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金融风险专家谈危机下的投资策略

金融风险专家谈危机下的投资策略

本刊记者:李路阳 齐芳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09-04-27

记者:作为中国投资公司的首席风险官,您怎么看我国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您认为在这方面还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汪建熙: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值得很深入地研究。
第一,要高度重视风险管理。过去大家把关注度放在如何做大做强,并进行扩张,对于诸多相应的风险重视不够,也留下了很多深刻的教训。比如,按照《巴赛尔协议》I的要求,假设银行业对资本金的要求是总资产的8%的话,换句话说,如果你有100元的资本,那么根据资本充足率的公式,就可以换算出你的风险资产是多少。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们虽然也有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但是基本形同虚设。各家金融机构都只管发展业务,增加资产,却不增加资本金。这时,监管机构也没有发挥监管职能,没有限制其业务发展,否则就必须要求其增加资本金,使他的资本金始终保持在不低于8%的水平。如果这个水平降到了3%,但却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风险就会很大。过去我们有风险这个概念,但是没有相应的有效的管理,现在银行在这方面已经开始重视。这两年,各金融机构本身,包括监管机构在内,对风险问题都有了新的认识,从风险的识别、风险的计量、风险的控制等方面,有了相当多的改进。但是,尽管如此,我觉得包括从国家主管部委的主要领导到企业的主要领导在内,对风险本身的理念、风险文化的认识还很不够,目前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对风险和风险文化的理解和认识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第二,对风险的技术层面的重视度高,但是对政策、制度、体制、机制这些方面造成的大的风险还没有太多的关注,应该好好研究和分析。我刚才提到,最近几年我们对风险的认识比之过去有所提高,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对风险的重视更多的是在技术层面,而对风险的体制机制等方面的问题研究还不够。从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就可以看出来,我们对这种在常规条件下的市场风险看得比较重,而对于突发性的、由于体制机制造成的风险则认识得不够。西方对这种意外事件有一种叫“黑天鹅”的说法,按照一般风险管理的概念,有些事件发生是小概率事件,小到几千、几万、几百万分之一,在数学上讲小概率事件等于不可能事件,因此,认为没有必要去防范这些事件。但是,一旦这些事件发生,又完全不在我们现有的风险管理措施之内,结果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针对这方面问题,我认为应该加强研究,防范形成系统性风险。
第三,对风险管理产品的开发还有待加强。我的看法是,风险一定是存在的,比如投资有收益,那是因为存在时间价值和投资人承担的风险。如果不承担风险基本就不会有收益,投资收益和风险呈正相关的关系。我们常说,风险就是不确定性。我们讲的市场风险,如利率、汇率、股票价格等都会随着市场波动。如果我在比较高的价格水平买入,之后价格走低,这对我们投资者来说就是风险。再有就是信用风险,就是指你投资和交易的对手可能会出现经营不善、由于流动性问题出现破产、违约或到期不偿付债务。还有就是操作风险,由于操作失误造成的操作风险。由此可见,风险是一定存在的,不可能消失,也不可能完全消除。如果价格不波动,那投资就不会有收益了。打个比方,中国石油上市时是10元,如果10元永远是不变价格,你去投资就不会有收益,除去上市公司自身盈利不说,二级市场的投资收入就没有了。作为风险管理,我们可以把风险分散或者转移,由了解市场风险、有能力承担市场风险的人去承担。一个大的风险可以分散成很多小风险,这些小风险对于风险承担者都是可承受的。那么,我们就需要有工具来实现风险的分散转移。但是,我们现在这方面的工具和产品还是不够的。再有,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中国人有一个长处是聪明脑子快,灵活,但这个长处带来的负面影响是投机性太强,老是想赚快钱。投机性强在风险方面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的。如果你有能力承担这个风险你才去承担这个风险的话,一旦风险发生,你还是可以承受的。但如果是没有承担风险能力的时候你就去赌一把,当风险真正发生的时候,就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和损失。过去我们在这个方面有很多教训,比如说中航油陈久霖事件,中航油是做套期保值、风险对冲的,证监会是不允许他们利用衍生产品进行投机的,陈久霖觉得自己对这个市场熟悉,做衍生品赚钱要比辛辛苦苦经营赚得快赚得多,结果怎样?陈久霖从狱中出来后说他自己是替罪羊。但我认为,如果他严格按照中航油的进口量来做套期保值的话,即便是在期货上有了亏损,但在油的实物上一定是规避了价格的风险,因为实物和期货的价格对冲以后,风险是可避的。再举另一个例子,现在中国食用油的榨油企业很大比例是由外资控制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大豆榨油企业过去多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参与期货交易过程中犯了一个错误,原本是靠生产油、卖油赚钱的企业,应该首先把大豆的价格波动锁定住,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把重点都放在了期货上,参加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交易,再参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交易。最终结果是,我们的民营榨油企业全军覆没,被那些外国金融机构都吃掉了,导致目前我国的榨油企业绝大多数都被外国人控制。我想通过这两个例子来说明,无论是企业还是金融机构,赌性或者投机性都不能太强,必须清醒地明白自己具备承担多大风险的能力,这一方面取决于对市场的理解,另一方面也要有一定的资金实力。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