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博客论坛»博文聚焦中美金融战

博文聚焦中美金融战

陆燕青 来源:凤凰网 发表时间: 2010-03-10

美国财政部2010年2月16日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2009年12月减持了342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现持有7554亿美元,不再是美国的最大债权国。
减持美国国债,一直被视为中国的“金融武器”,记得在今年2月10日,媒体相继报道了“中国军方学者建议用抛售美国国债等手段制裁美国”,此举是在美国重启“对台湾军售”的背景下提出的。
从时间顺序来看,中国减持美国国债应该在先,上一次大幅减持是在2009年6月,减持额为251亿美元。中国国内金融界一直对先前中国增持美国国债有很大的争议,博鳌论坛秘书长龙永图表示,购买美国国债仍然是中国外汇储备的最佳方式,但一些学者担心,持有大量的美国国债,意味着中国外汇储备面临较大风险。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就认为,买美国国债不如买黄金和美国土地。
2009年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达8015亿美元,首度突破8000亿美元,继续保持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的地位。中国在2008年5月以来的12个月中累计增持美国国债2947亿美元。中国增持美国国债,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行为,对于缓解华尔街金融风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010年2月8日《凤凰网财经》援引《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表示:“美国不存在失去其AAA国债评级的危险,此前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曾就美国国债评级提出警告。”盖特纳在被问到美国失去国债最高评级的前景时说:“这永远不会在美国身上发生。”债券评级机构穆迪曾警告说,“除非美国减少联邦预算赤字或经济出现反弹,否则美国国债的AAA评级可能会有危险。”
然而,为了推动美国经济尽快复苏,兑现竞选承诺,奥巴马政府2010年的财政赤字将创下历史记录。由此可见,“美国国债”对于整个华尔街金融体系来说,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但是,中国在承担巨大国际义务的同时,必须考虑自我的国家利益。如果中国丧失了购买实物黄金的机遇,如果中国的外汇构成过于向美元倾斜,一旦美元再次大幅度贬值,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将快速蒸发,那么3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也将大打折扣。
由此可见,中国减持美国国债是明智之举,纯属中国内政。可是,习惯于“霸权主义”逻辑的华盛顿政府却“恩将仇报”,对中国使出了“对台军售”、“谷歌事件”、“会见达赖喇嘛”、“反倾销”等一系列阴招,出手了一套颇具“高压态势”的战略组合拳。如何见招拆招,是对中国管理层政治与经济智慧的考验。
目前中美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美国是中国第二大出口市场。中美双边贸易额在过去30年里增长了130倍,双边贸易额到2008年已超过了3000亿美元。目前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已超过590亿美元,中国在美也有大量债券投资,是美国第二大债权国。
而就在中国减持美国国债的同时,日本当月则增持了115亿美元,以7688亿美元的持有额居首位,重新成为美国的最大债主。英国增持249亿美元,以3025亿美元居第三大美国债主。
美国《Investor’s Business Daily》的文章中说:“毫无疑问中国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会给美国造成巨大损失,但是,中国遭遇的损失可能会更大。”文章说,“如果中国真的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那么美国就很可能大幅度提高中国商品的进口关税,导致中国商品无法进入美国。这将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伤害,因为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目前中国还找不到一个可以替代美国的出口市场,而美国则可以从墨西哥、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国进口以取代中国。因此,中美贸易战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最大的赢家则可能是一些觊觎美国市场的出口大国。”
由此可见,中美之间的“金融战争”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至于中国从自身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适量减持美国国债也无可非议,中国没有理由为华尔街金融危机全部“买单”。
正如军事专家罗援所言:“总的原则就是要‘有理、有力、有节’”。另一位军事专家柯春桥认为,“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已今非昔比,我们手里也有许多牌可打”。
美国并非“正义”和“正确”的化身,美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所犯的错误比比皆是。“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历史上的种族主义、华尔街金融危机以及数个百年老店的轰然倒塌,都已经被事实证明是“很大的错误”,被美国人民引为惨痛的历史教训。
在全球金融危机尚未消退之际,中国与美国唯有携手共进,才能尽早带动各国步入世界经济复苏的轨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都不得不认为:“中美两国现在已是‘同舟共济’的关系了。”“中国要提醒美国人,不可能一方面要求中国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合作,另一方面却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

中美博弈与中国转型

摘自刘杉博客
2月4日是中国的农历“春分”,2010年的春天从这天开始。尽管天气已经开始变暖,但冬天的寒意仍未消退。正在复苏的世界经济依然在寒风中寻找方向,而曾经沐浴过春风的中美关系,却在春天来临之际,步入了双边外交的紧张季节。
早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中美两国的学者还在热议“中美共治”的G2前景,而时至今日,不仅共治难见踪迹,和平共处都成了问题。最近以来,中美之间不仅经济关系在酝酿冲突,政治领域更是矛盾重重。继美国政府公开支持GOOGLE与中国政府对抗后,又宣布对台湾出售价值64亿美元的武器装备,美国总统奥巴马不顾中方反对,坚持要会见达赖喇嘛,这使得中美之间的奥巴马温情开局早早结束,中美迅速进入了对抗期。
在经贸领域,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合作思维也已结束,美国开始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手段。除了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也在增加,并进而希望打开中国的进口市场。
中美之间的一系列政经冲突,源于美国对华政策的悄然变化。从大处看,美国对中国的崛起准备不足,担心中美不仅难以成为“共治”伙伴,甚至在国际合作中都无法达成共识。从小处看,奥巴马执政蜜月期早已结束,国内对其“变革”政策越来越缺乏耐心,奥巴马急需改变形象。奥巴马强调美国不能成为“世界第二”,选择遏制中国崛起,就成为保证其“第一”位置的战略选项。
悲观人士认为,中美关系或许进入新“冷战”,中美可能经历一次“软战争”。就在2月4日,有记者向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提问,中国是否认为中美关系进入了严峻阶段?中国外交官并没有正面答复,这似乎显示出中国对美政策的基本态度,外柔内刚,以不变应万变。
在“春分”的前一天,也就是农历冬天的最后一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共中央党校对省部级高官的讲话,也多少透露出严峻的气息。胡锦涛讲话的主题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在经济学家看来,这个话题是老话题,中国政府已经多次强调要转变,要调整。但这次不同的是,胡锦涛讲话突出了“加快”这一用语,这表明,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重要性,这不仅出于经济增长考虑,恐怕也与严峻的中美关系不无关系。
尽管胡锦涛在强调转变的核心问题是“加快”时,并没有论及中美关系,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紧迫感,已经让人感觉到中国政府的发展战略正在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依靠出口拉动增长,这是中国经济30年高速增长的主要模式。在金融危机面前,这种增长方式受到了冲击,在未来世界经济“再平衡”过程中,中国出口无疑会受到制约。旧有模式不仅易受外部冲击,而且消耗资源,扭曲要素价格体系和分配制度,其最终结果不仅会降低增长效率,更容易引发群体冲突和社会危机。在中美可能“冷战”的背景下,内部失衡与不稳定,很可能给美国提供干预中国“内政”的借口与机会。无论是出于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还是着眼于维护中国社会的安定,“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建立内外平衡的开放式经济体,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任何一种改革都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转变增长方式亦然。受制于各种利益集团,进展缓慢的经济结构调整与方式转变,或许在世界政治与经济新格局下被迫加速。
从这点看,可以说,中美战略博弈促进了中国经济转型,并可能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我们应有所期待。(摄影  常枫)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