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合作会议»2013新形势下产业发展与机遇及区域经济发展的创新趋势

2013新形势下产业发展与机遇及区域经济发展的创新趋势

作者: 来源: 发表时间: 2013-01-23

由纵横合力、CCTV证券资讯频道、每日经济新闻、财富天下联合主办的2012(第六届)中国创业投资价值榜暨颁奖典礼于2013年1月20日在北京开元名都大酒店隆重召开。
由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钮文新主持,济宁市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田志昂、德州市科技局副局长王希刚、景民基金执行合伙人陈传进、英菲尼迪投资董事总经理胡斌共同以“新形势下产业发展与机遇;区域经济发展的创新趋势;国家西部大开发产业政策的走向”为主题,展开了一场圆桌讨论。
以下为本场圆桌讨论实录:
        钮文新(主持人):本场论坛的一些主题,其实都是关于产业发展与机遇方向的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我本人最近也正在越发地去关注实体经济的成长问题。
        过去研究金融,研究来研究去,后来发现原来中国的金融问题不是金融问题,它是产业发展的问题。我曾经做过这样的评论,中国的经济、中国的金融安全其实没什么太大不了的,因为中国主要的金融机构都是国有的,如果发生了一些短线的这样或者是那样的危机的话,政府说这事儿我包了,他只要说一句话,这些事儿一秒钟就全部解决了,金融就没有风险了。
        就像五年前,我们的国有商业银行都处在实际破产状态,他的财务整个都是破产的,但是不是也回来了吗?不是很快也都解决了吗?所以中国的金融问题我觉得不是特别重要,而更重要的是产业的问题,是实体经济的问题,我们一个制造业的大国,我们经不起制造业的企业大面积地倒闭,如果他们出现了风险,那对不起,金融一分钟就死了。所以我们说中国实体经济、制造业,我们的产业如何能够面对未来,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今天台上目前有4位嘉宾,我们的论坛时间应该是在一个小时左右,但是由于我们开会的时间晚了,而晚上又有饭局,所以说这个之间的时间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可能每一档论坛都要挤出一点时间来,因此我们尽可能地把整个论坛控制在45分钟到50分钟之内。下面我们先就今天这样的一个主题,有请我们四位嘉宾,每人发表5分钟的一些想法。
        田志昂:根据我们济宁市的产业结构,我们济宁市的产业规划是在能源这方面,占整个GDP占46%以上,特别是十八大以后我们提出了创新驱动,所以我们济宁市感觉到在这方面是非常必要的。
        咱们今天在座的这些专家们,这些投资行业的领导们,欢迎到济宁在产业方面给我们支持,为我们济宁市将来的发展作出一些支撑。
钮文新:有什么很好的科技产业吗?
        田志昂:我们主导产业原来是工程机械、生物医药还有煤化工,再加上我们的纺织行业,原来我们是解放以后是列入唯一的一个国家科技部一等奖。我们的传统产业主要是靠以能源、煤炭为主。
        钮文新:现在传统产业的生产成本在不断地提高,尤其是现在又加入了很多新的成本,比如说科技的成本、节能环保的成本等等,有的时候节能但是不节钱,企业的成本在不断地增加,所以这里面都有很严重的一些问题。我们特别希望,也特别觉得我们的这些科技局的领导干部,还有我们的这些专家能够在这些方面,能够在效率方面多出一点主意。咱们济宁在这个方向有些什么考虑吗?
