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亚行支持中国的清洁发展机制

亚行支持中国的清洁发展机制

本刊记者:艾亚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08-02-01

● 亚行行长谈清洁发展机制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及其管理中心启动仪式上说:清洁发展机制是促进碳收入和碳技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主要手段。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清洁发展机制碳信用提供国。为响应发展中成员国的要求,亚行已经开发了一些创新性的融资机制,用于支持清洁能源项目

ADB supported China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Fund
亚行支持中国的清洁发展机制
■本刊记者 艾亚

气候变化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黑田东彦行长指出:关于气候是否变化的争论基本已告平息。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之一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警告说:“气候系统的警告明确无误,这已经被观测到的全球平均气温和海洋水温升高、大面积的冰雪融化和不断上升的海平面所证实。”此外,“根据1850年以来仪器测量的全球表面温度,过去12年中有11年(1995~2006年)属于温度最高的12个年份。”全球变暖的这种情况将严重阻碍创建一个更加健康、繁荣和可持续的世界的长期努力。但是,解决办法也在我们自己手中。斯特恩的《气候变化经济学评估报告》估计,要把排放稳定到只让温度上升2摄氏度,到2050年的大致成本为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1%。如果不采取足够的行动,造成的经济影响将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京都议定书》是重要而有效的第一步

黑田东彦行长说:气候变化直接与温室气体排放有关,这主要是20世纪使用化石燃料的高速增长造成的。国际社会正在力争在这个全球问题上形成责任共担的恰当机制。
《京都议定书》被证明是有效而重要的第一步,有160个国家通过《京都议定书》承诺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或者参加排放贸易。随着国际排放贸易和清洁发展机制(CDM)的兴起,资金已经有效地流入发展中国家,用于投资碳减排项目。
据估计,国际碳贸易和碳融资每年可为环保投资带来高达1000亿美元的现金流。要达到这种投资规模并取得成果,国际气候变化管理的走向需要更加清晰。全球社会现在需要超越《京都议定书》的安排往前看(就是往2012年之后看),然后发出一个能带给政府和项目开发人信心的价格信号。亚行希望2007年12月在巴厘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大会能够在这场迈向低碳世界的长征中起到带头作用。
      
亚行积极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清洁发展机制

黑田东彦行长强调:清洁发展机制是促进碳收入和碳技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主要手段。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清洁发展机制碳信用提供国。
为响应亚行的发展中成员国的要求,亚行已经开发了一些创新性的融资机制,用于支持清洁能源项目。2007年初,亚行推出了碳市场计划(CMI),其中包括亚太碳基金,可提前为项目提供最高50%的清洁发展机制信用融资。此外,亚行还启动了能效计划,旨在把亚行的清洁能源融资规模在到2008年的一年时间里扩大到10亿美元。亚行的业务还得到了可持续城市交通计划、气候变化适应计划和私营部门清洁能源项目业务的支持。通过清洁能源融资伙伴机制,亚行能够把援助机构的支持用于清洁能源项目。
亚行是从2002年开始,通过一个名为“能源领域清洁发展机制的机遇”的技术援助项目参与中国清洁发展机制活动的。从那时起,亚行就把清洁发展机制纳入了亚行在中国的大量项目。例如,甘肃的一个亚行项目曾是中国第一个作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水电站。在山西,亚行为在世界最大的煤矿甲烷电站中应用清洁发展机制提供了援助。亚行目前提供技术援助的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超过了15个。
认识到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的潜力,亚行在2005年为其初步发展提供了技术援助赠款。内容包括收费操作规定的设计和制定,基金的管理结构,基金的操作手册,能力建设和宣传。在财政部和相关部委及政府机构的指导下,清洁发展机制基金潜力很大,将大大增强中国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应对。
总之,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事实,并将深刻影响地星球的未来。作为亚太地区首屈一指的区域性金融机构,亚行致力于在亚太地区推广清洁能源,减缓气候变化,促进可持续发展。

 

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针对哪些温室气体

《京都议定书》中规定了6种温室气体,只有针对这6种温室气体的减排项目才有可能成为CDM项目。这6种气体是:二氧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亚氮(N20)、氢氟碳化物(HFCs)、全氟化碳(PFCs)、六氟化硫(SF6)。


何为清洁发展机制(CDM)

由温室气体的大量排放导致的全球气候变暖和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当今社会最为紧迫的环境问题。 2005年2月正式生效的《京都议定书》,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约定俗成的称呼, 该公约旨在限制全球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该议定书中规定,工业化国家应使他们的全部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减少5.2%, 同时《京都议定书》规定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尚不承担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减排义务。
京都议定书的缔约方普遍认为在发展中国家实现温室气体减排要比在发达国家实现减排更为经济、更有成效。因此,CDM应运而生。
CDM允许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在签定了具有法律效应的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协议、 实施了能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者通过碳封存或碳汇作用从大气中消除温室气体的项目, 经过专业机构的评估和认证,据此获得具有经济价值的“经核证的减排量”,既通常所说的CER。 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这些CER可以作为有价资产出售给发达国家。因为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为了履行联合国公约和实现规定的减排义务,从发展中国家购买减排量,往往要比在国内实施碳减排项目成本低得多。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