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澳洲宝泽:危机中凸显并购有道

澳洲宝泽:危机中凸显并购有道

李路阳 唐玲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0-05-10

敏锐预测:2007将旗下4亿资产包全部卖掉

在西方,资产证券化经历了20多年的演变,毫无疑问,作为一个创新性的金融产品,它为金融创新、生产力提高、信用增级及风险分析设立了新的基准,在消费者和金融机构中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还将继续保持下去。但是,由于疏于监管,没有确保资产证券化初创的模型和它本应提供的能量和价值,对这一市场工具的过度开放,引发了美国次贷危机。2007年8月,这场危机开始席卷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并于2008年9月完全失控,美国金融崩溃,多家大型金融机构倒闭或被政府接管。它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了世界各国,全球爆发金融海啸并进而导致了全球经济危机。
在这一离今天不远的时间历程中,我们看到的更多情景是国际大牌金融机构的倒闭及发达国家大量金融机构陷入流动性危机、次贷危机和信用危机。但也见到了身在庐山却识庐山真面的先觉者。澳洲宝泽金融集团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王人庆就是其中的一位。
早在1999年,王人庆就在其领导的澳洲宝泽金融集团(AIMS Financial Group)旗下成立了一家资产证券化公司,为宝泽(AIMS)的金融信贷业务提供融资服务。在建立自己证券化融资渠道的同时,宝泽证券化公司与澳洲的合作银行共同组建了两个宝泽(AIMS)信托资金库,即筹建于2002年的宝泽第一信托资金库和筹建于2004年的宝泽第二信托资金库。这两个资金库管理了总值超过15亿澳元的资本。2004年,宝泽证券化公司发行了5.86亿澳元房屋债券,2005年又成功发行了4亿澳元债券,2007年5月,宝泽证券化再次发行了总量为3.46亿澳元的按揭债券,这时,宝泽证券化公司已累计发行了按揭债券29亿澳元。在按揭贷款证券化的过程中,宝泽积累了丰富的债券设计及管理专业经验,并在按揭贷款证券化方面形成了成熟的模式。其中包括建立按揭贷款证券化过程中至关重要的有效现金流模型,预测各种提前还款的按揭贷款池表现等特殊功能,以及对数个信托资金库及已发行债券的信托进行高效管理。
正是基于这样的专业经验和对市场的前瞻性预测,王人庆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就果断地做出决定:抛掉全部资产包。他告诉《国际融资》杂志记者:“2006年,我就预感到信贷市场会出现问题,金融体系会出现问题。所以,从2006年开始,我们就开始收紧宝泽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2007年8月前,我们把部分的资产打包卖掉了,而且卖了个好价钱,总共卖了4亿。如果我们晚卖两个月的话,那资产包的价钱就很差了。”
当别人如醉如痴地买进次贷资产包时,缘何王人庆会清醒地看到信贷市场中潜藏问题的严重性?王人庆回答《国际融资》记者说:“我做事有一个特点,不喜欢跟在别人后面追风,而是喜欢做超前的事情。因为只有选择超前,才会获得优势。我认为,全球金融危机源自信贷市场变得太疯狂了。我们宝泽(AIMS)是做信贷的,在近二十年的从业经历中,我们深知信贷有一个不变的真理,那就是:贷出去的钱总归是要收回来的。但是,到2006年,美国的信贷市场已经不按这个规律行事了,只追求贷款的量和信贷产品的多元化。许多人握着大量资金准备涌入已经很热的市场。出现那么多的金融公司、银行不按信贷规律办事。我感觉到要出现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迅速做出决定,抛卖资产,回收现金,提高信贷门槛。”
宝泽(AIMS)是幸运的,在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前一年,他们已卖掉了手中所有的资产包,成为现金王者。
宝泽(AIMS)的制胜法宝有两条,第一条是以不变应万变,坚持追求长期、稳定的收益。宝泽所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是中长期项目,决不做短期交易。就拿资产证券化来说,从1993年宝泽(AIMS)初涉资产证券化业务,到1999年7月成功发行第一个2.04亿元按揭债券,成为澳洲仅有的两家拥有资金管理权的非银行借贷机构之一,王人庆坚持了七年。第二条是凭实力,凭公司未来的愿景,王人庆吸引了众多想实现梦想的有识之士,组成了一支敢于挑战未来、精锐优秀的中西合璧的团队。在宝泽(AIMS)管理团队中,绝大多数都拥有在国际权威金融机构高管位置上的从业经历。这支团队,在澳洲是独特而罕见的。

