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分享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成功经验

分享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成功经验

李路阳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0-07-20

澳大利亚走出金融危机的软硬实力

自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风暴以来,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均不同程度受到危机的冲击和影响。各国政府都做出了积极的反应,采取措施应对危机。在全球33个发达国家中,澳大利亚是最早从全球经济衰退中复苏的国家之一,2009年,澳大利亚经济迅速反弹,成为全球发达国家中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贸易部长Simon Crean总结了其中的原因,他说:在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中,澳大利亚经济迅速反弹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三点。第一,澳大利亚政府采取了及时、果断和高效的措施来刺激经济发展。第二,澳大利亚受益于20世纪8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的大范围结构改革,包括澳元汇率的浮动。第三,澳大利亚受益于与亚洲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关系,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他特别强调指出:“澳大利亚能够比大多数国家更好地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一个原因是金融服务业的强大实力。”
澳大利亚金融服务业目前是对澳大利亚国民产出、就业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行业。2008年9月,澳大利亚金融服务业在该国国民生产总值占比已达到了10.8%。这得益于澳大利亚金融市场监管体系在谨慎监管的稳定性和促进金融产品创新的灵活性之间找到了最佳的平衡点。Simon Crean说:“澳大利亚的债市和股市是世界上最具流动性和最完善的,并且有许多新产品诞生,如场内交易差价合同、房地产衍生产品以及碳贸易相关的产品。”他举例说,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一百家银行集团中,拥有AA级或更高的信用等级的九家大型银行中,有四家银行是澳大利亚的银行。澳洲拥有的投资基金资产池是世界上最大且最具竞争力的投资基金资产池之一,现在已经达到了约 1.7万亿澳元(相当于1.5万亿美元),其中70%以上是养老金基金资产。 澳洲股市世界排名第七,是亚洲除去日本以外最大和最具流通性的市场。2009年9月,澳大利亚市值达到9520亿美元,而香港为3620亿美元,新加坡1790亿美元。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增长最快的外汇市场,营业额名列全球第七位。澳元是世界上交易量排名第六的货币。澳大利亚拥有亚太地区最大的证券化市场,第二大债务证券市场,第四大保险市场,最大的并购市场以及最大的对冲基金市场。
在全球金融危机下,当其他发达国家经济体系暴露出种种问题时,澳大利亚经济成功避开了类似问题,主要得益于这样几个要素:一是澳大利亚历任政府制定与实施的完善政策,以及具有针对性的经济刺激措施和澳大利亚主要银行稳固的金融地位;二是澳大利亚证券及投资事务监察委员会(简称“ASIC”)采取了严谨审慎的监管措施,而这些监管措施在其他很多国家的金融系统中才刚刚被提议改进;三是澳大利亚监管制度的优势和诸如ASIC、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简称“APRA”)、澳大利亚储备银行(简称“RBA”)、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和澳大利亚财政部等机构的努力工作;四是澳大利亚从对华贸易中受益良多。Simon Crean解释说:“20年前我们就注意到,澳大利亚必须依赖亚洲,中国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对澳洲出口的需求日益增长,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也是我们澳大利亚能够率先走出经济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制度上洞察潜在的金融监管漏洞

