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的政治和经济前提

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的政治和经济前提

韩宝兴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09-03-01

● 论述国际货币的政治和经济前提
国际货币的功能是建立在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基础上的。一国的经济规模和动态发展是确立国际货币信心的基础;一国在国际重要领域的主导作用是发挥国际货币作用的重要前提。积极参与国际货币体系建设和培育债券市场和货币工具对一国货币的国际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Political and economic premise of being international currency
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的政治和经济前提
■  韩宝兴

国际货币的三个主要作用是作为交易的货币、干预的货币和储备货币。三者是紧密联系的。一些人认为,取消任何一项作用,都会严重损害其他功能。事实上,如果外国中央银行接受国际货币这三个主要作用的任何改变就可能降低国际货币对私人使用者的吸引力。通常认为,没有作为工具的货币作用,包括交易和干预作用,那么储备货币作用就不会存在。但是如果仅有作为工具的作用,并不一定具有储备货币功能。也有人认为,如果以合作的方式取消储备货币功能,事实上会提升作为工具货币的作用。
一般分析认为国际货币的属性是经济意义上的,但是政治意义上的重要性却是国际货币作用的不可或缺的前提。一个国家为了发挥国际货币的作用,就必须有足够的能力使其他国家愿意接受其货币发挥国际货币作用。因此,一国货币的国际作用依赖于国家的国际主导作用和其他国家给予合作的程度,以及主要货币国家的态度和国民目标。许多金融和经济标准在确定国际货币的发展过程中是关键的。仅仅有政治力量并不足以产生国际货币,尽管还要分析是否只有当政治上的要求满足的条件下,经济属性上的要求才存在。两者或许出于同样的原因或相互促进。无论如何,经济因素必须放到广泛的政治背景下来看待。

政治和经济前提

一个国家的货币如果要成为国际货币,那就必须在世界政治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主要原因是一种国际货币必须对外国资金提供安全的存储,因此,只有国家政治(军事)的强大,才能做到这一点。还有两个更深层次的原因。首先,一个国家必须先于其他主权国家实现主导地位,至少在某些重要领域,并对广泛使用其货币作好充分接受的准备,尤其是作为储备资产。第二,通常来说,一国货币要发挥国际货币功能,货币体系是必须的。没有哪一个国家不关注整个体系的功能,而把自己的国家置于国际货币的风险之下,除非这个国家相对其他国家有足够的力量来把风险降到最低限度。因此,维持整个货币体系稳定的能力对国际货币国家来说是根本的要求。事实上,在短时间里,一种货币可能纯粹因为金融上有吸引力而受到广泛追捧,从而低估了国家整体影响力因素或忽略了作为国际货币的风险。但是国际货币地位是经过长时间的发展过程形成的。在此期间,金融吸引力会在某一时期衰退,甚至国际货币的持有国和发行国都会严重质疑主要国际货币地位安排的合理性。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政治和经济基础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那么国际货币地位还会保持下去。
除了政治标准以外,一国必须达到一定的经济要求才能实现和维护国际货币地位。任何现实的货币体系都需要一些国家货币能够至少用于国际工具,并且存在用作储备资产的强烈趋势。任何单一国家货币必须与其他潜在竞争的货币在属性上按照绝对的标准进行对比,从而观察这些货币能否发挥国际货币作用,尤其是关于储备货币的作用,在评价一个中心国家是否被广泛接受时必须考虑外国货币当局的不同态度。事实上,这种不同的态度反映了这些国家将要“加入”不同货币区,或接受该货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决定。外国私人和官方持有者的态度和取向会影响一国货币能否成为国际货币的进程。在某种程度上,对交易者,投资者,投机者以及货币当局都是心理承受能力和判断的考验。
首先,从短期来看,起决定作用的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力量的一系列指标,包括经济增长率和维护价格相对稳定的能力。其次,从可持续性的经济因素来认定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包括在世界经济中的规模,这种规模决定其他国家在总量上能否承受或在多大程度上保持不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的可能性,还包括决定资本市场能力的储蓄和投资结构。把前者可当作“动态”(flow)变量,把后者当作“静态”(stock)变量。
经济增长和相对价格稳定是衡量国际货币的重要指标。动态的增长能够使持有的国际货币或资产在任何时候获取资源的可能性达到最大化。任何国家的生产性资源是对其货币能够提供重要支持,“产品的领导力”是其货币发挥国际作用的重要特征。但是这种作用是间接的,如果货币彼此之间不能自由兑换,它就处于次要地位,就可兑换性而言,单一货币余额在任何地方都代表所有权(claims),并不局限于对这个国家的所有权。因而持续的可兑换性是国际货币的根本性要求。就动态增长而言,维持长期强健的经济地位至关重要,没有动态增长,贬值就变成可能,比如1967年以前的英国(落后的生产力)和1933年和1971年的美国(高失业率)就影响到了作为国际货币地位的稳定。几乎没有国家愿意持有不景气国家的货币。与交易货币功能相比,这种考虑对储备货币为更重要,因为官方储备持有期限比较长。但是对后一作用也同样重要,因为增长大大提高外国私人资本参与一国经济的吸引力。
对国际货币最基础的要求是确定在可兑换性方面的信心。国际货币的经济特征必须放在不同的层面来考察。最直接明显的是那些外国持有人直接需要的:资产的流动性(liquidity of the asset),本金的安全(safety of its principal value)和收益(yield)。大多数货币当局是按这个顺序看待国际储备的属性要求。由于国际储备的主要目的是对未来国家收支赤字提供融资,因此,流动性是主要尺度(criterion)。此外,许多货币当局有巨大的动力来避免损失,因为他们必须对损失采取补救措施,不能掩盖他们的“过失”(failure)。因此,本金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收益不像前两项那么重要,许多国家的官方机构很少有动力去使收益最大化,这是因为,法律要求这类收益必须交还给政府。此外,至少在主要国家货币当局首要关注的是货币体系的稳定,这就限制了为了寻求收益最大化迅速在不同储备资产间的转换。另一方面,许多私人持有者把收益当作重点,他们愿意承担较大的风险去追逐资本升值和较高的收益,并不承担系统安全的责任。他们还通过避税使收益最大化。因此,从私营部门对收益的要求来看,交易货币相对储备货币比较而言更加重要。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