闪电并购:2008将澳洲太平洋证券交易所收于囊中

太平洋证券交易所(Australia Pacific Exchange Limited(APX))是澳大利亚三家持有由澳大利亚证券及投资委员会(ASIC)颁发的市场交易牌照的证券交易所之一。作为澳大利亚重要的投融资平台,在被宝泽(AIMS)收购前,拥有优良的运营记录。许多知名的澳洲上市公司,诸如西格玛有限公司(Sigma Company Limited),悉尼期货交易有限公司(SFE Corporation Limited),SPC Ardmona有限公司等都是借助于这一平台完成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并最终实现了飞跃。
对APX的收购源于王人庆为宝泽(AIMS)制定的战略发展需求。早在20世纪90年代,宝泽就在王人庆的战略谋划下,开始向综合性金融机构转型。进入21世纪后,宝泽(AIMS)已完成了由早期的单一房地产信贷业务向集房地产基金管理、投资银行、房地产投资、资产证券化、电子商务和其他金融业务在内的国际大型综合金融机构的转变,其业务重心也开始向致力于“架构澳中之间金融与投资桥梁”的战略层面转移。
要想构建这样一个金融与投资的桥梁并实现澳中之间有效的资本运作的话,能否拥有一个适合中国投资者需求的支持中文交易的西方证券资本运作平台就显得愈发重要。2008年9月爆发的全球金融海啸,让澳大利亚太平洋证券交易所卷入危机。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天赐良机,王人庆带领他的团队闪电出手,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全资并购太平洋证券交易所,并更名为亚太证券交易所(Asia Pacific Exchange Limited(APX))。APX从此成为全球惟一一家由单一集团公司全资拥有的西方证券交易所。
宝泽(AIMS)收购APX,从谈判到收购乃至后期的法律变更,整个过程仅两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顺利完成对APX的收购,这是难以想象的,即便是胸有成竹的王人庆对此也未料到。他感慨地对《国际融资》记者说:“若不是这次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很难想象我们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APX收于囊中!”
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2008年9月后的数月间,国际金融寡头一一倒闭,或寻求政府庇护;全球各金融机构如泥菩萨过河,危机重重,普遍大开裁员之戒;全球各资本市场一片闪绿,指数行情一路狂跌。危机,对一些人来讲是灾难,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讲是机遇。王人庆就是对危机有准备并有实力抓住机会的人。如果他没有构架澳中之间金融与投资桥梁的长远战略谋划,APX出价再低,他也不会有兴趣。如果他没能提前收回资金,不是现金之王,他再想收购APX那也是梦中看花。
宝泽(AIMS)的成功在于两点:一是战略谋划在先,对APX这样的证券交易所,他们谋划已久伺机待收。二是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可以在转瞬即逝的机会出现时闪电出手。
宝泽(AIMS)对APX的成功收购,为其中长期战略的实施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APX不仅为宝泽(AIMS)打通了连接海外企业与澳洲资本证券市场的任督二脉,为中国企业到澳洲上市提供了通道,而且也为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实施提供了海外资本运作平台。
王人庆描绘了这样一幅蓝图:宝泽(AIMS)入主APX后,将在拓展澳洲资本市场的基础上将业务重点瞄准亚太区,特别是全球经济中最具活力的中国大陆地区。在澳中两国法律的允许下,APX将在时机成熟时推出大中华板块,该板块股票交易价格将以人民币为结算单位。届时,中国投资者可以像投资中国大陆沪深股市那样,投资交易APX股市那些以人民币为计价的上市公司股票。