ASIC是澳大利亚企业、市场和金融服务的监管机构,旨在确保澳大利亚金融市场公正透明,给予投资者与消费者信心,保障他们的知情权,并且受到他们的支持和拥护。目前ASIC的监管范围包括:170万家企业,大约4900家有金融服务执照的金融服务机构(54000多家授权代理商),16个金融市场、5家清算和结算机构,大约5300名公司审计师;4400个托管投资方案。ASIC的监管重点体现在四个方面:在金融经济中帮助和保护个人投资者和消费者;建立和保持对澳大利亚金融市场完善程度的信心,确保金融市场公正、有序和透明;为国际资本流动提供便利。
澳大利亚的监管体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一般被称为“双峰”框架,双峰之一的ASIC在该体制下履行其证券和投资监管职责。双峰的另一峰——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负责对认可的接受存款机构、养老金基金和保险公司进行审慎监管工作。APRA首先是一个监督管理机构,主要目标是确保被监管实体做出的金融承诺能在稳定、有效的金融竞争市场中得以兑现。ASIC是市场行为和信息披露的监管机构,具有监督和执行的功能。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机构中还包括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和财政部,这两个部门和ASIC、 APRA一起构成了澳洲金融监管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Financial Regulators)。2008年9月,澳洲金融监管委员会就金融危机管理安排发布了一份联合谅解备忘录(“MOU”)。该备忘录反映了澳大利亚监管机构下定决心开放信息交流、加强协调沟通,共同应对危及澳大利亚金融系统稳定的潜在威胁。
尽管澳大利亚很快走出了金融危机的阴影,但是,金融危机中投资者的财富仍然受到重创,令其丧失信心。在这种情况下,ASIC将现阶段的工作重点放在了重塑和保持对市场完善程度的信心;采取措施保护个人投资者和消费者;积极主动尽早发现潜在监管漏洞,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可能冲击市场完善度和市场信心的风险,防患于未然。同时在国际方面,ASIC致力于金融领域国际改革事宜,努力促进跨境资本流动。
对此,澳大利亚证券及投资事务监察委员会副主席并金融监管局局长Greg Medcraft进一步介绍说,目前,ASIC已经在市场传闻、机密信息、企业管治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这些工作形式体现为:对监管对象的监督;定期与行业参与者和工商业界进行对话;发布ASIC对相关法律的阐释,指导改进市场操作规范。“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重建并保持对金融市场诚信的信心。”他强调指出。“另外,帮助和保护散户投资者和消费者是ASIC在监管金融市场中的工作重点之一。我们的专家组承担监督责任,在早期阶段找出监管的问题所在。如果确有对消费者和投资者造成损失的事件发生,ASIC将运用职权对违规者进行处罚,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挽回损失,并且评估是否有必要调整监管措施或政策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举个强制执法的例子,截至2009年6月30日,在186起提交至法庭的诉讼中,ASIC成功解决了其中的90%。”Greg Medcraft说。
澳大利亚监管机制的另一大特点是,ASIC共有14个按照产业分类的利益相关方团体。建立这些团体的初衷是协助ASIC更好地了解其监管的每个产业,提高ASIC专家组尽早发现潜在监管问题的能力。这些专家组在2010年的关键倡议之一就是进行风险监控。专家团将对各自监管的区间进行最大风险的评估,并分配相应资源监控存在这些风险的层面。风险监控所关注的内容之一是新产品,尤其是那些推销给散户投资者的产品。这与ASIC将保护散户投资者作为工作重点的原则相一致。
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框架在经历了金融危机的考验后,被证明是非常健全的。这样的经验提高了澳大利亚的信用度,并在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IOSCO”)国际金融监管应对机制方面赢得了重要的发言权。

寻求与中国的进一步合作

ASIC与中国证监会之间始终保持着稳固的关系,两个机构早在1996年就签订了谅解备忘录,从那以后,双方就开始分享信息给监管带来的好处,并在IOSCO这样的国际组织论坛上进行沟通。
在澳中金融监管合作方面,Greg Medcraft对单边承认协议方面的合作十分满意。他说:“ASIC与中国主要金融监管机构之间在中国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机制之内的合作是个很好的例子。QDII机制允许中国投资商选择具有QDII资质和额度的中国各家银行、证券机构和保险公司发行的相关产品向得到认可的海外市场进行投资。2008年,ASIC获得中国证监会与银监会的认可,成功地使澳大利亚成为QDII机制下的批准投资目的国。这实际上就意味着合格中国证券机构和银行机构可以代表客户投资ASIC的在册澳大利亚股票与托管投资机制,并且可以采用澳大利亚ASIC授权基金经理的服务,协助处理QDII投资事项。”
他还表示,ASIC正积极寻求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合作的机会,在QDII机制之下建立类似的承认协议。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