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中医药大农业:乡村振兴的重要道路选择

中医药大农业:乡村振兴的重要道路选择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3-23

Big agriculture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 important choice to revitalize the countryside ?
中医药大农业:乡村振兴的重要道路选择
■ 李全修

随着务农人口老龄化,当今的三农问题正在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基于对新时代背景下三农问题的分析,本文作者、济南圣通环保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全修基于多年创业实践率先倡导性地提出:把中医药农业作为解决三农问题的路径和抓手,通过加快发展以预防医学和整体健康服务模式为特征、独具中国特色的中医药大农业新业态集群,从而实现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最终为解决三农问题提供可迭代复制的创新模式示范

新时代背景下的三农问题追本溯源

三农问题是城乡二元分立的重要表象,而城乡二元分立又是城乡分治、乡村衰落的重要表象。也就是说,要解决三农问题就需解决城乡二元分立问题;要解决城乡二元分立问题就需实现城乡融合发展;要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就需实现乡村振兴。追本溯源还是要找到实现乡村振兴的路径和抓手,这又主要涉及生产、消费和制度三个层面的问题。

生产层面上,站在百年当代历史角度,以“化肥农药”为主导的现代农业是活的;站在人类健康和千年历史发展角度,现代农业是死的。从全球范围看,自工业革命以来,经济取得巨大发展的同时,对地球生态环境也造成了严重破坏。而自从“化学”和农业捆绑在一起,食品安全和健康问题就困扰着全世界。国际上,继丹麦于1998年在全国范围内全面禁止使用化学农药,法国于2008年启动将化学农药使用量降低50%的Ecophyto国家计划以来,2016年瑞士更是把世界排名第一的化学农药公司先正达出售给了中国。始于欧洲的觉醒,全球农业生产方式的革命性变革已拉开序幕。相对应的,中国近些年关于农业生产层面的新概念也层出不穷,包括绿色农业、有机农业、循环农业、精准农业、智慧农业等。但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都只是站在狭义农业一产的角度考虑解决方案,更多的只是倡导化肥、农药的减量施用甚至是完全拒绝施用。如此只能治标,难以治本。一方面,受务农人口老龄化、利益驱使、环保资金不足,以及信用、监管等原因,导致农业生产源头端化肥农药的过度过量施用、产地初加工和深加工端化学色素、防腐剂、香精等添加剂的滥用,不健康食品问题越来越突出;另一方面,农产品优质不优价,劣币驱逐良币。

消费层面上,站在百年当代历史角度,中国正面临“泡沫”型商业生态模式的严峻挑战,中国居民部分债务杠杆率接近60%,债务收入比高于77%,消费能力受到严重挤压;再加上消费者健康教育缺失,不能理性选择并消费更健康、更营养的食物等制约;消费者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消费能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与此同时,面对一产价值分配失衡、技术价值和资源价值空转,二产资源配置错位、资本价值和品牌价值空转,三产服务水平低、服务能力弱、社会价值和消费价值空转等导致的产运销分离、价值分配分割、以及全产业链割裂、全体系链分离、全生态链散乱等问题,中国传统的一二三产业正面临严峻的转型升级压力,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高薪就业需要和岗位技能需求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越来越突出。而消费能力萎缩和结构性就业矛盾又进一步延缓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推动了实体经济脱实向虚趋势。这必然导致依赖非农就业的农民被边缘化,又通过传导机制加速农业、农村衰落。

