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全球经济确定性和不确定性

全球经济确定性和不确定性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02-10

The certainty and uncertainty of global economy
全球经济确定性和不确定性

“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发表演讲,他认为:全球经济增长不是很强劲,这不好,但是,没有好和不好的问题,这是一个事实,只有接受和不接受和怎么认识的问题,承认这个事实,改善你的战略,你就是赢家,要相信经济会强劲地增长,由此决定你的战略,否则,你可能就是输家。他说

全球经济在低位运行

2017年全球经济依然在低位运行,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除了2010年经济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反弹,以后经济增长速度缓缓地往下走,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是3.1%,这是非常低的速度,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因为以往危机以后经济会反弹,反弹以后会下跌,再次反弹然后持续增长。过去的三年里,无数的机构预测经济会强烈地反弹直至强烈的增长,但并没有发生。
全球经济整个风险还是以下行风险为主,全球的投资水平大幅度的下降。过去八年里美国丢失了25个百分点GDP的投资,投资下跌。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也大幅度下跌,从1986年到2007年,20年平均贸易增长速度是GDP增长速度的1.5倍到1.8倍,而2008年到2015年,贸易增长速度第一次低于GDP增长速度,这是过去40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当贸易增长速度下降的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是,全球资本流动速度大幅度下降,2010年全球资本占全球GDP的比重是4.8%,但是,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这个比重降到了2.8%,全球FDR占全球GDP的比重跌了40%,这也是在过去30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如果说贸易和资本流动是全球化的主要推力,贸易增长放慢,资本流动放慢,全球化在哪里?
还有,资源价格下跌,石油价格2016年年初跌到每桶40美元以下,总需求弱是很重要的原因,同时供给的结构发生变化也非常重要,传统的石油供给量下降,页岩油的供给继续上升,抵消了OPEC的减产,油价进一步下跌。油价由两个方面因素决定,第一个是总需求经济增长,第二个是总供给,总供给结构性变化从传统的沙特等OPEC国家转到了页岩油的国家美国,而页岩油今天的低成本每桶只有40美元左右,所以说油价大幅度下降以后,未来的若干年里面油价水平会继续维持在低水平。
通货膨胀也大幅度往下跌,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处于紧缩的压力之下,都低于2%的这个基本的期望值。虽然通胀水平很低,但是利率水平不断走低,从金融危机之前全球平均利率水平高达8%,跌到今天全球增速利率为负2,这是过去70年来几乎从来没有经过的现象。低增长、低投资、低贸易、低资本流动、低油价、低通货膨胀、低利率,这是一个低水平,是低均衡水平,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特别奇特的全球经济的环境。

