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贵州:数字经济推动后发赶超的魅力

贵州:数字经济推动后发赶超的魅力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8-04-23

Guizhou: The overtaking charm of digital economy
贵州:数字经济推动后发赶超的魅力
■ 国际融资记者 李路阳 曹月佳

《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和《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显示:中国数字经济2016年规模总量达到22.58万亿元,跃居全球第二,占GDP比重的30.3%。截至2017年6月,全球网民总数达38.9亿,其中,中国网民规模达7.51亿,居全球第一。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主要大国和地区重塑全球竞争力的共同选择。值得关注的是,过去最落后的省份——贵州省,近年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围绕“数字贵州”建设,实现了弯道超车,2017年GDP实际增长达到10.2%,跃升全国第一。为了解贵州数字经济的实践经验以及大数据技术在监察体制改革、精准扶贫方面的探索,《国际融资》记者专访了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省工商联主席、省总商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资深法律专家李汉宇先生

Both the world internet development report 2017 and Chinese internet development report 2017 tells us that the total scale of Chinese digital economy in 2016 reached RMB 22 580 billion, accounting for 30.3% of GDP,and China wasr ranked second in the world. As of June 2017, the total number of Internet users in the world reached 3.89 billion, while Chinese users reached 751 million, ranking first in the worl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igital economy has become a common choice for the major powers and regions of the world to reshape their global competitiveness. What is worth paying attention to is that Guizhou Province, the most backward province in the past, has realized the overtaking of the curve by construction of "digital Guizhou" in recent years. In 2017, GDP in Guizhou actually increased to 10.2% and jumped first in the country. To understand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 of the digital economy and the exploration of large data technology in monitoring system reform and accurate poverty alleviation in Guizhou, the reporters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Mr. Li Hanyu, Vice chairman of Guizhou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hairman of Guizhou Federation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 and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f CPPCC and senior legal expert.

贵州对大数据建设的重要探索非常成功

记者:贵州经济增速连续七年全国前三,2016年名义增速高达11.73%,跻身全国第二位,2017年GDP实际增速为10.2%,跃升全国第一。这和贵州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不无关系。请您介绍一下。

李汉宇:近五年来是贵州发展最快的五年。贵州已经进入了高铁时代,贵州东到长沙、桂林、北京、上海,南到广州、深圳,西到昆明,北到重庆的高铁都已通车,2018年贵州安顺到六盘水的高铁即将通车,贵阳到成都的高铁、贵阳到南宁的高铁也分别将于2019年、2020年陆续通车。四通八达的高铁时代将为贵州经济带来越来越多的投资机遇。而贵州的高速公路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实现了“县县通”。现在贵州在搞“组组通”,就是把硬化公路修到每个30户以上的自然村,让农村的交通基础设施得到根本性改善,发展农村经济。贵州机场已经实现全省十市州机场覆盖,包括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安顺黄果树机场、黔西南兴义机场、铜仁凤凰机场、黎平机场、黔东南黄平机场、遵义新舟机场和茅台机场、毕节飞雄机场、六盘水日照机场、黔南荔波机场。贵州规划建设一干17支支线机场,现在已经实现11支。交通基础设施的网络化布局,使贵州近两年的旅游业收入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每年增长40%左右。

记者:瑞士是有名的山国,1972年,19公里长的圣哥达遂道峻工,将瑞士经济带进了快车道。贵州自然禀赋与瑞士接近,在短短的几年间,贵州形成的四通八达快速交通网络给贵州带来的旅游业收入是巨大的。但我个人觉得贵州政府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发展旅游业,更为重要的是为了吸引企业、吸引人才,以大数据基础设施建设为支撑,抓住数字经济这个中国创新增长新动能,使贵州经济在短时间内实现弯道超车。

李汉宇:习近平总书记给贵州提出要向瑞士学习的要求,贵州人的梦想是把贵州打造成东方瑞士。东方瑞士的梦想怎么实现?这要感谢贵州省委、省政府领导们的高瞻远瞩,让贵州抓住了实现梦想的数据经济的机会。当初贵州做大数据研究中心的时候,遭到一些人的笑话,说贵州是中国最落后的省份,做什么大数据?为了让落后省份后发先至,贵州省委、省政府领导们不理会外界非议,一门心思地做实事,一方面抓紧建设完备的交通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创造吸引人才的大数据基础设施,除了留住本地培养的人才之外,更多地吸引外来人才到最有前途的大数据以及与大数据深度融合的产业中来。就在很多地区还在犹豫、彷徨、观察的时候,贵州已经干起来了,短短几年就实现了弯道超车,一下子站在了全国大数据产业研发的前沿,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的充分肯定。 现在,苹果、华为、高通、富士康等国际IT巨头都已纷纷在贵州建立了数据中心或培训基地。华为率先在贵安新区建立了一家大数据工程师培训学院,聚集了来自全球范围内很多数据工程师、IT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借此机会,贵州在贵安新区这个国家级的技术中心打造了最具竞争力的大数据研发储存运用中心,为这些IT企业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持。截至目前,贵安新区已经投入了一千多亿,李克强总理视察贵安新区时予以高度肯定。如今的贵州已经旧貌换新颜。此外,贵州还举办了很多活动,比如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贵州装备工业博览会暨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工业云经验交流会、中国·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跨境投资贸易洽谈会等等。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贵州省人民政府、国家发改委、中国银行联合主办的中国·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跨境投资贸易洽谈会,作为主办方之一的中国银行,在全世界网点招募高新企业进驻贵州与企业洽谈,效果很好,这个投贸洽谈会已经连续举办了两届,每年都有几百家企业参加。

