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第七届)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第二场投资人与绿色创新企业对话论坛(之六)

投资人与绿色创新企业对话论坛(之六)
造能降耗与互联网+专题: 投资人对话艾尔贝

主办: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   北京环境交易所   国际融资
主题:治污减排与工业4.0
时间:2016年7月7日下午15:30-17:30
地点:北京产权交易所

主持人: “十大绿色创新企业”评选活动50评委专家团专家、中能国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北京中能创智科技加速器董事长郭东军先生。
 
对话贵宾:
 
俞振华:开物投资投资合伙人

林开涛:北京久银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创业板CFO俱乐部主席、中国总会计师协会民营分会副会长
 
马向阳:高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高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执行董事
 
李  鹏:英飞尼迪集团高级投资经理
  
张嘉盈:上海艾尔贝包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市场总监
 
李全修:济南圣通环保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何幼根:北京力博特尔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胡南凯:南京宇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郭东军:刚才上海艾尔贝张总跟我们分享了他们公司业务情况,艾尔贝现在已经站在了很好的位置上,当前物流大发展,你们是站在风口上了,请您多分享一些你们和资本的故事,有没有融资?包括你们现在面临发展中的困难也可以讲讲。

张嘉盈:我今天中午用餐的时候说过,做环保技术的企业做到现在,他的情绪通常已经到非常激动的状态了,这是因为他要讲的故事太多了。做环保技术的人都有一个特征,但凡能坚持到现在的,都非常的务实,能活下来,基本上要经历几年的大灾大难,因为中国经济这十几年的变化非常大,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最早做环保技术的基本都不会得到资本的支持,高污染行业本身就是传统的,你在那里做环保技术,肯定就在传统行业里。你如果是在传统行业里做环保技术,商业计划放在所有专家桌上,基本上就都已经归类了。我是做包装的制造业,还没有谈后面的内容,这两个词就被切题归类了。环保在很多人印象里都是很虚的,场景在哪呢?技术是不是能推广呢?就像刚才李鹏总说的,这个东西是一个载体。大家都说互联网思维就是融合,你跨界,是和很多东西和在一个载体上。如果用包装来讲,没有看到产品就先看到一个烂箱子,你上面能定位吗?有感应器吗?有广告页面吗?有个性化的设置吗,有防伪包装吗?能结合生鲜的保鲜技术吗?我们都可以。其实这就是顺势而为。做企业的能忍到一定程度才是真正做企业的;做生产的,如果说务实一点的话,我们能做到现在,也不完全是靠资本的钱才能活下来。我觉得大家都在往自动化发展,传统的包装自动化是做不了的,得升级,而且包装也要更新,包括冷链物流,用包装也可以做到冷链物流,你可以做成很小的包装在超市上卖,以后用一个平台就可以运营。但是怎么让我们对接上资本,让我们能安安心心地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擅长的,但是我们又能得到什么样的资源呢?我今天的感触就是,我不是靠你的投资人钱烧这个市场,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做完了,我们已经活下来了。做环保行业的,都管我们自己叫打不死的小强,到今天一定是打不死的小强了。民营企业不可能靠政府,我只是想问有社会影响力的人能做点什么?我们接近民生,你们能不能把你们的时间给我们一点点。你们有专家,有资源,有政策,就算我们的利润是你的一个零头,你能不能看看我们的技术。打一个比方,现在武汉发大水了,之后物资运不进去了,我除了做物联网,做物联网+,我还可以做订购。让我们安安心心做这件事,花的成本是很少的。如果放眼世界,我们能等到那时候吗?一年、两年,给我们一个希望。

郭东军:虽然我们今天对话的题目叫节能降耗与互联网+,但其实投资人和企业家的沟通就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既然认识了这么多投资的大佬,将来在项目融资过程中遇到的困境和问题,可以多多交流,这都是非常专业、资深的专家,确实您刚才说的问题我也能理解,确实金融市场很混乱,很复杂,有时候我们行业内不小心都会碰到不对的机构,因此,要多跟靠谱的机构去交流。投资机构他们看一个行业,其实也是进到一个陌生的行业,可能一开始也不了解,但是他们有一套尽调的办法,会找专家了解这个项目,企业可以尝试这样的做法。我看到我们清华一个校友,搞了一个创业公司,最后找投资机构融资的时候,好几家机构对他感兴趣,反过来他会对投资机构进行尽调,看这些投资机构投了什么项目、什么风格,能给他带来什么价值,就是以很主动的态度看投资这件事,而不是被动的。