美国经济又一次成为全球风险和波动的因素

未来的潜在的增长能力是增长的基础,一看投资增长水平,二看劳动生产率增长水平。投资水平在过去八年里面急速下降,由于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在下降,劳动生产率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在下降,但劳动生产率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能够它走得比较强。
经济增长不是很强劲,这不好,但是,我觉得没有好和不好的问题,这是一个事实,只有接受和不接受和怎么认识的问题,承认这个事实,改善你的战略,你就是赢家,要相信经济会强劲地增长,由此决定你的战略,否则,你可能就是输家。
看全球经济增长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看美国,美国选出了一个很奇特的新总统,和以往历届总统不一样,他的经济政策让人们都在猜测和想象,他的政策可能对全球经济会带来什么影响?这成了2017年的不确定性。其实,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很明确的,归纳起来就是三条,第一项政策是减税,他的减税政策对富人有利,最高税39.6减到25,对穷人也有利,穷人的抵扣可以增加。他还要减公司税,美国存在着对公司税进行改革和下降的空间,共和党历来主张减税,减税是必然的。特朗普的第二项政策是贸易保护,就是让美国的出口小于他的进口,他要把工作留在美国,扩大美国的出口,他也提出退出TPP,他也会加强国对国的贸易谈判,比如说对中国。第三项政策就是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美国基础设施质量急剧下降,美国公路质量太差,火车非常缓慢,机场非常拥挤,美国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在25年以前政府对基础设施投资占GDP的比重是2.8%,今天跌到了1.4%,在20多年的时间里面美国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跌了50%,这也几乎是以前从来没有在美国的历史上发生的事情。美国的基础设施老化,需要投资,美国政府投资比例太低,需要增加政府的投资,所以说,这件事他会做。关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虽然很多人认为他是个商人,可能会变,说了可能不做,但是,上述减税、贸易保护、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三件事是明确的,他都会做,其中基础设施投资现在美国也基本上是共识,政治上他也会做。到今天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他的计划的实施的细节,方案,他准备怎么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准备怎么减税,减的比例,谁受惠谁不受惠,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市场开始猜测这个世界乱了,这就成为了2017年全球经济金融最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和减税,所以美国经济会走强。
关于美联储加息,其实美联储的加息预期曾一次一次地落空,特朗普当选改变了市场的预期,第一次市场意识到市场可能会跟着美联储的预期走,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因为我们通常说在市场预期和美联储预期这个空间就是我们称之为风险溢价,这是全球资本当中最主要的一块,占全球资本的50%到60%,现在这个风险溢价开始发生变化,全球的资产到今天为止仍然是按照这个利率水平来配置的,如果迎合美联储的预期,全球的金融资产重新配置,这是一个巨大的波动。回想一下2013年美联储主席说的一句话,要放缓和收缩美国的宽松货币政策的进展,全球经济因此经历巨大的金融市场波动,所有人都对2013年的波动记忆犹新,在美国经济走强、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下。20世纪80年代,美元走强有多少国家陷入经济金融危机;20世纪90年代,美元走强,发生了亚洲金融危机;今天又处于美元走强的时候,为什么美元走强会发生全球金融危机呢?因为美元走强意味着美元负债要负更多的利息,如果没有足够的利润来支付这个利息,就会破产,美元走强就意味着因为美国的利率水平和当地利率水平的差额在减少,20世纪80年代在拉美发生的危机,因为企业负债过高,没有财富能力支付美元的利息,在90年代再次发生,这就是亚洲金融危机。
同时,今天全球公司和国家掌管风险的能力和全球对整个资本流动的监控远远超过了以前任何时候,但是美元走强对整个全球金融风险是在上升的,特朗普说他要减税,又说要增加开支,但是钱从哪里来?得花钱。共和党很有意思,在台下时坚持要民主党保持财政平衡,但一上台总是加大财政赤字,里根是最典型的案例。所以说,特朗普一定会走财政赤字来推动经济增长,我觉得他一定会这么做。问题是这个赤字有多大?每年对美国最大的考验和挑战就是美国国会不会重新回到财政和经常账户的双赤字的高峰,美国借钱不容易,因为美国有债务上限的额度,要提高债务上限的额度必须得到国会的批准。2011年奥巴马要提高债务上限,没有和国会很好地合作,那时候在几乎三周的时间里美国所有的公园地铁全部关闭,因为联邦政府没有钱,美国的债务上限危机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巨大的波动和GDP的波动,在特朗普的政策下,我觉得这件事又会发生。
美国2017年的经济增长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2016年GDP增长是2.4%左右,2017年上升有多强?能不能可持续?如果不可持续的话,下跌幅度会有多大?这又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美国对全球经济影响是巨大的,我们做了一个分析,如果美国经济增长一个百分点或者是下降一个百分点,会对加拿大直接影响0.6个百分点,加上间接影响0.9个百分点,墨西哥加在一起是0.8个百分点,中国会下降0.3个百分点。通过产业制造业的影响是直接影响,间接影响是指由于信息等等的传播而形成的影响,间接影响在很多时候会超过直接影响,比如说法国,法国受美国的直接影响很小,只有0.1个百分点,美国下降一个百分点法国只受0.1个百分点的影响,但是间接影响,全球资产波动欧元的影响等等受到美国的影响,几乎可以占到整个GDP0.37个百分点的影响,所以说这个间接影响是很大的影响,因为间接的影响是不确定的。
直接影响可以计算,但很难计算和模拟间接影响,所以说,美国经济的增长又一次会成为全球的一个风险和波动的因素。全球经济2017年整体在低位运行,这是确定的。特朗普减税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贸易保护政策是确定的,如何实施是不确定的。美国的经济金融走势成为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由此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和经济增长的波动会加大,这是确定的,但是怎么加大?什么时候波动?波动怎么产生的,这是不确定的。世界如此的美妙,永远在确定和不确定之间。(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王南海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