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合作会议»“新经济见未来”——投中集团2015中国投资年会在京盛大启幕

“新经济见未来”——投中集团2015中国投资年会在京盛大启幕

作者: 来源: 发表时间: 2015-11-30

由投中集团举办的“2015年中国投资年会•北京”11月27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隆重召开。本次年会以“新经济 见未来”为主题,来自一线的知名机构、业界精英和来自企业界的领袖们济济一堂,畅言过去一年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得失。
2015年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跌宕起伏的二级市场,从巅峰到寒冬的一级市场,有着太多的故事。投中集团作为几乎与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同时起步的观察者,已经伴随行业走过十年时间,如今成为中国最专业、最具影响力的数据信息、研究咨询、行业资讯平台,投中年会也是中国私募股权投资领域不可错过的年度盛会。
投中集团创始人陈颉在主办方致辞中表示,在股权大时代,风险投资行业对资本市场的推动,尤其是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及对中国的创新,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A股市场上,有VC/PE背景的企业持续上升,占比逐渐增至六成。而在未来十年,中国的股权领域仍是一个朝阳行业,会得到更大的扩容和发展。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致辞中表示,过去十年是中国私募股权高速增长的十年,未来十年会有更多的惊喜。相信投中集团作为中国私募股权当中很重要的一个服务型公司,会跟众多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共同努力,找到中国更多的优秀的创业者,给中国的私募股权市场增添新的动力。
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在致辞中表示,今后的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中国的VC/PE行业应该是最有潜力的,我们对这个未来的十年,未来的更长的时间,都充满着期待。他还认为投中集团有望从一个现在的行业服务机构,成长为像Bloomberg一样的综合性的金融机构。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在致辞中表示,十年来私募股权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的十年作为投资人,我们从无到有,从无到一,从10亿20亿美元的规模,无比满足,投中集团陪伴着我们这些机构度过了十个春秋,见证了行业的起伏发展与壮大,对行业发展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中国未来依然有非常多的机会。复星集团执行董事、CEO梁信军从负债率的角度分析认为,中国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目前已经较高而且仍在增长,而负债率最低的是家庭部门,因此未来围绕中产阶级消费将会有非常多的机会。
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是相辅相成、互相依赖的关系。2015年国内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中国进入降息通道,而美联储却加息在即。今年资本市场的一个主旋律是产业并购。在“产业巅峰论坛”上,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说:“启明创投参与了到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有部分退出,也有一些项目被A股上市公司兼并收购实现退出。通过兼并收购或者借壳重组退出,是VC行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而且是回报率相对比较高的退出渠道。”君联资本总裁陈浩也提供了一个数据,“我们今年的并购股权出售的退出,已远超过我们的上市数量,我们希望其他非IPO的退出,在将来能成为主要的退出方式。”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华平表示,各基金都有自己的投资风格和战略,退出方式也不一样。软银既有美元基金又有人民币基金,退出方式多种多样,有上市也有并购,也有借壳上市的。深创投总裁孙东升也表示,这两年退出的特点是通过并购退出比较多,每年在七八家左右,而且通过并购、借壳上市表现的收益也不亚于IPO。景林资本管理合伙人王浩认为,中国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多层次资本体系建设越来越成型,跨市场的退出在未来一两年也是一个趋势。