制度层面上,为解决三农问题,中央和地方不断去尝试解决办法,其中典型的思路是:一是推进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鼓励规模化的土地流转,尝试走欧美国家规模化农场的道路。二是推进农高区、田园综合体等农业一二三产业融合项目。这两种方案的思路是:寄托工商资本推进传统农业的技术升级和绿色转型。但结果与预期效果差距巨大。一方面,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可以获得各种财政补贴,有组织、有资本、有补贴的强势工商资本往往选择挤压无组织、无资本、无补贴的弱势小农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由“僵化、更低劳动效率”的工商资本组成的小规模生产格局很容易被由“高度自由、更高劳动效率”的分散小农组成的大规模生产格局淹没。再加上技术升级和绿色转型难度很大,工商资本既缺乏系统的制度创新和运营能力,还缺乏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以致于多数工商资本流转土地的动机并非解决“农业产业升级、绿色转型”和“三农问题”,而是圈地升值并套取国家的项目资金补贴。也就是说,如果照搬欧美的规模化农场模式,通过财政资金鼓励土地流转并进行基础设施等硬件建设去解决传统农业的绿色转型,效率是低的,甚至导致财政资金无效投入。如果实施不当,还容易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如导致全社会的农业产出下降,产生大量失地又失业的农民等。

综上所述,要实现乡村振兴必须同时解决生产、消费、制度、治理层面的问题,一是必须能够从生产上破解务农人口老龄化和绿色发展难题;二是必须能够从消费上降低家庭债务,破解购买能力严重不足,以及城乡减贫、融合发展和共同富裕难题;三是必须能够从制度上破解城乡分治、各级政府间不对称的财权事权导致财政资金低效甚至无效投入难题;四是必须能够从乡村治理上破解乡绅、乡贤文化崩溃难题,并通过传承发展提升乡贤文化、创新乡村治理体系,建立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也就是说,乡村振兴问题涉及“生态、环境、经济、人本(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心理等)”等经济社会的全领域、全过程、全周期、全产业、全链条。乡村振兴需要能够跳出乡村抓乡村,从中找到主要矛盾,以人民心为心破解主要矛盾,并以此为突破口进行相应的制度创新和模式示范。鉴于食品安全健康、人民共同富裕为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唯有聚焦这三大问题找到路径和抓手,乡村振兴才能真正破局。

把农业和中医药作为实现乡村振兴的路径和抓手

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曾明确指出:“2l世纪30年代,人类社会将进入第六次产业革命,其主战场在大农业”。英国人托比·马斯格雷夫在其《改变世界的植物》一书中,用七种植物的故事为今天的人们看世界提供了一个独特视角。对这七种植物的开发和栽培,曾改变了从欧洲到美洲,从中国到英国、美国、巴西、印度等诸多国家的命运。展望未来,要解决食品不健康问题,实现乡村振兴,同样离不开植物,更离不开以植物为特色、以中华文化为载体的中医药理论、方法和技术体系。目前,中国正在拍摄《中国植物改变世界》的多集纪录片,既是弥补托比·马斯格雷夫一书的不足,也是展示中国植物和中医药在应对生态安全、解决人类健康问题方面的全球影响力。

据考证,中医与植物、农业的渊源能够上溯到到最早的中医典籍《黄帝内经》编著之前的甲骨文时代。由于中国古代是一个农耕社会,而农业、农事需要完全根据太阳进行,中国古先人在数千年的农耕实践中总结订立了以“阴阳天干地支”为特色用于指导农业、农事的“72候24节气”历法,又在此后的数千年临床实践中承袭了围绕24节气有关的阴阳四气、上古天真、六淫致病,以及天文、气象、物候学等知识,总结形成了以植物为特色的中医药理论体系和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为中心的生态发展观,并曾在维系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中起了关键作用。

包括中国最早的医学典籍《黄帝内经》在内,《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金匮要略》、《中藏经》等传统医学经典著作,均倡导“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自然-生物-心理-人本-社会”五位一体的整体医学模式,此后又历经数千年临床实践形成了中医药这一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独特的文化资源、重要的生态资源,及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鉴于以治疗医学为特征的传统业态集群的相关标准、话语权和专利均被欧美国家掌控,如果我们能够以健康为抓手加快发展独具中国特色的中医药新业态集群,将既能够规避用中国财政资

金养活欧美医疗利益集团、进而被利益集团控制经济主权的风险,又让富裕起来的城乡消费者通过饮食保健、中医药康养和旅游等解决农村欠发达地区的共同富裕问题,实现乡村振兴与城乡融合。