田志昂:在这方面,我们在济宁进行一个产业规划,重新调整我们的,特别是我们科技投资方式,现在我们正在逐渐改善,逐渐改变成由创业投资、奖励或者说后补助的形式来支持科技型的中小企业的发展,在今年先后我们有几家创投公司进行合作,我们大概认缴额是13亿。我们正在积极运作我们地方的天使资金,所有这些政策我们想建立一个,从我们整个济宁市地方的科技金融,整个的一条龙的服务的一个平台,打造一个为创投、企业组建的一个服务的桥梁。现在这个工作我们基本上是框架结构已经建起来了,将来的结构我们主要是想做实、做大、做强我们的一些工作吧,为咱们企业做出一定的贡献。
         陈传进:我来自景民基金,去年我们在国外投资了海外渔业,我们投资现代渔业,拿了505万平方公里的海洋,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我们在国外投资了钾肥矿,大概够中国用100年的,还有澳大利亚的煤矿。在海外我们投了一块儿。
        在国内投了评级公司,我们认为中国的信用评级比较差,主要是评级公司不健全,受国外的限制,所以我们投资了评级公司。另外去年年底我们搞了咱们中国光伏太阳能的并购,这个动作是比较大的。我们去年做的一些上市公司的私有化,在海外上市的因为价值被严重地低估。
        投资了一年下来,我们感觉到抓到一个很好的项目不容易,一定要加深、加宽,真正地给企业把产业链做好、现金流做好,而不是说用咱们财务指标,确实跟企业捆绑在一体,你是作为股东,股东做什么事儿呢?就是给企业从战略规划上、顶层设计上开始,最终他的现金流从哪个地方产生,这样的话你的企业才能真正做起来。
        所以我们今年可能做产业并购不是我们的主项了,主要是做太阳能发电站,做太阳能基金了。
        钮文新:刚才您有两个问题让我很感触,一个是中国没有项目了吗?你们有那么多钱投到海外去,为什么要投到海外去呢?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其实陈先生给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这个和我的判断很有关系,因为我觉得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传统产业的兼并重组,过剩产业的兼并重组,可能会有一个非常快速的推进,陈先生刚才讲光伏产业的充足他们参与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机会。
        刚才他还给了我一个重要的提示,我们要帮助企业或者说产业进行一些顶层设计,然后进行大规模的产业布局,能够以股东的身份在这里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个是银行以及很多的这样一些债务资本所无法完成的事情。
        所以我想从这几个方面,陈先生能不能进一步地帮我们阐述一下。
        陈传进: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投资海外,中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我们中国经济再高速发展30年我们取得什么?实际上我们没有定价权、没有话语权,中国是农业大国,所以我们钾肥的战略如果失去了,中国将来的农业肯定要像钢铁业一样,受制于人,所以我们在海外积极地投资做钾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是我们中国经济发展30年,我们的42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一个是被污染了,一个是被吃光了,我们的外交纠纷都是围绕着渔的纠纷起来了,我们的渔民越界捕捞、跨界捕捞造成的。中国经济再发展30年,我们吃什么?我们的鱼的价格在一直上涨、我们的捕捞量在持续下降。所以中国人吃鱼在未来三十年将会是很大的问题。这是我们未来十年二十年经济发展所必须面临的问题。
        第二个是中国的产业现在世界上认可的,唯独一个是光伏产业,但是现在美国的双反、欧洲的双反,为什么?这个产业中国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技术成熟、产业成熟,我们如果自己不去救自己,他们会救咱们中国吗?能会给我们产业输血吗?他会把我们的产业消灭掉。
        所以我们中国由于煤炭价格的偏离、电力价格的偏离,太阳能光伏产业内需不足,这一块儿我们这几天可以看到北京的天气非常不好,你想想我们的电站这么样一个情况了,再建新的火电我们没有地方,也没有水源,另外输变电等等一些问题,所以说太阳能光伏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必由之路,必须走太阳能,包括分布式电站是必由之路,这时候太阳能企业非常困难,这时候我们感觉到这机会来了,所以现在收购的价格非常便宜。如果太阳能电站建起来了,这样中国的整个太阳能将在世界上非常有竞争力,所以我们就不怕双反。
        钮文新:谢谢,我为您的眼光感到非常地高兴。你想有志专注于这样的一个行业吗?