蓄谋日久:2009重拳出击全面收购MacarthurCook Ltd

在王人庆的金融梦想世界中,还有一块版图是房地产基金。他告诉《国际融资》记者,从1995年开始,他就一直梦想着能够涉足房地产基金行业,但他知道进入房地产基金业,不是想做就能够很快上手的,必须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储备。为此,他花了十几年时间,储备了很多人才,陆续建立了一些非上市的房地产基金,自己也这十几年间学到了很多东西。这种坚持,让王人庆在金融危机中再一次与机遇之神牵手。
2009年宝泽(AIMS)重拳出击,全面收购了上市基金MacarthurCook Ltd(以下简称MacarthurCook),成为金融危机以来澳洲第一例成功并购案,被澳洲本地财经媒体热捧。
MacarthurCook(股票代码:MCK)是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挂牌上市的一家国际性地产投资及管理公司,管理着总计超过11亿澳元的地产物业、地产证券及抵押债券资产,包括工业地产基金和商业地产基金等,并且在新加坡拥有上市工业地产信托(MI-REIT)。不单在澳洲、新加坡,MacarthurCook 还是首批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RMR亚太房地产基金(RAP)的投资经理和指定受托顾问,其地产基金业务遍布澳大利亚、亚洲及美国。按照利润增长标准,从2005到2008年,MacarthurCook连续四年被澳洲权威杂志BRW评选为澳洲年度一百家增长最快的企业。尽管这家明星地产基金公司在全球金融危机中陷入资金困境而不得不出让股权,但它以往的业绩却着实让许多澳洲金融大鳄垂涎三尺。
王人庆告诉《国际融资》记者,管理着愈千亿澳元的澳洲最大保险公司AMP在2008年6月,就曾以每股1.35元的收购价向MacarthurCook 提出收购要约,但遭到MacarthurCook原董事局成员的反对和抵制,最终未能如愿以偿。而事隔10个月,宝泽(AIMS)却通过花旗银行完成了对Macarthur Cook 15.8%股权的收购,成为MacarthurCook第一大股东。每股收购价仅是AMP当时提出的要约收购价的25%。
宝泽(AIMS)在决定并购MacarthurCook的时候,宝泽(AIMS)旗下的宝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AIMS Capital Holdings Pty Ltd)就毫不迟疑地将这位大股东的股份一同买了下来,共收购15.8%股权,成为MacarthurCook最大的股东。5月15日,宝泽(AIMS)再次发布公告,旗下宝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持有MacarthurCook的股份由15.8%上升至19.97%,并将视具体情况继续增持。按照澳洲规定,股份超过20%就可以提出全部收购。三天后的5月18日,宝泽(AIMS)发布公告,将以现金方式对MacarthurCook股票进行场外收购。
当宝泽(AIMS)提出全面收购后,一场“收购与反收购”大战随即展开。MacarthurCook总裁及其管理团队致信基金单位持有人并建议他们拒绝接受宝泽(AIMS)的要约收购。而这早在王人庆的预料之中。在MacarthurCook当时的管理团队拒绝接受宝泽的要约收购公告发布后不到一小时,王人庆立刻启动并实施收购方案的第二步计划——提高收购价格,并加快与原MacarthurCook大股东间的股权转让谈判进度和二级市场的买进。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主流财经媒体和网站也出现了一系列由专业人士撰写的市场分析文章,充分表达“通过战略投资成为MacarthurCook第一大股东的AIMS(宝泽)将加强与MacarthurCook董事会和管理团队的紧密合作”;“AIMS(宝泽)在给MacarthurCook管理层及股东树立信心同时,将利用其雄厚的财力和深厚的业务网络帮助MacarthurCook谋求更大的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多价值和回报”。这让MacarthurCook的中小股东吃了“定心剂”,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内,宝泽(AIMS)为收购MacarthurCook股权专设的收购咨询热线响个不停,来自中小股东的股权如雪花般飘入宝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2009年6月中旬,以宝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和George Wang(王人庆英文名字)名义持有的MacarthurCook股份骤增至34.84%。
