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看硅谷银行如何支持高新企业发展

看硅谷银行如何支持高新企业发展

记者 石洋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0-01-08

记者: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中,很多国家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像我们中国的中关村科技园区、法国的索菲亚园区还有韩国的高科技园区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但是,据我们所知,这次金融危机对于硅谷的影响似乎没有像当年网络泡沫破灭和“9·11”事件之后那么严重,原因是什么?您能否介绍一下硅谷的情况?

格里高利·贝克:从硅谷角度而言,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危机对于大型的科技企业,比如说像惠普这样的一些大型企业,影响还是非常大的,这些企业裁员也很多。所以,硅谷的失业率上升了很多。加州的失业率差不多是12%,是很多年以来最高的失业率了。不仅大公司情况不好,一些创业型的公司也很糟糕,和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时一样糟糕。到底有多糟糕呢?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的时候,我们对一些早期企业贷款损失了6%到8%,这次金融危机造成的呆账或者不良资产差不多也是这个比例。另外,整个风险投资比2000年那次更加糟糕,在美国,2009年风险投资可能会降到150亿到160亿美元。这是我们看到的美国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低水平。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让投资市场重新活跃起来。全球的风险投资会比美国市场恢复得更快一些。但是另一方面,从研发角度、创新角度而言,应该说,没有地方像硅谷这样出色。我们还有很多新的公司、新的创新、新的想法。在过去20年,人们经常说硅谷会消失,因为它太贵了,成本太高了,中心会向其他地方转移。但是,硅谷仍然处在主导地位。我认为,未来10到20年是不会改变的。因为像硅谷这样的生态系统是很难去复制的。在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复制到硅谷这样的水平。我想,研发毫无疑问还是很不错的。

记者:您能否谈谈硅谷银行模式?你们在为各个阶段高科技企业提供融资平台时有哪些不同做法?硅谷银行模式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格里高利·贝克:我们硅谷银行是在26年前创建的,最初是发源于硅谷,但是我们逐渐扩展到美国内部的每个地区,任何有高新技术或者创新的区域,都有我们的办事处或者分行。五年之前,我们认识到风险投资和企业家精神将会成为全球性的现象,于是便开始在全球其他地方开设办事处,包括以色列、英国我们有两个办公室,在印度有两个办公室,我们几个月前还在上海开办了第一个代表处,希望2010年能在北京开设代表处。我们有差不多11000个客户,管理了差不多260亿美元的客户资产。很值得称道的是,我们上市了。即便是在金融危机期间,我们也是盈利的,这点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特别是在美国银行业中表现得非常卓越。
至于为企业提供融资的做法,我们是一家银行,当然要贷款,这是我们功能的核心部分。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我们的商务模型是帮助创新型的企业获得成功。我们从一开始,跟3万多家公司都已经有过合作,我们关注技术、清洁技术、软件等等所有的创新领域。美国的创新行业是相当重要的,几年之前我们进行过一次调查,从中我们发现:美国21%的GDP是由接受风险投资公司支持的公司创造出来的,21%的数据,这是非常大的比例;同时,调查发现11%的就业机会也是由这些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所产生的。可以说,风险投资在美国是相当重要的,对于美国企业的发展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看一下美国很多非常成功的公司,他们都曾获得过风险投资的支持,不管是思科,还是雅虎、微软,甚至是eBay,他们都获得过风险投资的支持,每一家公司都是在过去历史发展过程当中曾经接受过风投的资助。对于我们硅谷银行来说,在美国接受风险投资支持的这些公司,也获得了我们的支持,比例占50%。我们硅谷银行已经积极参与到了美国的创新行业,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简单一句话来说,硅谷银行主要帮助有风险投资注资的创新型公司。

记者:前面您也提到,硅谷银行正式落户上海市,能否谈一下未来硅谷银行中国发展战略?