        陈传进:我们作为资本投资,把这个产业扶植起来以后,我们就三到五年退出,我们只做二股东,现在我们是大股东,我们的想法是把企业做好,做起来以后我们再退出。
        胡斌: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于以色列英菲尼迪投资集团的,我们是一家以色列背景的一家从事于VC、PE,其实我们在各个阶段都有投资的基金的管理集团,我主要是负责国内人民币基金这块儿的事务,我们现在在全球管理17支基金,目前前面几支基金都已经退出了,大概我们从1993年发起成立基金,到去年我们我们算了一下,我们的投资回报率达到了36%,虽然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但是我们有搞有低,平均下来我们的回报还不错,给投资者创造的效益还可以。
        另外我们做的模式,可能跟很多基金的模式步态一样,我们主要是技术加资本的模式去投资,也就是说我们是投资于高新技术,以技术脉络来做我们的产业投资、做我们的企业股权投资,在中国这块儿我们主要是关注于中国的企业和产业所急需的一些高新技术,我们在海外,特别是欧美、以色列去寻找、发现、评估、购买投资这样的技术,然后带到中国来,跟中国的企业对接,如果企业没有这样的技术,我们可以卖给他,如果他有钱不愿意接受投资,我们加一个溢价,如果他说他没钱,我们就把技术入股,一起来共同建立合作公司成长。要是他最缺钱,我们的基金可以作为资本进行投入,这样的模式我们可以在技术的制高点能够在全球的视野里面看。
        特别是将来比如说两三年、五六年以后的技术发展趋势,我们可能就会看得很准,这其实也利于我们的退出。像前面讲的,在并购这个领域里面,实际上我们很多的企业,我们并不期望,我们不是以上市为目的去退出的,我们可能就是说在两三年以后,我们觉得这个企业基本成熟,又有新的投资人进来,比如说我们跟全球大概两三千家这样的跨国公司都有业务合作,知道他们将来在中国要做哪些点,他们要做什么样的投资,我们实际上之前就布好局,然后两年以后他们进来的时候,正好我们端给他一道菜,你愿意吃吗?愿意吃就买我们的,这样的话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讲,他一下子就跟世界500强对接了,世界500强买了他的股权,对于跨国公司来讲,对于中国来讲,他不需要重新建立一个工厂和重新建立一个企业,对于他们来讲也非常合适,节约成本。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在有效的时间内,我们很快就实现了退出,而不用慢慢地等待IPO的过程。实际上在中国IPO,你既使过了会、发了股,你还有一个禁售期,股价以后到什么地方我们也不知道,所以我们提前把利润回报锁定了,这也是我们投资的总体上的脉络。
        所以我们基于这个,我们自己有自己的科学家团队,我们总部在以色列有自己的科学家团队,分成好几个领域,所以我们在生命科学、生物医药、医疗健康、医疗设施,包括新材料、新能源还有TMT的传统领域,还有高端装备制造业,包括现代农业,我们都有自己的行业科学家团队。另外我们自己还有知识产权银行,在世界上发现比较低估的知识产权。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好多国外的技术类的公司,实际上是被严重低估的,原来中国很多企业想去买,人家根本不卖,现在他们的创始人、发明专利人,包括他们的老板有意愿出售,但是没有渠道,我们充当这么一个桥梁。他们犹太人赚钱除了在金融领域,在技术领域他们也是这么赚钱,一项技术发明以后,你们谁愿意用就谁用,他关键是每卖一件商品就收钱好了,这是不费劲的,不像我们中国的企业家,建了工厂,又雇了那么多的劳动力,又消耗了那么多的能源,最后引起那么多的污染,西方国家还指责我们是高污染、高耗能,实际上我们是用了我们自己的血汗钱造了产品服务于外国人。
        所以我们现在公司同事就是要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带到中国来,来改造我们的传统产业、改造我们的一些产业结构的提升。所以前面陈总提到了他们现在投的几个案子,其实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产业投资的机会。第一个是渔业和钾肥都是农业领域。我们今年集团也关注现代农业的领域,所以我觉得现代农业的投资机会大家可以关注,包括在座的有些投资机构,他们可能已经提前布局了,有一些专门在农业方面也非常有建树有些投资基金。特别是国内急需的一些农业上的技术,包括一些同业上的技术研发,刚才提到了渔业的养殖,包括一些农药的化肥,特别是钾肥,这个领域的投资,包括前面说的新能源。