高端制造是2015年最大的“风口”之一,中国制造要突破当前困境实现产业升级,需要企业界和资本共同探索。丰年资本创始合伙人常彬认为,高端制造是一个基础产业,基础有一点好处就是大部分人都能看懂,谁都能说出一二三,但是因为门类实在太宽泛了,投资中国的高端制造产业其实没有大家想象那么简单。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贺东东表示,中国制造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中国有最大的用户基础,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掌握在中国人手上。所有的用户数据、工业数据都指向市场应用,最大的行业级的应用加上海量的人才回归,在每一个点上进行创新,中国制造崛起指日可待。互联网已经是传统行业,未来是高端制造的时代,纪源资本合伙人于立峰做了一个大胆的预测。他说,过去的两年当中,纪源资本人民币基金在智能制造、高端制造业领域里有一个系统的布局。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表示,中国的加工制造业衰落非常快,没有机会,活的非常艰难,肯定要淘汰或者整合。国科投资董事总经理夏东这样来形容制造业的重要性,制造业是中国经济的根本,中国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一个真正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国家,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必然的。中国有这么庞大的人口基数,只有制造业在产业分工当中获得巨大的价值,才能解决这么多就业的问题。
房地产市场在经历黄金十年之后进入了存量时代,去库存的压力增大,与此同时房地产基金在2015年异军突起,获得了长足发展。歌斐资产房地产基金合伙人谭文虹表示,最近利率宽松政策不断释放,钱越来越便宜,开发商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成本越来越低,这对很多中大型的房地产企业来说的确是一个难得的融资的窗口。但是如果从整个行业来看,我们不认为这个利率宽松能够让整个房地产行业重新迈入上升的通道,这个行业在经过十几年的高速增长之后,整个行业其实现在已经在面临着供大于求,去库存去产能的状态。谭文虹的观点得到了很多赞同,盛世神州基金总裁李万明表示,房地产行业在转型,房地产基金这两年也有很大的变化。两三年前是高利息时期,实际上房地产基金的本质还是股权投资基金,所以最核心的基金管理人去发现项目的价值,敢于跟合作伙伴在投资比例不对等的情况下,获取安全但是又比较客观的收益。但亦有嘉宾对未来表示乐观,鼎信长城董事长章华表示,房地产走到现在,大家可能乐观的一面不多,就感觉库存量确实非常大,销售的利润率下降。其实也没有那么悲观,每年十万亿的规模还是在的。钜派投资联席总裁陈欢则认为,虽然房地产黄金十年已经结束,但是房地产基金可能迎来了更好的机会。原来最重要拿到地,不管把产品做成怎么样,最后肯定赚钱的。但是现在拿到地不一定赚钱,拿到的资本价格和形态会非常重要,资本在整个房地产开发的价值链中的作用和价值是提升的,这是房地产基金能够得到比过去十年,价值提升是能够得到比过去十年更好的一个发展的基础。高和资本董事总经理陈希表示,在跌宕起伏中不放弃不退缩,一直专注在这个里面,在可预见的未来,“五年之内地产基金有一个非常大的飞速发展”。
互联网+医疗在过去一年颇受资本市场青睐。济峰资本创始合伙人余征坤在主题演讲中表示,中国市场非常大,很多的外企都特别喜欢到中国市场上来。另外中国市场的现金比较充裕,很多国外的项目,以色列的也好,美国也好,英国也好,经常组团到中国来寻找风险投资,这是中国的优势。具体在医疗领域,中国正迎来非常高速的增长,有着非常多的投资机会。并且余征坤认为,医疗是个抗周期的行业,受资本寒冬的影响不大。
华盖资本执行总经理施国敏表示,无论在哪个赛道上选手还是最重要,在生物制剂这个领域表现比较明显一点,如果在互联网行业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因为互联网这个,有一些进入门槛不是特别高,突如其来一下子隔一个月,很多公司就起来了,也有很多公司可能就死掉了。红杉中国合伙人陈鹏辉也认为选择企业非常重要,在生物医药领域,在一个赛道上投多个企业回报未必会非常高,因为生物医药不是一家通吃的领域,很多细分领域会出现很多成功的公司,不只存活一两家独角兽级别的企业。德诺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云峰表示医疗健康这个话题其实很大的范畴,还要去细分,子行业里头机会是不一样的,有些跑的快,有的跑的慢,有的只是一些假的医疗的话题。弘晖资本管理及创始合伙人王晖对医疗行业的中期前景表示担忧,他认为,在中国经济进入下行通道的情况下,在支付上对政府支出有较大依赖的行业,包括医疗,可能会面临制约。鼎晖投资副总裁张莉则认为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没有达到服务的级别,仅仅是卖设备或者搭平台的话,还没有盈利模式,持谨慎态度。高特佳投资主管合伙人黄青认为目前的医疗行业太热了,部分环节存在着过高的估值,要警惕这个高估值带来的风险。