2009年7月初,宝泽发起的收购大战再下一城:MacarthurCook原股东IOOF(机构投资人)接受采访时表示乐意接受宝泽(AIMS)的收购要约并向宝泽(AIMS)转让其持有的12.8%股权。这笔交易使宝泽(AIMS)拥有的MacarthurCook股权直升至48%!
而这时,MacarthurCook管理团队深感大势已去,但他们仍以绝不示弱的强悍,号召MacarthurCook原有股民卖掉自己持有的全部股份,以挑战宝泽的实力。他们原以为宝泽没有资金实力一下子买进MacarthurCook另一半股份,定会知难而退,但他们的判断错了!王人庆当机立断,立即启动收购MacarthurCook计划的第三步——再次将收购价格提高,实施全面要约收购。这意味着对于那些尚在外流通的MacarthurCook股权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并以现金作为收购对价。此举势如破竹,令MacarthurCook管理团队心慌意乱。7月15日,宝泽(AIMS)增加持股至68%,全面控制了MacarthurCook。7月底,增加持股超过了92%。按照澳洲公司法,剩余的8%股份将被实施强制性收购。至此,宝泽(AIMS)成功地完成了对MacarthurCook这家澳洲明星基金的收购。9月底,MacarthurCook 100%的股权已尽收宝泽麾下。同时,王人庆决定将MacarthurCook基金管理公司从澳洲证券交易所退市,使其成为宝泽全资拥有的公司。
宝泽(AIMS)通过此次并购,拥有了五家上市的地产基金,其中在澳洲上市的有三家:除MacarthurCook (ASX代码:MCK)外,还有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和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两家交易所上市的MacarthurCook房地产证券基金 (ASX代码:MPS,SGX代码:MacCookPSF),以及在澳洲证券交易所(ASX)上市的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ASX代码:MIF);一家在新加坡交易所(SGX)上市的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SGX代码:MI-REITs);一家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MEX)上市的RMR亚太房地产基金(AMEX代码:RAP)。用王人庆的话讲,“对上市地产基金的成功并购,使宝泽在房地产行业有了一个很坚实的平台。”
即便这样,并购与反并购斗争并没有完结,王人庆告诉《国际融资》记者,就在宝泽刚拿下MacarthurCook不久,2009年9月,便有一家基金管理公司,乘虚而入,企图以超过1亿澳元吃掉宝泽并购得手的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 (ASX代码:MIF),这家基金管理公司也是MIF的股东,它看中了MIF优良干净的资产,也看到宝泽(AIMS)强势收购后的疲惫,于是大打出手,对股东们说:宝泽(AIMS)收购MIF,就是要把股民的钱拿到中国去发展。这一石掷出,即刻在那些对中国毫不知情的澳洲人中间掀起千层浪,担心股价直线下跌的恐慌甚至动摇了这些股东的持股信心。宝泽(AIMS)的确一直在强调自己澳中之间金融投资桥梁的定位,其未来战略中也确实打算把地产基金业务扩展到中国。面对这一敌意收购企图,宝泽(AIMS)快速制定应对策略。在股东大会上,王人庆一再对股东解释,宝泽只会在金融危机过去之后才进军中国。为了坚定股东对宝泽(AIMS)的信心,王人庆拿出宝泽(AIMS)管理团队以往的出色业绩向股东证明,这才平息了股东的恐慌,使对方敌意收购计划未能得逞。
对上市房地产基金的成功收购,是宝泽(AIMS)的一个战略性的重大突破。在之后的发布会上,王人庆表示:宝泽(AIMS)对MacarthurCook股权收购是基于宝泽(AIMS)整体经营思路和长远发展战略,以及配合宝泽(AIMS)加速实施其亚太地区地产基金管理业务的战略层面考虑的。未来,宝泽(AIMS)将会把MacarthurCook的地产基金管理业务进一步拓展到亚洲,尤其是中国。