中医药大农业的内涵外延

中医药大农业,是以预防医学和整体健康服务模式为特征,七位一体、五链融合的新业态集群;具体包括狭义和广义。共三个层面的内容。

第一个层面是新农业内涵,即狭义的农业一产,其核心是解决食药材安全生产问题。具体就是:将中医文化、理论、方法和技术创新应用于食药材的源头健康生产,包括:水土壤的改良和微生态修复,动植物的营养保健、病虫害绿色防控,以及食药材的保鲜、保色、保香、保味、保营养等产地初加工;构建“生态安全-环境健康-生物健康”三位一体、安全可追溯的中医药大农业生产体系,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基础上生产健康的食材和药材,推进食药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实践数据证实:三位一体、安全可追溯的中医药大农业生产体系,能够在化肥减量50%以上,农药减量70%以上的前提下保证农业产量不减少甚至普遍增加5~10%;能够让农药、重金属等有害污染物残留达到《欧盟No 396/2005号法规及其所有修订单》标准,让人民吃得安心、放心;能够让食材的营养含量和中药材的药效物质含量提升10%以上。

第二个层面是新六产内涵,即较广义的新农业产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其核心是解决食品营养、药品药效和健康人民的问题。具体就是:将中医文化、理论、方法和技术创新应用于食药材的源头健康生产、饮食供应、营养食疗、疾病预防和治疗,以及康养保健等健康管理领域;构建以预防医学为特征、“生态安全-环境健康-生物健康-人体健康”四位一体、品质安全的食药生产销售体系;开发能够促进人体健康、调节人体机能的优质化、营养化、功能化食药创新产品,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

第三个层面是新业态外延,即更广义的以“整体健康服务模式”为特征的中医药大农业新业态集群。具体就是:以美丽中国、健康人民、共同富裕为目标,将中医文化、理论、方法和技术创新应用于生态治理与环境保护、食药材的源头健康生产、饮食供应、营养食疗、疾病预防和治疗、康养保健以及医疗保险、社会保障等经济社会的全领域、全过程、全周期、全产业、全链条;构建“生态安全-环境健康-生物健康-人体健康-心理健康-经济健康-社会健康”七位一体、“全生态链-全供应链-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服务链”五链融合的新业态集群。这一新业态集群能够以健康为抓手,聚焦乡村振兴、城乡融合,让中国富裕起来的发达地区消费者通过消费拉动解决欠发达地区的共同富裕问题,进而能够让富裕起来的13亿中国消费群体通过消费拉动与“一带一路”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

中医药大农业的六大核心要素

我们倡导加快发展的“中医药大农业”新业态集群包括战略、技术与资源、生态与制度,以及组织六大核心要素,其主要创新点表现为:

战略要素上致力于破解务农人口老龄化、质量兴农和绿色发展难题,构建“生态安全-环境健康-生物健康”三位一体、安全可追溯的农业生产体系,在具有生态安全的农业系统中生产能带来健康的食物,向消费者供应安全、营养、吃得起的食品和药品。这包含三层意思:第一层是生态安全。要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基础上生产健康的食物。第二层是放心营养。要让消费者从内心深处获得放心的品质体验,能够放心地买、营养地吃。第三层是价格亲民。要让消费者获得开心的购买体验,能够买得着、吃得起。

也就是说,随着人们对健康、养生的需求越来越大,三农问题要破局,乡村要振兴,就要抓住消费者的痛点,把食品安全营养、可接受、买得起放到整个新业态集群的战略层面、最高层面上考虑,而不能放在一个技术层面上去考虑。

资源要素上致力于整合相关资源着力构建认知、供应和平台服务系统,并明确聚焦于那些创新性的、能相互强化的、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个性需求,能够使消费者的健康状况带来显著改善的核心资源。资源要素系统是整个新业态集群的核心,包括三个层次:

第一层是认知系统:要通过对消费者注意力的跟踪,过滤出真实需求。在所有的资源要素中,最稀缺的资源是人。人只有24个小时,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时间就是金钱”的含义是需要建立一套认识系统来跟踪并满足消费者有购买能力的热点领域。

第二层是供应系统。客户的有效需求信息是非常宝贵的,要建立一套能够对有效需求进行快速响应的供应系统,同时更好地服务于生产者与消费者。

第三层是平台服务系统。要构建一个开放共享的平台服务系统,通过平台服务系统对流动的数据进行关联并分析实现对消费需求的跟踪过滤和快速响应。

在资源要素系统的支撑下,既能够让城市消费者支持农民开展生态种植,让农民把由于生产成本大幅上升造成农业生产效益比较低的问题,通过品质提高带来的价值提升抵消掉;也能够让城市管理者解决农业剩余劳动力在农业内部就业、增加农民收入的问题。

技术要素上致力于构建让消费者真正放心、治标与治本相融合的、符合“三可原则”的技术支撑体系,即:“绿色标准可衡量、营养品质可核证、源头责任可追溯”。其中,要通过“可衡量、可核证”这两大治本体系让每个环节都可控,每件产品都安全、营养;要通过“可追溯”这个治标体系让消费者能够找到责任人,便于事后追责。

生态与制度要素上致力于破解住房、教育、就业、减贫,以及城乡分治等制度性难题,并在开发性金融的支撑下与生产者、服务者和消费者构建以“共建共营、共生共享”为特征的新型产业制度体系:让生产者能够以人为本,以尊重自然、呵护健康为前提,开发能够促进人体健康、调节人体机能的优质化、营养化、功能化农产品;能够让消费者理性选择并消费更健康、更营养的食物,尽可能把钱交给中医药大农业的生产者而不是交给医药利益集团;能够让城市管理者不依赖土地财政、城乡分治,并解决衣食住行养等民生难题。同时,通过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解决就业和税收难题。

组织要素上顺应“个体价值在崛起”的时代发展趋势,要致力于构建一个由“极高效率、高度自由”个体“共建共治”建立起来的新型乡村治理体系。这表现为个人自觉自愿为乡村治理贡献价值,而乡村治理的目的也是为了个人价值的自我实现。

中医药大农业新业态集群的两大核心主导产业

中医药大农业新业态集群的规划建设既需要规避特色小镇建设中存在的定位不清、产业缺失,以及过度文旅化、房地产化问题,还需要规避传统产业形态中存在的全产业链割裂、全体系链分离、全生态链散乱等问题。在实施过程中,我们济南圣通环保技术有限公司正聚焦中医农业、中药农业这两大核心主导产业进行“全生态链-全供应链-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服务链”五链融合布局。其中,中医农业解决的是“健康亡于饮食”的问题,中药农业解决的是“中医亡于中药”的问题;前者聚焦预防医学领域,后者聚焦治疗医学领域,中医农业、中药农业这两大核心主导产业的协同目标是构建以“整体健康服务模式+”为特征的中医药大农业产游一体新业态集群。在此简单介绍如下:

中医农业聚焦的是狭义新农业一产及产地初加工领域,其目标是既解决食药材安全生产问题,也解决务农人口老龄化、农村内部就业和农民收入水平提高与技能水平岗位需求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让农村有劳动能力的村民凭就业和收入水平脱贫致富。中药农业聚焦的是更广义的新六产领域,尤其是食药材的深加工综合利用领域,其目标是既解决食品营养、药品药效问题,也解决美丽乡村和健康人民问题,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继往开来,心为关键;心如明镜,初心不动。历史终将眷顾不忘初心、对理想信念不离不弃的人。尽管乡村振兴的道路不会是一片坦途;但只要我们能够“怀壮志以长行,携梦想而扶凌”,用真正有公共关怀和社会责任的创新创业精神去直面新时代的挑战,不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感时伤怀,而是通过团队的力量、用顽强意志、用尽一切办法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中国必将能够实现美丽乡村、健康人民、乡村振兴共同富裕的目标。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