记者:有美国彭博新闻社记者这样描述贵州:“在距北京约2000公里的地方,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正开创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这一发展模式使它跨越了对其他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的制造业基础。在贵州省会贵阳,转变的迹象随处可见。”您是工商联主席,是否能从招商引资的角度,介绍一下贵州创新的发展路径?

李汉宇: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策,贵州率先建设大数据试验区,现已开始运用大数据的基础设施支持产业的发展。贵州针对做强产业提出了千企改造和千企引进的规划,就是要用大数据+来带动招商引资,大数据+来带动企业改造升级。过去一个阶段,招商引资比较盲目,有点儿饥不择食,对产业或行业布局难以进行充分规划。现在不同了,贵州利用大数据的基础技术帮助企业做投资分析,而决非仅签个投资协议了事。我们会把数据分析结果交给企业看,让企业明白怎样才能获得竞争力,怎样的投资才有效果,避免盲目投资;我们还会通过大数据分析,让企业了解所从事的产业目前是什么基础水平,要做怎样的升级换代才能够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我们还会充分发挥大数据基础研究和技术的优势,帮助企业对所投资的行业市场情况做详细了解,比如竞争对手来自哪些方面?市场需求在哪儿?怎样才能成为行业领军者?以此弥补企业前期调研资料有限、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投资盲点。现在贵州大数据发展的基础很好,2015年以来,贵州陆续引入了一批标志性项目,如中国移动(贵州)大数据中心,中国联通贵安云数据中心和中电乐触、高新翼云、翔明科技等第三方数据中心,并已经投入运营。富士康的山中基础数据中心、苹果中国云服务数据中心、华为数据中心、腾讯数据中心等也已成功落地,贵州大数据的竞争力优势已经凸显,前景广阔。我们非常欢迎更多的国际资本和国内企业进驻贵州,非常欢迎高科技企业来贵州发展。

运用大数据技术,建设监督问责“数据铁笼”

记者:您是法律专家,曾在法院领导岗位工作多年,贵州运用大数据技术,建立各行各业监督系统的“数据铁笼”,积极探索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并取得了显著成效,非常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您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大数据技术在解决当前监督问责的“盲点”上的优势?

李汉宇:近年来,贵州不仅运用大数据技术招商、支商,更注意构建“数据铁笼”,把行政权关进法律的“笼子”,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如贵州纪检监察系统运用大数据技术构建监督问责“天网”,解决当前监督问责的“盲点”、“痛点”和“难点”问题,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

“灯下黑”已成为一些重要职权部门的老大难问题。如:一些领导机关以抓下级代替抓自身,监督别人不监督自己;一些执法人员存在违法乱纪现象。面对当下这些突出问题,解决路径仍然是依赖传统监督方式,或是不断提高监督者的级别,或是让下级监督者直接受制于更高或者最高监督者。贵州纪检机关认为,这种路径必然导致“无穷增设”“顶端失控”和“权力依赖”。社会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监督成本,必然存在死角、空白、盲区。大数据技术则具有在海量数据中发现高概率现象,可以通过大数据手段收集、对比、分析与监督执纪相关的人、事、物,发现数据异常,挖掘问题线索,实现监督执纪工作从粗放式向精准化的深刻转变,从而解决直接监督问责的“死角”“盲点”问题。比如,贵州监督系统突破了信息共享壁垒,建立了民政、人社、住建、卫计、移民等部门数据共享平台,自动采集与自动录入,解决不同部门数据表格模式不兼容的问题,减少导入工作量,快速发现和处置问题,效率和成效均以倍数递增。

记者:在中国,各级政府部门掌握的数据最多,但这些数据通常都在各自系统内流通,彼此较难实现数据交换,这也被认为是中国推动大数据战略的难点之一。而贵州省政府专门做出规定,除有特殊需求外,贵州省所有省级政务部门将不再自建机房,为政府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开放和利用提供了条件。这也为全国做出了示范,使得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不再是一句空话,非常值得在全国推广。

李汉宇:大数据技术好就好在有利于树立监察工作公开、公平、公正形象。虽然监察工作的性质决定了其运行的封闭性、单向性和特殊性,但是在当今开放发展的大社会背景下,亟须监督问责工作的透明性,这既是现代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需要,也是社会和群众的期盼。而大数据的开放性、高效性可以很好地满足这一需要,它所生成的移动化社会场景的海量数据,充分释放了群众和媒体监督的正能量,使体制内外、线上线下形成无处不在的监督网络,构建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良性互动的监督问责的新模式,有利于形成自我监督+社会监督“双轮互动”的理想态势。

记者:数据资源的获取恐怕也不能仅仅依靠监察部门自有的数据库吧?