新能源实际上都是非常热的,大家都愿意去投,为什么?光伏产业前一段时间遭到寒冷,但是实际上这个行业我还是蛮看好的,我觉得还是挺昭阳的一个行业,只不过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行业上的瓶颈或者说一些政治上的东西的干预导致这么一个低谷,我觉得将来我们的新能源,包括将来我们的风电也好,我们的生物质发电也好,包括太阳能,当然太阳能有不同的方向,包括我们将来电池的研发,这里面都是非常有大的机会。
我们现在在中国投的案例里面,前面坐着济宁市科技局的同志,他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在中国更多地是跟中国政府的合作,包括地方政府,我们跟济宁市合作也成立了一个基金在当地,主要是投资于当地的优势产业,同时引进我们国际上的一些技术和一些成功的企业来入驻,把他当地的经济结构能够优化。
        今天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主题是产业的机遇和发展。其实我觉得这个领域谈的话题是中观层面的,宏观经济咱们够不着,中观也不是我们投资人所能讨论的,因为我们投资人看的是个案,是看某一个具体的企业,但是我们必须要关注产业的发展趋势,我觉得我在这里谈这个有点儿班门弄斧,这个应该属于产业专家来谈这个事情。我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将来的一些投资机会,有几个方面。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以及包括生命健康,他要过一个好的生活,所以我觉得生命健康领域,特别是在医疗行业,这将来是一个大的潜力。
        包括食品,食品安全大家也都看到了,如果一个食品能够让用户、让消费者能够认可你这个是有机的、没有污染的、能够带来健康的食品的话,这里面会产生很多的商机。大家也看到了现在市场上高端的有机水果、有机大米、有机食品,这样的公司很多。我觉得一定会在这里面冒出一些好的商业模式,能够整合这些资源,这是一个大的领域。
        前面讲了新能源这一块儿,新能源这块儿,比如说美国的页岩气出来了,又带来了一场变革。我们的太阳能又完全是一个新的东西,还有里面的风电,风电里面有很多关键的设备,是不是有些企业能够抓住?一个是自我研发,一个是跟国际上合作能够一起做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话你会占到市场上比较高端的电。还有一个问题是风电发完了以后怎么并网,因为风有大的时候、有小的时候,你怎么样稳定地在一个电网里面跑,这里面当然会有一些智能的东西,但是里面更大的一个核心产业投资就是风电的储存问题,储能装置,对我们的工业和产业都是非常好的东西,但是这在世界上好像都是一个难题,在北京就有一家公司现在在研发这么一个风电的储能装置,好几个大牌的基金都砸进去好几千万美金了,现在可能还没有冒出来气泡,只是做了一个示范的工程,我也去看过这个案子。因为每家有不同的偏好,我们还没有决定这样的案子。
        更大的一个地方大家也看到了,我们日常生活里面最被我们所影响和涉及的就是网络,移动互联网当然还涉及到第三方支付的问题,还有网站,这里面也会有很大的机会。
        当然我只是简单地讲讲,其实在我们的知识产权银行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技术,有非常多的高新的东西,将来在很多层面上都能够去应用。
        我就跟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钮文新:谢谢胡先生,他告诉我们一些行业,可能它处于低谷的时候,尤其是由于各种各样的环境问题,而出现了一种暂时性的低谷的时候,这个时候可能正是抄底的时候。
        以色列的海水淡化技术好像是一流的,是不是啊?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没有?
