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第七届)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第一场投资人与绿色创新企业对话论坛(之五)

投资人与绿色创新企业治污减排与工业4.0专题对话论坛(之五)
国际融资50评委专家团专家对话泽茂化工
 
主办: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   北京环境交易所   国际融资
主题:治污减排与工业4.0
时间:2016年7月7日下午13:30-15:30
地点:北京产权交易所

主持人: “十大绿色创新企业”评选活动50评委专家团专家、中认畅栋(北京)投资有限公
司执行董事吴隽女士
 
对话贵宾:
 
李国旺:中山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
 
刘秉军:北京祥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祥德国际投资管理(新加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李爱民: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高级副总裁
 
陈及:首都经贸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宋晓燕:山东中禾富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余发强:新疆国力源投资有限公司总裁/CEO
 
阎崇光:上德若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聂佳林:湖北泽茂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

吴隽:这四家绿色创新企业都是来自本届以及往届评上的十大绿色创新企业,他们都是涉及治污减排的高新技术企业。下面就围绕重资产创新企业在产业升级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如何进入市场做大品牌,私募基金在重资产企业发展过程中能发挥的作用,以及如何借用资本杠杆帮助企业发展展开对话。现在有请投资人和企业自由问答。

吴隽:聂总,您有什么问题问我们的投资人?

聂佳林:我没有太多的问题,很多投资人说,我有一条生产线就可以投产,这有一个技术问题。第二个就是实力问题,因为创新公司。如果我是老企业,我现在有多少现金流?我有多少利润?一个崭新的企业,就是为这个项目注册一个公司,技术是崭新的,是企业是崭新的。如果说要找投资人的话,第一我有关键技术。第二个我是全新公司,我们现在已经投了3亿,还差2个亿缺口,如果还不放心我再拿2个亿的资产,因为这个企业不能卖,工业企业不和房地产企业一样,我们这个企业必须从头到尾建起来才能运行,差一千万都不行,是这样的逻辑。,我们现在股东还有2万平米的商户,我们也可以拿过来抵押,因为我们都是从上市公司出来的。不是说投资人不懂技术,因为他们的涉及面太广了。

李国旺:你刚才讲,你说你的技术是全球独一无二,没有一模一样的技术。类似的有吗?

聂佳林:没有。

李国旺:是自我循环的、低能耗、没有污染的,成本下降三分之一?

聂佳林:不是,只有三分之一,成本下降三分之二。

李国旺:那为什么人家不给你投钱?可能因为你的介绍没有到位。刚才你讲可以给人家很多资产质押,质押给投资人是没有用的,人家不能用,你就是要告诉人家,你下面有多少订单,有多少订单代表多少收入,有多少现金流,你讲质押没有用,你有没有订单,比如到目前为止没有新资金进来之前。你现在盈亏平衡了吗?

聂佳林:我现在没有投产。

李国旺:就是一个项目技术。

聂佳林:现在不存在亏损,也不存在盈利。

李国旺:样本有了吗?

聂佳林:有了。

李国旺:客户有了吗?

聂佳林:客户我们没有签合同。

李国旺:全国现在产值是多少?

聂佳林:这一个大概是在60亿左右。

李国旺:就是草酸全国60个亿对吧,你的成本是人家的三分之一,再砍一半,你20%的市场能占领吗?

聂佳林:草酸分几个品种,因为草酸有粗草酸,有精制草酸和无水草酸。中国生产的,现在没有无水草酸,因为我们中国的草酸和稀土一样,品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中国现在生产的都是有水的,中国有一家,就在安徽铜陵。

李国旺:刚才讲总共市场就有60个亿。假如说投资2个亿,人家感觉有点儿天方夜谭。

吴隽:全国草酸不同品种加起来,全国大概市值多少?