李汉宇:数据资源稀缺是大数据应用的主要瓶颈。目前,纪检监察机关自建的相关数据库存在显而易见的局限性,在很多情况下无法准确识别真正的廉政风险,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纪检监察系统封闭、单向、粗放的治理格局。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建议国家监察机关总结推广贵州经验,充分运用新媒体、新技术,特别是社会公共服务生成的移动化社会场景海量数据,充分释放群众和媒体监督正能量,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良性互动的监督问责的新模式,依托大数据思维和技术,构建监督工作大平台,为监察体制改革开好局,起好步。

加快大数据与农业深度融合,实现精准扶贫

记者:贵州是中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十三五”规划期间,贵州最大的发展战略是“大扶贫 大数据”,贵州推出的“扶贫云”平台,探索出“互联网+”扶贫新模式,针对不同原因、不同类型的贫困对象,对症下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能否请您就此谈谈工商联所为。

李汉宇:2018年1月,全国工商联在贵州召开了东西部对口帮扶与消费扶贫的启动大会。贵州生态好、环境好,拥有生态产品、绿色食品的优势,在进入消费扶贫时代的当下,非常需要东部发达地区更新扶贫模式,到贵州购买扶贫企业、合作社生产的生态产品、绿色食品。由此贵州推出了一个叫“黔货出山”的活动,希望让贵州的优质农产品风行天下!现在这个活动已初见成效。比如贵州有七百万亩茶园,茶叶的品质很好,销售也很好,光靠茶产业就能让几十万农民脱贫致富,目前正在按照欧盟标准建设生产基地,打造品牌。贵州也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来吸引更多的企业通过扶贫做产业。

记者:贵州在加快大数据与农业深度融合,推动农业向生产管理精准化、质量追溯全程化、市场销售网络化融合升级方面有哪些具体方案?

李汉宇:第一,推进农业生产管理精准化。加快构建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物联网技术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实现现代农业生产实时监控、精准管理、远程控制和智能决策。重点实施农业脱贫攻坚专项,加快实现贫困农户建档立卡数据与农业生产数据的共享互联。建设农业产业脱贫攻坚大数据库和大数据平台,基于遥感监测、地面调查、网络挖掘等技术,构建“天空地人”四位一体的农业大数据可持续采集更新体系,夯实农业大数据基础,实现农业生产数据的关联整合、时空分析与智能决策,优化农业产业布局,深入推进农业结构调整,促进农业产业脱贫。

第二,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运用大数据实现农产品质量安全可追溯,形成生产有记录、信息可查询、质量有保障、责任可追究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重点实施食用农产品质量追溯专项,聚焦茶叶、蔬菜、水果、禽蛋等特色产业,利用贵州省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平台,通过农产品二维码,实现农产品产地、生产单位、产品检测等信息追溯查询,逐步纳入全国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平台。

第三,推进农业市场销售网络化。积极培育农村电商主体,提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电商应用能力,建设信息开放共享、数据互联互通的农业电商公共服务系统,构建农产品冷链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网络化运营体系,破解“小农户与大市场”对接难题,提高农产品流通效率。重点实施农村电商培育专项,加强与阿里巴巴、京东、苏宁、中信国安等电商平台合作,用好贵州电商云、贵农网等电商平台,建立产地仓等直采模式,发展绿色无公害优质农产品线上定制、线下送菜到家的农产品销售服务新模式,加快特色农产品线上推广和线下融合。

记者:从2018年到2022年,贵州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

李汉宇:从2018年到2022年的五年间,每年建设10个融合标杆项目,实施100个融合示范项目。2018年,带动150户农业企业与大数据深度融合;优化整合10个规模化农业物联网基地,建设50个农业企业产品质量追溯系统,建成一万个农村电商服务站。到2020年,带动500户农业企业与大数据深度融合;优化整合50个规模化农业物联网基地,建设200个农业企业产品质量追溯系统,实现行政村电商服务站全覆盖。到2022年,带动一千户农业企业与大数据深度融合。(摄影 杜秋)

点击李汉宇

李汉宇,1985年7月参加工作,民建会员,一级高级法官,二级律师。现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贵州省工商联主席、贵州省总商会会长。

作为法律资深专家,他先后在《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等发表了十多篇集法学理论与参政议政实践于一体的文章,如《不能以“国家利益”的名义损害农民利益》等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并得到了各级、各部门的高度重视。在2018年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他提交了《关于中央企业加大对贫困地区产业项目投资力度助推脱贫攻坚的建议》、《关于建立国家公务员住房廉洁保障制度的建议》、《以预算法定保障编制法定,切实治理超编乱象》等提案。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