私募股权投资在推动企业成长腾飞上发挥着越来越重大的作用,2015年将近一半的新上市企业得到过私募股权的投资。华大基因CEO杨爽表示,大家看到的是华大基因的结果,实际上成长的过程也是非常地有趣,甚至可以说是艰辛,任何的事情在刚刚起步的时候,或者不为更多的人所认知的时候,总是不是那么容易的。建银国际(中国)副总经理赵论语表示,从纯粹财富投资的角度来讲,肯定会优先去寻找需求端,以前没有这个需求,现在创造了这个需求,以前的技术满足不了这个需求,现在的技术满足了这个需求,沿着需求端去发觉,高成长的领域实在是很多很多。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则认为,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在找高成长,实际上投资不是去找机会,找机会不是本事,创造机会才是本事,创造需要来创造高成长。
建银国际(深圳)成长企业投行部主管李正阳认为,政治体制改革带来的改革红利非常重要,无论是人民币国际化也好,还是“一带一路”政策也好,都带来很大的资本上的机会。
对于新三板的作用,各位企业家的看法有所不同。微医集团CTO胡红霞表示,其实对于初创型的企业新三板能给它带来很多好处,很多企业这时候缺资金,在新三板资金来源渠道更加丰富。第二对企业品牌的传播也更加有帮助。因为新三板本来就是一个简版IPO,可以让你的企业管理、审计等等都变得非常地规范。初创的企业如果追求快速的发展,新三板确实是非常有诱惑力的。魔方公寓CEO柳佳表示,初创企业尤其是在投入非常大的期间,肯定不符合主板上市的要求,新三板能够给我们解决融资的问题。檀实资产董事总经理岑鹏也表示新三板是个好东西:“对于资本来说,多一条退出渠道是很好的事,如果没有名牌大家不知道我是谁,通过新三板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家公司做这么一件事情,对于初创型的企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爱鲜蜂网创始人兼CEO张赢表示非常遗憾:“爱鲜蜂网搭建了VIE架构,我们投资人也问为什么不拆了回来?实际上我们也很犹豫,因为如果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话,和国内的新三板上市估值方式是不一样的。”
2015年中国经济最大的亮点无疑是消费,在投资不振、出口低迷的情况下,消费升级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强劲动力。围绕大消费,资本进行了非常广泛深入的布局。加华伟业资本合伙人苏文俊表示,我们投的都是行业里面比较大的消费品公司,其实从这些公司目前产品发展的特点来讲,也看到了一拨消费升级的潮流。天图资本合伙人张海燕认为,国内多数的消费品没有技术壁垒,也没有了不起的资金壁垒,专利等多数情况下不存在。完全可以造出非常接近,难以分辨的同样的产品,这其实也是中国企业面临的特殊问题,大家的差异化特别小。云月投资合伙人李一谈到,现在处在转型过程中,很多情况下,企业也面临着接班人的问题,面临着管理的问题,面临产品升级、渠道拓展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通过控股渠道接管下来,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管理层团队,把企业在原有的基础上做得更好。新沃投资总经理杨栋锐表示,新沃是一个全生态的投资的做法,“说得直白一点,我们投的企业,我们帮它找伙伴、建联盟,让它羽翼丰满。”亚商资本创始合伙人严明认为,帮助企业消费升级,资本只能去助推,企业有没有升级的基因很重要,如果没有的话,通过资本是非常困难的。中新融创董事总经理周林也认为要先选一个适合的企业,一类是民营企业,成立了有二三十年了,董事长一手带大,品牌有一些老化,有很多问题,但是愿意去做转型,思想有一定的开放度的。还有一类是在行业里面有一定的领先度的,排名比较靠前,面临着很多挑战的。
资本不仅仅为被投企业提供资金,在管理、战略上也能提供诸多帮助。华盛基金合伙人李沁渝在主题演讲中表示,中国的投资人绝对是全世界上面最像保姆级的投资人,是最好的投资人。
当前国内互联网行业格局初定,多个细分行业已经出现了稳固的垄断或寡头竞争的局面,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投资还有哪些新机遇呢?创新工场合伙人张鹰主持的“互联网行业专场”上,各位资深大佬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晨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晏小平认为,互联网项目在A股市场退出少之又少,真正的互联网企业像乐视等等估值非常之高。互联网企业前阶段需要烧钱,需要一个过程,A股的规则需要三年连续盈利,对于互联网企业在A股上市是非常大的考验。平安创投董事总经理郁乐亦有同感,这个时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目前这个阶段有点像黎明前的黑暗,前景看起来是很好,事实上来看,互联网类的企业真正上市的很少,目前的状况下要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一个很大的苹果放在你面前,可是你好像张嘴一下子又咬不到,它离你是如此之近,却又如此之远。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戴汨说,2003年到2013年互联网公司投了一万家,真正上市超过10亿美金的公司15家左右,你碰上了你是运气还是投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VC难做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表示,个人认为在2C端整个消费互联网在我们十几年之后,2B端的互联网是一个大的趋势,这是核心。富坤创投合伙人王栋认为,垂直细分领域永远是有机会的,淘宝和京东做得再大,聚美优品依然活得很好。当年陌陌也不被大多数人看好,因为当时有了微信。事实上陌生人社交也是有市场的,移动互联网一直是引导和创新人们的消费,在更垂直细分的领域始终会有好的领域和项目出来。