格里高利·贝克:中国已经在很多方面努力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了,包括大学、研发、中国政府,特别是政府做了很多事情来帮助高新公司,支持创新和技术更新。我想,所有的这些方面都需要更进一步的加速。虽然目前在中国,我们只在上海设立了一个代表处,但我们确实有计划要来北京,我们也非常期待在2010年来到北京。前面提到风险投资,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美国的经济现象,在几年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通过海外一些分支的机构开展业务。虽然在2009年美国风险投资会有一个大幅度的下降,但是在未来的几年当中,中国将会吸引更多的风险投资,应该是排到第二名,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可能会成为吸引风险投资的第一大国。为什么对中国来说风险投资这么重要呢?为什么这么多的风险投资愿意到中国来寻求机会呢?主要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快,即使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形势下,中国经济的发展依然非常快,同时中国政府也非常支持这样的风险投资活动,他们也希望风险投资公司能够进行更多的投资。未来几年当中还会有更多的资金,可以从中国融到更多的资金走向海外。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在中国投资了90亿美元,在中国融资的风险投资总额是170亿美元。企业从金融危机中可以学到很多积极的东西,在金融危机之后,我觉得那些能够幸存下来的企业会更加稳定,并且更加强大。我相信获得风险投资的企业能够从金融危机中成长起来,也会更加稳定、更加成熟、更加强大,前景都会非常好。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改进和复苏的迹象。我相信2010年情况会好起来。尤其对于技术创新市场,我非常乐观。

记者:你们是否有意与中国的硅谷——中关村开展合作?可以在哪些方面开展合作?硅谷银行模式在中关村能否被复制?有没有政策性障碍?

格里高利·贝克:中关村科技园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我们知道硅谷的很多风险投资机构都已经先后来到中关村,像美国的IDG、红杉资本、金沙江等都来到中国,而且有一些投资已经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所以,我们有可能在中关村科技园里面开一个分支机构。希望从银行业的角度进入中国。但其中有一个障碍,因为从监管的角度来说,银行业可能是最受监管的行业。所以,我们要花时间看用什么最好的办法,可以把我们的运作模式从美国带到中国来,在中国进行复制,同时,为中国的市场量身订做一个模式。我们有很多这样的想法,而且从我们高管来说,也有这样的承诺,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相信这是我们最大的机会。而且也可能是今后10到15年中最大的机会。怎么样实现这一点呢?我们现在的计划还没有最后决定下来。

记者:你怎么看中关村的投融资体系建设?和美国硅谷有何异同?您对我们的投融资体系建设有什么改进的建议?

格里高利·贝克:先说说在美国我们是怎么样贷款的吧。如何向那些刚创业的公司进行贷款,又怎样确保能够有回报呢?首先,我们会与美国的风险投资密切合作。我们和风险投资公司是有一些不同的,他们提供的是股权,我们提供的是债权,他们提供的是专业知识、领导能力等等,我们就会利用他们的这些优势,通过和风险投资公司合作使我们双方都获利。比如说,风险投资公司可能会投1000万美元进入创业公司当中,我们会利用其中的一部分,同时,我们还会采用其他的方式来帮助创业公司成长。在中国,我认为最为重要的一点是, 应该和那些在这方面经验非常丰富的机构进行合作,不仅仅是硅谷银行,还有其他的一些银行,他们在帮助公司发展方面,尤其是在帮助公司各个阶段发展过程的经验非常丰富,通过和这样的机构进行合作,我们可以把相应的资金和贷款自由地流向创新公司。第二,应该提高我们的行业标准,特别是关于贷款信息共享方面的行业标准,我们的信息都是非常公开的,其他的公司可能会把这样的一些信息拿来和我们共享。我认为在中国也应该这样做,提高关于信贷信息分享的一些行业标准。第三,要注重改革。无论是银行、担保方和信贷方面,还是法律方面都应该进行更多的改革。这样我们就可以确保贷款后即便有风险产生也能够获得相应的回报。我想,这些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
在美国,资本公司、风险公司是相当重要的,获得风险投资支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对于美国的经济发展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我也希望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技术公司能够获得风险投资,这样他们就可以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更为重要的贡献。中国需要一个非常好的生态体系来获得和美国一样的成功,同时我们还需要金融方面的创新,这也是生态系统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这样才可以确保共赢。中国越来越注重技术创新,这样才可以让我们的这一目标实现。

记者:你们怎么看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和为此服务的融资体系?您对中国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有什么看法?