        胡斌:其实在海水处理方面,我们在两年前专门成立了一个团队,专门做水的处理和环保,包括海水淡化,实际上在天津已经国内有几家建立了几个大的海水淡化厂,但是这个里面用的技术和膜不太一样。
        空气大家觉得是一个免费的东西,当然有空气好的地方、有空气差的地方,实际上这个空气也是一个资源,为什么我们愿意去海南渡假呢?因为那儿的空气清新,无形当中把当地的地价提起来了,如果到了一个空气不太好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价格肯定起不来。
        水资源将来绝对是一个商品,大家如果有志于投资这个行业,我感觉这个行业是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现在北京的家庭里面可能大部分的人都装了净化器,如果没装的话,好多人都到小区里面有一个大的净化机里面接水喝。
        将来是不是直接有一些行业,直接把净化了的水直到你家里面去,也就是直饮水,在美国、在很多西欧的国家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了,我们中国的水很多是达不到饮用标准的,所以必须用另外一种技术、另外一种技术去解决这个问题,这里面可能会有很多的商机。我觉得这两年,国内的一些厂家,在生活用水的处理厂家很多,但是都规模不是很大,不知道将来有没有可能大的企业出来。
        还有一个是污泥处理技术,这个也是非常难的,它里面的重金属的分离和提取是有困难的,如果你能把污泥里面的重金属提完了以后,能够把污泥变成砖头或者说建筑物,或者说变成一些化肥等等的东西的话,你整个的就是一个循环链条了,对国家、对整个产业都是非常有帮助的。谢谢。
        王希刚:我分管高新技术产业、高新技术企业、科技金融等方面的工作。
        德州有几个数给大家报告一下,今天因为是下雪,所以我从德州来走了两个小时,平时的话只要一个小时零十分钟的时间,这是一个数。
        再一个数是德州从2010年开始规划了13个产业,就是10+3产业,主导产业是10个,德州有哪些主导产业呢?主要是新能源,新能源是以光热利用为主的新能源,还有生物技术,生物技术主要是体现在生物制造,当然也有生物医药的一部分,再一个就是新材料。这是几个比较新兴的。
        原来传统的有这么几个,第一个是装备制造,主要表现在机床,声控机床,尤其是声控机床是全国赫赫有名的,还有化工,现在主要是高端化工了,低端的化工业是不能上了,还有纺织,原来就是一个纺织名城,这里面都有一些产业了。
        这十大产业想干成什么样子呢?就是想通过2013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努力了三年了,努力了三年达到什么样子的目的呢?就是10个主导产业投资要5600亿,最后10个产业都要形成千亿的规模,也就是要达到万亿的规模,这是一个数字。
        为了达到投资的规模,在座的各个投资家和各位朋友、各位领导,我隆重地、郑重地邀请你们到德州去考察参观。
        这几年我们还有一个数很有变化,刚才看了于公先生还有钮老师讲的我们的投资,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的问题,在一两年以前,我们德州市所有的企业加起来,它主要的渠道就是从银行贷款,其他的基本没有那么从去年2011年开始,就形成了银行贷款和股权、私募这些投资达到了1:1,就是各占一半了,2012年最终的数我们已经超过了,就是直接融资超过了银行的融资,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变化,最终的数可能是120亿,这是一个很积极的变化。
         再有一个数儿就是我们现在规模以上企业3318家,高新技术企业是200多家,它的规模以上企业的户数是比较多的。因为你做投资大部分是看高新技术企业的。
        我非常欢迎大家到德州投资、到德州参观考察。
        钮文新:我说的债权投资和股权投资,其实直接投资里面,它因为包括了企业直接发债,它也属于直接投资,但是它属于债权投资。中国因为是制造业的国家,他的产业的负债能力没有那么强,我们好多的专家、学者动不动就拿中国的债券市场、债务市场,和美国的债务市场去比,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错误,中美两国有不同的经济结构,中国是制造业为本,美国是金融业为本、服务业为本,他的服务业的负债能力和制造业的负债能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像我们的一个银行,大概有10%几的核心资本已经很好了,股权资本已经很好了,它负债率能够达到90%以上,而且它还可以创造货币。