文化产业正迎来最好的发展机遇,随着IP热、电竞热等潮流的兴起,文化产业已经完全不是几年前冷清的状态。华映资本董事钱奕说,在早期大家觉得文化产业这个词比较虚,做什么,能不能产生效益,在刚开始的时候行业是有一些疑问的。到现在大家都看的非常清楚了。在这个领域里,不管是渠道也好,内容也好,还是IP业、CP也好,都具有非常高的投资价值。投中资本首席运营官马峻认为,从现在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对IP是非常好的环境。很多人在说中国的文化上市公司估值是不是太高了,但是无论估值高与低,对于IP的产业升值都是非常大的推动。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表示,互联网时代的娱乐艺术形式没有变化,影视还是影视,动画还是动画,文学还是文学,但是展现形式会发生很大变化。4G、3G,网速的快速发展,传输技术,视频技术等等,提供了很多让老百姓更加快乐,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创立了自媒体品牌“凯叔讲故事”的著名主持人王凯认为,娱乐产业是文化产业非常独特的组成部分,很多人做内容、做文化产业、做IP的时候会发现,如果你盈利的话,在互联网时代速度就会放慢,如果不盈利的话,资本家会问你怎么盈利,商业模式是什么。文化产业是一个既传统又前沿的行业,东方赛富合伙人刘勇表示,具体是传统企业+互联网还是反过来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最关键的是两种模式的结合能够给企业带来不同的东西,另怎么实现它是最难的。巨星龍投资总裁吴歆认为,因为现在的娱乐消费习惯在改变,所以才会有娱乐+互联网的概念出来,最早买电影票是需要排队的,现在不需要了,这是很典型的娱乐+互联网。
随着环保产业越来越受重视,清洁能源作为其中最重要的细分行业之一,也迎来了跨越式的发展。“清洁能源行业专场”由维思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王刚主持。金风投控总经理肖治平表示,整个中国环保产业的技术迭代是非常缓慢的,尤其是核心技术。现在很多环保公司,包括已经上市的一些公司,也在做进口核心技术或者是设备的国产化替代。我们也做一些污水处理项目,核心技术都是在几十年前已经形成的,这几年没有根本的本质性的更新和换代。诚鼎基金董事总经理胡雄认为,环保行业看上去很美、很大的市场,事实上非常难做,需要地方政府买单,是一个碎片化、个体割裂的市场。力合清源合伙人郝清说,手机整个链条全是市场化的,环保行业有市场化的因素,同时是区域性竞争、系型销售,再加上融资比较难,所有的因素中最难的还是融资。融资被各位嘉宾认为是环保行业最大的难题,青域基金管理合伙人林霆也表示,在看团队的时候,团队持续融资的能力是它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如果这个竞争力没有,其它方面再好也不会投。
最后一场“移动互联网行业”专场上,主持人创东方合伙人王瀚轮集中请各位嘉宾谈了高估值的话题。2015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如火如荼,但众多创业公司尽管已经占据可观的市场地位,仍然无法摆脱烧钱的窘境。互联网公司高企的估值面临着无以为继的困境。王瀚轮说,虽然整个资本市场十年来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发展,但创业市场一波一波的历史总在眼前重演。松禾资本合伙人汪洋谈到,大家现在都说资本寒冬,“我不认为这是资本寒冬,我认为这是估值的合理回归。”安芙兰资本董事长周伟丽对高估值感同身受,她说,从2014年年初到年末估值上升了几倍不止,到今年的上半年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现在很多项目都开始提做A+,B+,说明很难一次性达到B轮的估值,很多项目能打六折或者是半价,估值跟市场的冷与热是很有关系的。海纳亚洲合伙人杜海涛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创业企业的估值出现比较大的波折,和外部的表现相关,跟北美的二级市场,跟国内的创业团队的供给量都相关。紫辉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郑刚表示,行业的周期有它必然的规律,只不过要有足够的警惕能力。好公司再高的都得进,烂的公司免费都不要。目前的情况下,大家会比较理性一些,这是好事儿。五岳天下创始合伙人蒋毅威表示,五岳天下的投资速度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放慢,一直放慢到今年的第二季度,第三季度觉得机会非常好,投资速度加快。德讯投资董事总经理邱谆也认为,估值今年不比去年低,把泡沫挤掉以后,肯定要投有价值的团队。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