格里高利·贝克:第一,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风险投资,实现风险投资的真正成功,不仅仅需要资金,还需要一个整套的生态系统,只有这样才可以使得企业家以及研发等各个方面取得成功。整个生态系统的过程需要风险投资,同时也需要企业家。对于企业来说,对整个社会来说,企业家精神是相当重要的,对创新来说,企业家精神更是相当重要。第二,要有合理的税收机制,还需要相应的法律法规来刺激风险投资业的发展,同时还需要资本市场。投资家实际上都是资本家,他们希望他们的投资能够获得回报。如果他们没有相应的资本市场来帮助他们提供持续的资金支持,整个供应链也会断裂。同时,诸如法律、律师这样的专业机构也很重要。第三,还有两个因素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就是和很多的美国风险投资银行进行合作,我们并不是惟一的一家风险投资银行,我们和其他银行合作提供贷款,这种信贷合作对于风险投资公司的成功是相当重要的。二是有一个有能力的管理团队能成功地运作公司。在美国,如果问风险投资家什么最重要?他们会说是技术或者是创新思想,同时也会说,有一支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因为这是一个强大的后盾。如果要获得真正的成功,上述这些要素都必须发挥作用。在美国如此,对于中国来说,也是如此。我认为,在中国有很多很多的企业家,他们都在试图获得更多的支持、投资和机会,同时,在中国,大学也正在致力于创新、致力于研发方面的工作,这些都是非常基础的。在这些领域,中国都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另外,新技术产业发展急切需要的是信贷。中国的银行大都不会向这些技术公司提供信贷,这个问题是需要解决的。除了钱以外,更需要一支富有经验的管理团队。

记者:硅谷成功前提条件之一是一个健全的银行体系,有一些专业的服务部门,如各种金融机构,构成了硅谷发展的“基础设施”。中国目前很多条件尚不具备,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仍是一个普遍问题,您前面也提到复制硅谷银行模式在中国存在障碍,您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硅谷银行模式在中国能否进行推广?

格里高利·贝克:我在前面提过,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模型从美国带到中国来,在中国进行复制,同时,为中国的市场量身订做一个模式。在目前的情况下,我认为一些在美国成功的核心因素是能够适应于中国的。对于中国如何能够利用美国硅谷模式成功的经验,特别是在创新和风险投资和企业家精神方面,如何能够有所利用,我想提供一些建议:
第一,虽然中国的大学已经做了非常好的工作,比如:在研发方面和人才的培训方面,但在创新方面还要进一步加强。中国应该努力推动大学发挥重要作用,当然还应该展开更多的管理开发的项目,应该邀请那些非常成功的经理人当老师或者当导师,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多地培训下一代的领导人才,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
第二,知识产权能得到更好的保护,这对于技术公司来说是相当重要的。现在可以看到,中国还没有足够的法律体系来保护知识产权。同时我们也希望,在创新部门当中能够更多地鼓励外国的投资。现在看到,很多的外国投资在进军中国的时候面临着一些问题,实际上外国投资不仅仅是提供资金,也提供更多的管理经验,这些更有利于公司成功。同时,中国也将会逐渐地建立自己的风险市场,也会有相应的专家和人才出现,而且中国的风险市场也会逐渐发展壮大起来,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应该更多地学习一些国外的经验。
第三,应该建立一种体制,方便投资的退出。目前已有的IPO、MBO及并购等一些机制,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改革,以方便这种投资的退出。 
第四,中国应该建立一支非常好的劳动力团队。对于一个技术公司来说,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非常灵活的、非常方便的机制,以便人才能够进入和退出。
第五,应该持续支持中小企业,应该对中小企业提供贷款的担保,让他们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当然还包括其他方面的支持力度也要加大,比如税收的激励机制以及最佳做法的培训,还有网络、营销、管理等更多方面的培训等。(摄影  王南海)

格里高利·贝克先生简历

格里高利·贝克先生,现任硅谷银行总裁。贝克积极投身于为科技行业提供金融服务,并于过去15年间在硅谷银行担任过一系列的领导职务。他曾任银行的首席运营官和银行总监,在这些岗位上,贝克主要负责公司在全球27个分支机构的销售和运营。
在担任银行总监一职之前,贝克曾任公司风险投资部门经理,负责建立美国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的关系并开展投资。贝克同时还担任过硅谷银行战略投资者基金(SVB Strategic Investors Fund, L.P.)和硅谷Bancshares首个基金的基金总裁、硅谷银行第一家直接股权基金BancVentures(Silicon Valley BancVentures, L.P)投资经理和董事会成员,以及硅谷银行运营委员会成员。贝克目前还担任硅谷和蒙特利湾区白血病与淋巴癌协会分会理事会(Board of Trustee for the Silicon Valley and Monterey Bay Area Chapter of the Leukemia & Lymphoma Society)主席。他在印第安纳大学获得金融学士学位。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