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从高盛“欺诈门”看美国的金融监管

从高盛“欺诈门”看美国的金融监管

陶长高 来源: 发表时间: 2010-07-15

高盛“欺诈门”事件由来

2010年4月1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纽约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指控高盛及其时任副总裁的法布里斯·托雷(Fabrice Tourre)在一项债权抵押证券(CDO)交易中欺诈投资者,之后又有多起跟风的股东诉讼案发生,这就是各家媒体所报道的高盛“欺诈门”事件。
而对于这一事件,各家媒体评判不一,褒贬不一,有人说高盛自作自受,也有人说SEC过分苛刻。而这事究竟谁是谁非,我们需从华尔街赫赫有名的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和他名下1994年成立的对冲基金——保尔森基金说起。约翰.保尔森早在2006年就不看好美国当时做的风生水起的RMBS(按揭贷款证券)市场,判断这个市场早就超出了可承受的负荷,随时面临崩盘的危险,并在2006年成立了“保尔森信用机遇基金”,专门做空房地产市场牟取暴利。于是他利用了近六个月的时间来为他的投资布局。而他当时所面临的问题是,如果他要利用空头在RMBS市场崩盘的过程中盈利,那么他就需要有人持有多头来赌这个市场持续向好。因此他联合高盛,让高盛为他设计结构产品(Abacus 2007 AC1)并主导销售。很明显,投资者对高盛全权主导并不完全放心,因此,高盛找了当时业内著名的CDO资产管理公司、ACA资产管理公司来做组合的第三方评价机构兼主要投资人。ACA资产管理在CDO市场交易上有着丰富的经验,高盛找到ACA合作可比较容易获得投资者的信心。然而事实上,在选择RMBS组成CDO时,保尔森基金坚持三个标准:一是要包含大量高风险的可调整利率按揭贷款(ARMs);二是借款人信用评级要低;三是基础房产要集中在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内华达等房屋刚刚经历价格猛涨的地区。在高盛、ACA、保尔森公司第一次三方会议后的第一天(2007年1月9日),保尔森公司列出了123个2006年发行的此类证券,并将名单发送至ACA。高盛副总裁法布里斯.托雷催促ACA做出反馈。1月22日,ACA回信将RMBS数量削减至55个。随后保尔森公司不断要求添加,ACA又多次做出筛选,最终在2007年2月26日,90个RMBS债券入选。很明显,最终选取的RMBS风险都非常高,而且构成的结构产品CDO风险对应也非常高。
因此,从中可看到,保尔森基金与高盛联合出售Abacus 2007 AC1产品时,本身就是一个阴谋。而SEC指控高盛向德国工业银行(IKB)和荷兰银行集团(ABN Amro)投资者推销金融衍生品Abacus 2007-AC1,争论焦点在于高盛有没有、应不应该向投资者说明,产品设计者看空住房市场——到2008年1月29日时,这支合成CDO中99%的CDO价格下跌,使投资者亏损10亿美元,保尔森基金却通过信用违约掉期(CDS)从中获利10亿美元,高盛则从保尔森基金处获得1500万美元佣金。
作为华尔街历史上最赚钱的公司,高盛总是能侥幸逃脱,无论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还是21世纪的高科技泡沫破灭和次贷危机。高盛不仅从哀鸿遍野的次贷危机中挣脱出来,而且还在2009年以大赚134亿美元的惊人业绩为自己能够提前归还美国财政部的援金作出了佐证。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今年第一季度,高盛再次录得了110亿美元的成绩单,并准备拿出50亿美元向员工发放奖金。但是,在高盛作为一台巨大的赚钱机器快速运转的过程中,外界一直在关注甚至质疑其庞大的制造利润渠道和生财方式,而日前SEC对高盛的指控略微可见其一斑。高盛的所作所为应该引起各国监管当局的深思。

美国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

对于证券业、基金业及期货业的监管,分别由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SEC)和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FC)负责。其中,保护投资者利益成为SEC对证券业监管的主要目标,因此它并不管理证券经营机构的具体业务,也不管理上市公司的经营行为,而只要求投资银行、上市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提供连续的年度财务报告,监督其信息披露,并且SEC只监管证券经纪业务,不管其投资银行业务。
对于飞速发展的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投资基金,美国目前尚没有专门的监管部门,SEC仅掌握部分自愿登记的对冲基金情况,对于大多数以私人公司形式设立的对冲基金则毫无办法。而美联储(FED)也只能基于稳定金融体系的考虑,要求对冲基金的交易对手方如银行等提供相应的数据。对于国会一再试图监管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权基金的做法,FED内部中立的十人专家委员会在2007年6月最新的一次内部听证会上却不予以支持,至今仍无任何专门监管此类基金的法规。
另外,从上页表可看到,对冲基金与共同基金相比,监管制度显得很宽松,如对冲基金可以信息不公开且投资范围更广。监管制度的不严格,这一方面有利于促进对冲基金的快速发展,有利于对冲基金投资一些高科技产业和新兴行业,从而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及实体经济的快速发展;但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对冲基金肆意投机行为的大量发生,并促进其通过与国际投行合作的方式操纵国际市场获得暴利,高盛“欺诈门”事件就是明证。

对中国的启示

2010年4月22日,奥巴马在公开演讲中就对华尔街投行公开表示,要么同意政府的金融改革计划,要么就将被认为存在欺诈行为,其强硬立场显露无遗,并表示如新的监管体系必须对衍生金融产品进行监管,否则就不签署。奥巴马的强硬表态,一是强化了金融监管,维护了金融秩序,给投资者以信心;二是逼迫高盛、大摩这些巨头就范,老老实实服从国家出台的监管政策,配合政府重整美国金融制度和秩序。
这至少给中国两点启发:一是美国金融监管体系的自动纠错能力值得我们学习。美国虽然引发了金融危机,但是,美国自动纠错的力度非常之大,也许经过本次危机会换来一个监管更加严格、运转更加有秩序的美国金融体系。这是美国不惜对高盛和大摩动刀的目的所在。而在安然事件、世通事件发生后,美国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作了很多调整。因此,对于中国而言,必须加大金融制度的执行力度,无论是怎样的金融机构、有何背景和势力,无论你规模有多大,只要有违规甚至违法行为都要严厉查处。二是中国在缺乏有效的金融监管体系下,一定要把握好金融综合化经营的步骤和节奏。综合化经营是金融业的发展趋势,但其在提高金融机构经营效率的同时,也会增加金融机构的经营风险。因此,中国应该在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体系的基础上,逐步放开金融综合化、自由化的步伐。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