强强联手:与AMP CAPITAL联手增资扩股MI-REIT

2009年,对王人庆来说,是最具挑战性的一年。刚刚摆平在澳洲收购的上市地产基金公司,未得片刻喘息,便又被刚收购不久的新加坡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MI-REIT)呼叫告急。他第一时间飞到新加坡,一看方知,MI-REIT的一栋9020万新加坡币的房产因资金短缺而无法履行购买合同。原因是MI-REIT被收购前的执行总裁卡维特曾与建造商签有一纸合同,合同约定,在2009年10月31日前 MI-REIT要向建造商支付9020万新加坡币购买此物业。但前总裁签署该协议时,公司账上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流,并且没有安排任何贷款!此时,一个更糟糕的信息传到王人庆这里,MI-REIT一笔两亿六千万新币的贷款也马上到期。
这是王人庆始料不及的棘手债务,意味着他必须在2009年10月31日之前,也就是在极其吝啬的两个月时间里,筹措3亿多的新币,来偿还MI-REIT原基金管理人背负的巨额隐性债务。如果不能按时偿还债务,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MI-REIT)就要面临生存危机!
一向镇定自若的王人庆,此时依旧神情从容。它一面秘密安排相关人员在新加坡快速调查2.6亿债务的来路,一面亲自拜访大楼的建造商,希望获得缓期付款的机会。那位建造商是印度一个豪门望族的后裔,很多人都对王人庆说,这回你麻烦大了,印度人是不会帮你这个忙的。王人庆不放弃,在他看来这是机会。他去见了这位印度建造商,共进晚餐时,他跟这位印度建造商大谈人生感悟,却没有提一句与还款相关的话。讲完,王人庆飞到美国,开始启用宝泽在全球范围内的商业资源。白天,王人庆和美国投资伙伴沟通事态的进展并谋划下一步方案。晚上与MI-REIT的高管团队电话讨论融资方案并调兵布局。一周后,王人庆又飞回新加坡。印度建筑商约请他吃饭。在饭桌上,他们俩人继续畅谈人生之感悟。太多的相同认识,使这位印度建造商对王人庆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他觉得一个中国人能在澳洲做到如此规模的平台,很了不起。他欣赏王人庆的经营哲学,欣赏王人庆的智慧,希望将来能与王人庆这样具有国别综合能力的人成为生意伙伴。接着,印度建造商把王人庆当作朋友加生意伙伴,热情地邀到家中去做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人人可以预料了。临别时,印度建造商对王人庆说:“我会想些办法来帮你的。”结果是,这位印度建造商将MI-REIT的付款时间延迟到12月,宝泽因此获得了两个多月运作资金的宝贵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昼夜不停地工作对王人庆来说已不再偶然。经过紧张的准备,数套融资方案在11月初出台。王人庆和他智囊团队又对这数套方案进行了反复对比和全面论证,最终决定以定向增发新股和配售股的方式引进新的战略投资人,实现三个亿的融资目标计划。
2009年11月6日,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一条MI-REIT公告。公告中称:为筹措资金偿还即将到期的商业贷款并购买新加坡国际商业园的1A大楼,公司管理层经过慎重考虑提出五项融资计划。按照该一揽子计划,MI-REIT将融资3.72亿新加坡元,其中新股增发融资2.17亿,配股融资为1.55亿。公告称融资所得的部分资金将购买AMP拥有的四处工业地产项目。
一时间,王人庆、MI-REIT成为众多媒体追逐的热点。《Can this man SAVE MI-REIT?》新加坡主流媒体用别出心裁的标题,整版的篇幅和醒目的照片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各路媒体的新闻让人目不暇接。是的,这个男人能够拯救MI-REIT吗?这是一个被市场广泛关注的问题。
王人庆掷出了杀手锏,包括向澳洲最大的保险公司AMP集团旗下独资拥有的专业投资管理公司AMP资本 、澳洲宝泽金融集团(AIMS)等在内的新的投资人定向增发新股和附加股。但天有不测风云,如此一个有利于MI-REIT长远发展的融资计划却在股东大会表决前两个星期受到了持有MI-REIT10%股权的剑桥工业信托(CIT)的抵制。部分股东也开始应声附和,质疑MI-REIT管理层推出的一揽子融资计划,并声称要在股东大会上投票否决。剑桥工业信托(CIT)是澳洲最大的银行——澳洲国立银行(NAB Bank)控股的一家在新加坡上市的地产基金,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在MI-REIT推出融资方案的第二天,剑桥工业信托(CIT)即通过二级市场买进近10% MI-REIT的股票。明眼人一看便知,CIT增持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在股东大会上的话语权,为否决MI-REIT管理层推出的一揽子融资计划做表决权准备!
