廷发表了演讲:他说
新型要素资本有四个方面,新社会资本、技术资本、创新资本和企业家资本。
中国改革开放经历35年的历程,经济总量已经是全球第二,依照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算,购买力评价,中国GDP63.5万亿,事实上已经超过了美国的经济。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成绩。按理说发财了,有钱了,应该高兴?为什么我们还不高兴。因为我们创造财富的方法是用了大量低水平的劳动力,用压低财务成本的资本,用了破坏环境的办法,甚至还用了低人权的保障,才完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财富创造的一个过程。前一段时间有一位有官职的经济学家在清华大学演讲,他认为我们的《劳动法》有问题,认为工资提高了,把权益放大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主张应该把工资继续压低。这是一种什么逻辑?我认为:发展就是要惠及亿万人民,而不只是惠及少数人民,也不是惠及国外人民。所以,我们要走向一种新的模式创新驱动。
关于创新驱动有很多讲法,这些讲法是不是都符合实际?我认为现在不一定。今年我们还遇到这样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中国的制造业能不能在信息化、工业化双化叠加的情况下形成两化融合,完成4.0这样一个发展。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加入WTO15年了,过渡期已经结束,中国市场已是全球的市场,是一个没有壁垒没有管控的市场,也就是说我们开放得更加彻底,竞争更加彻底,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产业能做到创新发展吗?
实际上创新驱动是一个新资本体系的驱动,这个新资本体系包括四个方面,新社会资本、技术资本、创新资本、企业家资本。过去我们知道两个驱动,劳动力和资本,后来增加了技术,我认为,如果不把这四大要素作为财富创造的主力而是单单把财富创造放在很高的地位,就不会有新的发展。
第一,新社会资本讲究的是网络、定制等这样的关系,在这样的前提下,极具变动是一个变量,现在最大的变量就是互联网。互联网有两个最大的要素,去中心化,去不均等化,所以整合资源、配置资源得到了变革。互联网去中心化消除的就是信息不对称,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利好。领导获取信息要通过层层汇报,当信息传递到他的时候,可能已经是末端,而一个黑客可以任意游荡在所有的网络上。在当今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社会资本的核心内容就是大数据、移动、智能化、云计算,这个方面解决了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对风险的识别和风险的分散,一个是风险预防。这把资产最突出的内容发挥出来,即使有短板也有别人给你补上。所以在互联网面对着是70亿人的判断,总有一些志同道合,总有一些比你更好的解决方案。互联网带来的新社会资本使整个创新创业、社会资源进一步的整合,而不再是短板。今天我们会看到,90后能够很快地成功创业。我们能看到马云、马化腾做的事情为什么产生如此爆发性的增长。这是主要的长板定率的关系,如果按照传统的短板定律,他们今天还不会被我们所认识。
过去我们一直认为经验很重要,其实现在已经不然。最近我做了创业调研,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新资本面前面临的经验已经归零,现在的创业成果以几何级数增长,数据不断增长。今天数据的增长有大数据的模式,我们每个人其实都进入了一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看似自己是独立的,其实你都是社会的群体。我们原来一直头疼的中国信用体系建设,中国的诚信在新社会资本情况变得简单了,你已经完全暴露在所有可视的范围当中。大家记得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开斗气车案例,一开始网民都责骂男司机打女司机,行车记录仪公布后网民转而责骂女司机。所以,大家都处在一个公开的环境下,因为你的财务数据、行为数据进行二期叠加。这个社会资本的蓬勃发展,也开创了很多新的商业机会,应该说也是一个新经济的典型。
第二,技术资本化,技术能不能成为资本,技术显然是21世纪当中最重要的资源参与创造,我们很多的财富都是由新技术引进,甚至整个人的社会都是以技术为标准划分,因为先有生产力、社会关系。技术和资本在我们国家可以说强调得很高,但技术和资本化不相干。2013年的发明专利是20.8万件,美国2012年我国的发明专利是25万件,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具备了这样一个技术水平、技术资本化的环境。记得1991年改革十年左右的时间,我们专利220件,十年过去只有1.6万件,到2009年就破了10万件,到2013年已经过20万件。也就是说中国在这个方面经过持续不断的同步发展,奠定了基础。但技术只能形成这么大的盘子,我们现在真正技术创造财富不过5%到15%的区间,也就是说大量的技术不是财富的工具,这涉及知识产权的保护,发明人保护。
第三,创新资本,按照GDP的原则来计算。中国大概投入到创新的资本是五万亿,只占1.2%。这一部分资本驱动显然不足。
第四,企业家资本,以前我们说企业家精神,其实企业家在运营过程中是一种资本要素,我们每年的就业人口要增加800到1000万,想一想我们这里如果能有更多创新企业家的诞生,将具有重大的力量。有企业家资本这样一个要素来创造,超过所有其它要素创造的财富和能力和贡献。企业家是最重要的,没有企业家的资本化,没有企业家作为一个资本要素,轻者降低效率,重者扼杀中国经济的发动机。(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杜京哲摄影)
 

 
科技部研究员,科技日报社副社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房汉廷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 ;&,淝"鴙IE' ;&,淝"鴓://www.jrj.com" target="_blank">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