聂佳林:是这样,中国生产的都是有水的,没有无水的。有水的大概在60亿左右,现在基本上都是靠进口,现在我们要替代进口。

李国旺:现在你厂还没有开始搞,你还要办厂。

聂佳林:对,我已经建了一部分厂房,我们是民营资本嘛。包括时机,行业的一些变化对吧。

李爱民:我给你出一个主意,刚才您说很多投资人对您的技术不相信,很多都希望眼见为实。我建议你能花的钱,把你适当的生产线先建起来,先不要说一下需要2个亿,先力所能及地把你们的生产线建起来。再一个,要证明你能够盈利的,我的团队有了,我的产品做出来确实能替代进口,这个时候你去拿到融资的可能性就大,这是第一。第二个建议,你不要一下就要那么多钱,你如果是好东西,我建议一步一步卖东西,因为你的企业没有销售,2个亿,你需要给人家很多的股权,根据你的进展,你适当地融一点儿钱以后,生产线建起来了,有了一定的现金流以后,你的价值就提高了。价值提高以后,你可以找人要钱的时候,你可以释放的股权小,比如一个五千万,你可以给10%,下一个五千万可能就是5%,你拿的钱是一样的,但是你对价的股权就合适了。所以我建议,回去以后先集中精力把自己的生产线建立起来,证明你的模式是OK的。当然谈投资还可以继续谈,先谈着,就给你这个建议。

刘秉军:绿色发展或者节能环保行业,市场的需求是非常大的,方向也是大多数投资者普遍关注的方向。融资难的问题,其实喊了十多年,一直都很难,解决不了。我觉得有几个问题:第一点,就是我们的企业家和投资机构之间有效的沟通比较少,因为大家在创业、发展的过程中,差不多全身心的精力都放自己的业务上了,专注于这个领域,我们才认为这个领域有机会。所以国际融资搭这个平台是有好处的,让我们双方有直接对话的机会,彼此了解。机构了解企业,相对来讲比较容易,因为看的企业非常多。反过来从企业家了解投资机构的需求来讲就没有那么便利,没有那么直接,所以双方的直接沟通是有必要的。
第二点,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的创新企业有很好的技术,很好的创新实践,在它要产业化的时候面临一个技术问题,也是有条件的,我们现在的基础和我们要动用的那笔资金之间不太对称,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按照我们现在的基础,因为我要产业化,要融一两个亿,这里就有一个难题,大家需要有一个直接的沟通。
第三点,我们的创新也是双向的,除了企业家要创新,金融机构、投资机构也要创新,对一个完全是财务投资人机制的机构来讲,怎么能够往前再迈一步,一方面需要我们自己有产业背景,做我们熟悉的事。另外,也要想办法多找一些大的产业机构合作,这样的话,在给创新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还可以提供更多的产业的帮助,这样才能实现多赢。谢谢。

李爱民:大家知道,在中国,我们实业的发展空间是很有限的,所以它不会很快成长,不像一个互联网公司两三年就非常快地发展起来,我们的实业发展非常慢。比如说我们投聂总的项目,真正到未来上市可能要走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一定要在恰当的时候进来才能给我的投资人带来回报,才能撤出去,我给投资人钱是要给现金的,不是给股份的,所以请大家要理解,不要觉得我们挑肥拣瘦,当然挑肥拣瘦也是应该的。所以为什么一定证明你的模式是OK的我们才能投资。

陈及:刚才聂总说到草酸,您的前进道路很漫长,您刚才说成本是三分之一,我想这个东西还得看投产以后成本多少,这个不是拿笔算的,因为没有走上规模化生产的时候,您仅仅是预测,是财务报表的数据。我评的时候也注意到您的项目,您的问题就是把实体、把生产、把市场这几个环节的路径衔接好。您真的是独到,您就坐在家里做好卖家,投资机构是会找到你家的。如果你始终放在概念上、放在技术上,这些东西跟我们的武器一样,国外说了,中国的武器这个突破,那个突破,没有用,因为美国的武器都在不同的战争场景下使过;所以必须要实战出来,缺了这个,你让投资机构给你下钱,你还是一厢情愿的。所以我们做实体的,在这个行当里面,我们首先要真的是真金白银。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