王人庆很清楚博弈的结果将关乎MI-REIT的未来和众多股东的利益!面对剑桥工业信托(CIT)气势汹汹的攻势,王人庆并未正面交锋,而是采取了另一种策略:静观其变,以静制动。
CIT果然难耐不住了!他们错误地判断了王人庆的策略,以为MI-REIT已无力接招儿,于是公开宣称将在股东大会上提议由剑桥工业信托基金管理公司(CITM)接管MI-REIT,以取代现有的管理公司。媒体哗然。2009年11月1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以《MI-REIT夺权风波越演越烈》为醒目标题,报道了CIT对MI-REIT信托管理权的争夺!由于CITM在股东大会前过早暴露了动机,结果作茧自缚,反遭新加坡金融监督管理局封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以存在来自不同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股东的潜在利益冲突为由,决定制止CITM对MI-REIT的管理权的竞争。
双方的最后较量在2009年11月24日召开的MI-REIT特别股东大会上展开。对CIT而言,能否鼓动MI-REIT的其他股东对MI-REIT提议的五项融资计划进行否决将是其能否进一步谋求CITM入主MI-REIT掌门人的先决条件。而对王人庆而言,MI-REIT管理层提出的一揽子融资方案能否在股东大会上通过,关系到MI-REIT这个棋子在宝泽(AIMS)整个亚太发展,特别是向中国发展的战略棋局中的作用力。
股东会上,王人庆一方主动出击,麦卡特库克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MIM)(MI-REIT的信托管理公司)总裁麦格拉斯(Nick Mcgrath)首先出马,直接对阵CIT剑桥工业信托管理公司总裁卡维特,麦格拉斯一针见血地指出卡维特在担任MI-REIT的总裁期间,以9020万元的高价(目前市价只有7300万元)买下国际商业园的1A大楼,却没有在签署买卖协议时为它安排任何贷款,这正是MI-REIT所面对的其中一个严重问题。接下来,麦格拉斯(Nick Mcgrath)追问,既然CITM口口声声要取代MIM成为新的信托管理人,为何却没有提出具体计划向MI-REIT股东说明,CITM要用什么方法来解决MI-REIT目前背负,且必须在年底清还的2.26亿元债务?
CIT一方被击中软肋而无力还击。在瓦解了CIT煽动股东投反对票的企图后,王人庆一方立即按照事先设定的计划将重点转向处于犹豫彷徨的部分股东。MI-REIT总裁麦格拉斯(Nick McGrath)提醒投票的基金持有人,五条独立的融资路径实际是一个整体融资计划的不同组成部分,否决其中任何一项提案即意味着对整个融资计划的否定。而融资计划的流产意味着MI-REIT将面临被托管清算的后果!面对可能产生的如此结果,股东还会做什么选择?最后股东投票结果是:五项提案无一例外均获得投票通过。
此役的完胜对于王人庆及MacarthurCook而言意义重大,不仅使MCK捍卫了其作为MI-REIT基金管理人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此次融资计划的实施,宝泽(AIMS)与AMP强强联手。为MI-REIT在亚太地区业务的全面拓展和加速增长铺平了道路。增资扩股后,MacarthurCook工地地产基金正式更名为AIMS AMP CAPITAL工业地产基金,管理总计近7亿新币的资产,管理26个澳洲地产项目和1个日本地产项目。而且。此次增资扩股有效去除了该地产基金的资金风险,降低其杠杆比率并加强资产负债表。通过增购新的地产项目增强了资本组合的多样性并增加了租户力量。
AMP集团拥有150年的发展历史,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保险与投资公司。说起AMP,王人庆与它有着一段创业情缘。王人庆早年从中国大陆到澳洲后创业的第一桶金就来自AMP集团。AMP在澳欲收购MacarthurCook未成正果,在宝泽(AIMS)完成了对MI-REIT的收购之后,AMP旋即找到王人庆,表明了希望合作的诚意。此次能有机会收购MacarthurCook工业地产基金(MI-REIT),在新加坡构建一个工业类房地产市场运作平台,对AMP来说,那也算是千载难逢。王人庆告诉《国际融资》记者,最终他决定,增资之后,将MI-REIT管理公司一半的股权卖给AMP。双方股权交易于2009年12月完成。而在20年前的12月,王人庆走进AMP大楼成为它的员工,20年后的12月,王人庆与AMP结成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个巧合颇具戏剧性,但更耐人回味。