        所以我觉得不能简单地、盲目地去比较,而作为制造业为本的国家,尤其像王局还保持了一个非常清醒的头脑,说我们希望股权投资,我们不希望债权发展得过火,我觉得这都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我想我们中间两位是股权投资人,两边坐了两位官员,这个结构挺有意思,其实我们说在中国办事儿是市场经济,但是这些投资人一般到一个城市,不是去找市场,而是去找市长。我首先的一个问题是提给我们中间的两位投资人的,在你们的心目中,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是怎么样的划分方式。
        陈传进:我认为传统产业是咱们过去的,新兴产业是通过信息革命这个时代带来的一些东西。所以说传统产业也好,我们新的产业也好,都有机会,看我们怎么判断和识别,我常讲投资的机会就在身边,看你怎么分割传统产业,不是说传统产业就落后了,不可能,传统的代替不了,你吃的东西再发展你都要吃,你活着得要呼吸空气,这是传统的,你不能脱离传统。
        高新技术的产业所谓的高和新,我个人认为这个高跟谁比算高,跟谁比算新的。所以高新技术产业就是用一个新的矛盾代替旧的矛盾一样,你怎么把老的、传统的替代它。所以我觉得现在创新还是吸收、消化、创新最合适。传统产业加上我们现在的信息化,这就是新的行业。
        社会在发展,经济在发展,人的理念在变化,我们每个产业的技术在升级,所以说一代更比一代强,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钮文新:其实我问这个问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感觉,我们很多的专家、学者一张口就是新兴产业,好像传统产业就是一个落后的产业,一个没有希望的产业,我们一定要转变这样的结构,好像这个结构转变过程当中我们可以放弃很多原来的产业,所以我想知道投资人对这个划分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胡斌:其实作为投资人去投一个项目,并不在意你这个项目有多新、多高,而是你这个项目的投资价值有多大,你未来三年五年能不能持续高增长的发展,如果能达到这样的话我们就投了,能赚钱这是我们的唯一目的。
        其实做投资基金、投资管理人,其实我们最重要的、最主要的就是为投资人创造一个较高的回报,从而我们作为管理人也能够分享这样一部分的成绩。因为你要创造高的回报,你要分享收益,自然而然你就要去把你的一些资源,你为企业提供一些增值服务,这个增值服务不是我先要提供增值服务,是因为我先要创造一个好的回报,所以我就会把我的资源贡献给企业,包括我帮助他引进一些技术、引进一些关键的核心人才,包括帮他开拓市场。我们经常会帮一些我们投过的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因为我们国际化的公司在全球的犹太网络还是蛮管用的,可能他在国际市场的某一个渠道里面的一个核心的背后的老板,就是我们以前所投过的一个海外的公司,中国这家公司要进入这么一个领域,你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中间的桥梁,可能你连门都摸不着,人家可能根本不愿意跟你打交道。
        我举个例子,特别明显的是我们有一家在中国做汽车零部件的企业,现在已经在香港上市了,在他的行业里面他是排老二,他是做生产、制造出口,他有一个最大的心结是什么呢?美国人拥有了在美国比较大的汽车零部件连锁零售渠道,他的产品进人家的市场必须要经过人家的渠道,所以他一度想说我能不能跟人战略合作,或者说把他的连锁店收购?至少我能不能够参股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他连续几年找了很多人想找到那个老板跟他沟通谈这个事情,人家一口回绝,根本不见他。不见的理由很简单,你以前把我打得半死,我还给你?我现在要把你打趴下。
        后来找到我们,正好我们觉得这个企业的价值,我们也正好想做一段增发,正好我们的以色列的创始合伙人跟美国的这个老板是好朋友,也是一个犹太人,一说起这个问题电话就打过去了,把问题解决了。