张嘉盈:我说环保是一个社会化问题,不是单一的个体能做的,更不是一家或几家民营企业能做的,我只是觉得今天我们特别感谢这个平台,如果没有这个平台,我们能发声的地方估计都没有。比如,我的源头工厂制造的所有的标准和要求都标准化了,但这本来应该是物流协会做的事。你像菜鸟网络,京东的运送体系,它的弊病在哪里?我可以分享,可以共赢,但是我要呼吁的是通道在哪儿?我们是一个民营企业,却在承担要处理一个传统高污染的领域,我们纯粹有点儿公益性质了。

林开涛:在之前的午餐上我和张总有一些交流,我们希望对接一些比较大的上市企业,来发挥我们的作用。不光是您,其他企业家也都有一些探索,也有一些顾虑,但我觉得你们最好能把这些顾虑和我们分享一下。在分享之前,我先分享一个我们去年搞的超声波制浆,我们把这个项目弄到了一个上市公司里,这个超声波技术针对制浆,麦秆通过去了,这个浆就自动流下来了。过去10道工序,有多少道工序是污染的?但用这个技术没有污染,只要微波炉一跑,穿过去就行。我们把这个技术公司对接到上市公司,而且这个上市公司是国企,国家非常重视,给这个技术发明评了很高的荣誉,最后这个技术受到中央领导的关注,被国家的很多报纸报道了。去年年底埃及总统来中国访问的时候,就对接了这个技术,对方投了20亿只占50%,我们只给了技术也占50%。我的意思是说,你这么好的技术,如果通过这么好的案例,我们也对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除了给钱,也给你股票,你也可以在市场上应用。我跟高兴资本的马总是做这种并购重组的,特别是行业整合,产业升级,我们是很有体会的,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

张嘉盈:其实要有一个相对公平、对称的信息的通道,我们并不是谈技术,也不是谈情怀的,我们只是觉得在环保这个领域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就像刚才说的,在环保领域当中,比较大的关乎民生的往往都在传统行业,相对的周期比其他的长一点。而且做这个领域项目的,除了国有能源类、水资源处理企业,余下的一点新技术公司都是民营企业,而民营企业本身自我生存能力很差。你会发现我们身上的特征特别明显,上来就是情怀,上来就是我的技术,上来就是高度,我来是对自我的否定吗?不是,我想学习,我想听听专家怎么看我们这些项目,怎么看我们这些企业。怎么看?这是一个最高效的判断,可以省下非常多的时间。有这么多的专家评委,花了时间支持这个活动,其这本身就是都有情怀,只是大家在每个点上做了他能做的事。大家意识到环境保护是个社会问题,也希望通过各个端口打通政府、企业、机构各个渠道,针对环保这个事情,比较高效地做一个对接和资源的匹配。你也知道投融资机构中真真假假,我不知道哪是真哪是假,哪是真的对我感兴趣。我们做企业的非常希望得到支持,因为通过各个渠道大家能聚在一起非常不容易。

俞振华:我1999年就创立了企业,虽然很少参与企业管理,但是在一年之前我是在做创业。您说的这个问题其实挺普遍的,民营企业生存确实是比较艰难的,相对国企和央企,无论是资源还是信用,民营企业显然都处于不利地位。民营企业做的事情一般都是央企和大型国企不愿意干的,所以民营企业才有机会。但是在这个情况的背后,就我自己理解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大的产业格局,如果拿日本、韩国和中国对比的话,他们的背后有非常健全的体系和应用机制,咱们的国家现在是属于粗放式的发展,还是在这种很粗放的框架下做创业,好处就是有创业机会,但是创业是很艰难的。另一方面,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也有两方面,从解决行业问题的角度,资本是有逐利的属性的,资本是不能不赚钱的。对企业家来说,第一就,是从单纯的模式和盈利模式外,还要做很多社会企业该做的事情,实际上有些也应该是行业协会的事情,但是在中国,专业的行业协会也是很缺的,真正解决行业问题是非常困难的。社会组织跟企业又是相悖的,企业也是要逐利的,要为企业的发展考虑,但是能否做一种角色的转换,为产业做一些贡献?第二,在比较混乱的行业里,我自己也有体会,中国企业家不像国外,只要有一个很好的技术,和资本一对接就可以落地了。企业家还要站在投资人的角度考虑,商业模式在哪儿?未来的前景如何?他自己还要解决关键核心问题,这就跟企业家能否碰到合适的投资人差不多,解决的方法也不是唯一的。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