战略蓝图:搭建中澳间金融与投资桥梁

王人庆是一个喜欢梦想的人,更是一个能够在坚持与挑战中不断让梦想成真的人。金融危机给了他机会,也给了他难度与磨砺,他在挑战极限中成就了宝泽(AIMS),也成就了自己。他说:“宝泽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作为澳中之间金融与投资的桥梁,我们想把中国和澳洲这两股强大的势力联系在一起,这种力量是无穷的。我们懂得怎么把这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的优势。”这是他的一个大梦,为此,他已经守望坚持了20年。现在,他离梦想成功已经很近,因为金融危机给了他成功并购那些梦寐以求的上市交易所、一揽子上市地产基金的机遇。雄厚的实力将他以及他领导的宝泽(AIMS)推向了时代的顶峰。
他开始在桥的另一头中国布局。经过考察,他的第一个棋子安在了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城市——天津。2009年6月10日至12日天津融洽会期间,宝泽(AIMS)与天津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协议,开展金融服务、金融创新、中国企业走出海外投资与融资以及发展产业基金等方面的合作。宝泽(AIMS)全资控股的亚太证券交易所(APX)也与天津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帮助天津市企业和中国企业走出海外进行投融资活动。
他的第二个棋子安在了“国际旅游岛”海南。宝泽非常认同和欣赏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定位,会充分挖掘双方的合作机会。宝泽正在与海南省相关方面合作,围绕“国际旅游岛”这一主题发起成立相关的产业基金。为海南引进基金管理领域的先进理念和管理机制,为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添砖加瓦。
他表示,希望宝泽(AIMS)的地产基金将来能够有机会到中国发展,在整合收购澳洲一些信托基金项目的基础上,在政策允许的适当时候,发起中国房地产信托基金(REITs),为市场提供一种风险低并且能够提供长远回报的金融产品,缓解房价上涨压力。除此之外,他还将在中国设立中国房地产机会基金,成立基金管理团队,做一些不同与其他房地产企业的业务,比如,新农村小城镇的生态旅游项目等,为中国新农村建设开发出新的建设模式。
在桥的这一头澳洲,王人庆希望宝泽(AIMS)的平台能够为中国企业到澳洲投资提供服务。他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根基还很弱,直接收购一家公司的方法并不可取,因为两国文化不同,中国是一种集中式的管理模式,而澳洲是一种民主的,分散性、市场化的管理模式;中国政府的作用很大,而澳洲政府的力量不大,工会的势力很强。中国企业要想在澳洲成功,一定要与像宝泽这样有西方根基并且很了解中国国情的企业合作。
他还希望,在澳中两国法律的允许下,在条件成熟时,在APX推出以人民币为结算单位的大中华板块。他对《国际融资》记者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有利于中国企业到澳洲成功并购。因为拥有以人民币计量的证券交易后,来自各地的交易者都可以用人民币来做交易,如果发生公司并购事件,就好比是本地公司并购本地公司,并购也就会进行地顺利一些。而且在澳上市的中国企业也可以用澳洲资本市场的钱去并购。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商机。但取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进程。”他表示,APX愿就这一课题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合作,积极参与到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实施中去。(采访照片摄影  王南海)