        所以说很多这些被投的企业,他有的时候看不到机构的力量和资源,他在引进战略投资人的时候、引进这些VC、PE的时候看谁出价更高就要了谁,实际上这样的企业我们绝对不会投,因为没有一种共识去发展。
        刚才主持人讲到了,我们怎么去看这种新兴的产业,对我们来讲一个是价值,第二个就是我们一贯,因为是做技术的,所以我们更看的是这个行业里的技术发展趋势,如果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将来的技术发展趋势是良好的,或者说将来是有进一步延展的空间,那么这个类型的产业我们就会去关注,我们去做投资。有些行业可能它的技术已经完全没有了,我们就会放弃。
        是大概这么一个想法。
        钮文新:刚才这两位投资家其实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我现在不总结他们,我想请两位官员谈一谈,对于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是怎么样来认知的。
        田志昂:站在我们政府的角度,所谓的传统产业,刚才陈总也介绍了,所谓的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概念不是那么明显,但是作为我们政府的角度来讲,实际上还是依靠咱们的传统产业能够支撑经济发展,在这个基础上再引进、研发自己的一些创新的东西,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这是站在战略性的角度来讲,新兴产业是应该重视、发展的。
        但是作为咱们传统的产业,作为我们济宁来讲就是工程机械,这个就是传统产业,这个传统产业怎么让它创新这是一个关键问题。纺织行业大家都觉得是一个传统行业,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在这方面进行一些创新、引进一些技术,也能够形成新兴产业。
        所以我感觉到创新和传统产业的划分来讲,不能单纯地从某一个产品、某一个行业来划分,完全是传统产业有新的寓意,如果还是采用原来最早的方式和技术,那肯定是落后的,肯定是不能支撑经济发展的。
        王希刚:新兴产业按照定义来讲应该是新兴的战略性产业,或者新兴战略性支柱产业,这个它已经定义了,国家原来定的是七大产业,往后可能还要定三个,一共是10个支柱产业,这就是国家层面定的,这叫战略新兴产业。
        传统产业原来我同意刚才田主任说的,你这个地方原来有基础逐渐发展起来的,比如说德州的这个石油装备的产业,原来的石油装备是一个很传统的产业了,德州他没有就是一个新兴产业,从地方上来分就是有和没有,是这么分的,从国家层面来讲已经定义了这个行业了,七大产业或者说十大产业。
        我很同意刚才田主任讲的,我们不应该简单地分什么新兴产业,我们应该怎么叫呢?就是不管你是新兴的产业还是传统的产业,不管原来是有的产业还是没有的产业,有基础的还是没有技术的,我们应该像十八大报告讲的一样,我们的企业和产业都要转向创新驱动,你将来这个产业、这个企业行不行、能不能经受住风浪的考验,关键看你有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是不是走了科技创新的道路、是不是走了创新驱动的道路,我的观点是这样的。
        钮文新:郎咸平先生当年有一句话,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方法,我觉得这个很到位。我们不能够把它们严格地对立起来,好像一结构调整了以后,这些传统产业都是垃圾、都是低附加值,都是如何如何的。
        其实如果我们在这个方向上,能够负载一些新的方法、能够提高它的效率,它一样是可以赚大钱的东西,因为我们人类的生活就需要这么多东西,我们还真想不出一个,说哪天我们创造一个像互联网、电脑那样的一种需求,那样的需求也真的很难,我觉得很难在中国这样一个土地上成长起来。
        所以我想我们希望有那样的一些新兴的战略产业,但是传统产业毕竟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基础,传统产业其实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其实他们刚才讲的很多项目,也都属于传统产业的,够看你去怎么做了。
        时间关系我们本场论坛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