 


王人庆:一位让梦想成真的华商

1988年一个叫王人庆的中国年轻人怀揣着满腹梦想去了澳大利亚。他找的第一份工作就让他与金融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被AMP招聘广告上六位数的收入所吸引,在对AMP背景全然不知的情况下,愣头愣脑地跑去面试。智力测试他考得不错,但接下来与经理的一席闲聊,让经理大跌眼镜。经理问他为什么选择AMP。他回答说:“一是因为你们公司很大,在这工作应该前途不错;二是我在中国做过进出口贸易工作,可以帮公司做进口业务;三是我目前还单身,不怕出差。”这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让经理大吃一惊。或许是王人庆的各项条件还不错,经理还是让他先到公司参加培训,试着工作一段时间。就这样,王人庆成了AMP的一名业务员。
对保险从未有过任何接触的王人庆,到AMP工作就等于一切从零开始,其难度可想而知。但他坚持挺着,半年之后,他在中国客户那里拿到了第一张保单。从此,他把定位锁定在澳洲的华人身上,保单如雪片飞来,使他成为AMP最成功的销售人员之一,一个月赚两万澳元。
1991年,王人庆离开AMP,成立了澳洲信贷公司(AIMS Home Loans)(宝泽金融集团的前身),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1992年,澳洲金融市场正式向非银行机构开放。王人庆抓住了这个机会,让他的公司成为最早进入这一市场的先行者。1994年底,AIMS Home Loans已经发展成为澳洲银行最大的两家代理机构之一。
由于扩张涉猎业务太多,加上澳洲经济进入低谷,王人庆赔光了全部本钱,还背了一万多澳元的债。失败让王人庆从浮躁与轻狂中清醒过来,他在自省中深深体会到“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古训之真谛。他卖掉了自己仅存的一辆旧车,用所得18000多澳元作为再次起家的资本,将业务战线收缩,从多营变成专营,只做房屋贷款。
他边创业边进修资本市场课程,还积极参加金融界的各种聚会,尽管备遭冷眼,但他始终坚持不放弃。20世纪90年代中期,澳洲经济在持续的低谷后复苏,房地产金融业务得以发展。王人庆抓住时机,适时调整了公司战略。1996年,宝泽再次成为澳洲最早从事按揭债券借贷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之一。1997年获得澳洲金融业MBS Program授予的“Gold Lender 1997”金牌大奖。
1999年,澳洲房地产贷款利率达到了几十年来的新低,市场竞争白热化,王人庆此时意识到,在房地产贷款业,一个公司只要拥有自己的基金,就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一次,他又抓住了澳洲地产业重新洗牌的机会,通过国际资本市场,发行房屋贷款债券,开辟自己的融资渠道。这一年宝泽成立了资产证券化公司,并于7月成功发行了2.04亿澳元的按揭债券,一跃成为澳洲仅有的两家拥有资金管理权的非银行借贷机构之一。至今,王人庆领导的宝泽(AIMS)已成功地发行了总计30亿澳元的按揭债券,掌控了澳洲按揭债券市场的半壁江山。作为具备强大自筹资金的房贷公司,宝泽获得了独立金融研究机构Cannex颁发的贷款产品“五星级”最高奖等多个殊荣,被标准普尔及FITCH评为AAA级。
全球金融危机中,他又抓住了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在别人囊中羞涩时,他这个现金王者出手了,一连串的并购让人目不暇接,全资控股APX亚太证券交易所,拿下澳洲、新加坡、美国五家上市地产基金。
今天的王人庆,要实现他一生中最大的梦想:搭建澳中金融与投资的桥梁,让这座资金桥上双向跑满各种“车”。为此,他已经守望、努力、积累、坚持了20年。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