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PE股权投资和国有企业改革

PE股权投资和国有企业改革

来源: 发表时间: 2016-01-06

PE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reform
PE股权投资和国有企业改革

2015年12月5日,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的“第七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举办。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发表演讲,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为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方向,同时也为股权投资提供了更广阔的领域和历史的机遇,但是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要发挥我们股权投资在国有企业改革的作用。要促进国有企业改革的发展,仍然还有很多理论问题,认识问题,政策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因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他这样说


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把混合所有制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实现形式,二是坚持股份制市场经济这个基本方向。
我认为,股权投资是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一个黏合剂,通过股权投资使各种所有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为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提供一个非常大的资金支持和体制支持。国有企业从管资产到管资本,股权投资也是转变的桥梁,因为股权投资利用其在资本市场的投资和产业链上的优势,使国有企业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进有退,更好地实现国有资产的管理,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如果没有大量的股权投资,没有产权主体的多元化,那管理向管资本转变应当说也是不可能的,或者是有很大困难的。
所以说,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的方向和国有体制改革的方向为股权投资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通过这几个月的实践看,应当说大家还处在一个认识理解的过程,还没有形成大量的民间的社会的资本向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投资局面,起码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局面。为什么?这里有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的问题,因为在中国,PE投资虽然有一部分是国有性质,但是绝大部分是民间资本或者是民有企业,或者是大量的社会企业。混合所有制的发展有一部分可能是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的投资,但是大部分应当是民营资本、社会资本向国有资本的投资,因此,如何推动股权投资参与国有企业的改革,参与混合所有制的发展,参与我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的转变,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认识问题、理论问题、政策问题:
第一,要进一步增强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在政治上的安全感。这几年,中国的有钱人大量地移民或转移资金到西方,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国外的教育问题,有国内环境问题,有国内食品安全问题等等,包括养老保险问题等等,但是,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是民营企业社会资本缺乏安全感,或者说和缺乏正常安全感有着密切的关系。应当说,我们党的发展民营企业的政策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在定位上从过去的国民经济的补充到现在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中央再次提出“两个坚定不移”等等,但是为什么他们还是不大放心呢?我觉得可能和他们在政治上的安全感有一定的关系。中央文件非常明确地提出,国有企业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这当然是对的,毫无疑问,但是没有明确或者是不够明确民营企业、民营资本的政治地位是什么,他们是不是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如果不是的话,他们又是什么?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实践当中已经在逐步解决,比如说深圳市,深圳市的民营经济无论是在税收、就业人数,还是在GDP的份量上已经占绝对优势,而且涌现了一大批没有国有份额的大型企业,比如说华为有员工15万人,腾讯有将近20万人,比亚迪也有10多万员工,深圳现在民营企业当中有20万共产党员,有些民营企业家本身也是共产党员,因此,像这些民营企业实际上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还需要再进一步地探索,更好地调动民营企业参与国有改革的积极性,更好地调动民营企业在社会主义事业建设当中的重要作用。
第二,政府应当制定更加公平的政策,使得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规则上平等。现在政府在制定各种政策时认为国有企业会忠实地执行各项产业政策,包括各项监督的政策等等,对于民营企业还是天然地不大放心,对民营企业的要求会更高,门槛会更严,比如说最近深圳在做审批制度改革的时候,国有企业不要审批,而民营企业则要审批,民营办医院要有批准,民营办学校要有批准,其实在执行国家的政策实践当中,国有企业未必比民营企业做得更好,深圳市前几年为了控制房价制定了一个第一房价的项目,就是说限房价项目,最后国有房地产企业没有一家去干的,因为利润很薄,而是一家民营企业率先承担责任。
第三,要对民营企业或者是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有信任感。现在我们有一种说法,或者是有一种意识,好像是国有企业在关键的时候才能够冲得上,能够使我们放心,确实国有企业在国家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有很多的例子,但是不是民营企业在关键时刻就不能发挥作用呢,完全不是这样的。深圳那么多民营企业,在国家遇到困难,在维护国家安全、维护国家利益方面,坦率地讲比国有企业好,华为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腾讯为了保证社会稳定,都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完全不比一个国有企业做差。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在遇到自然灾害的时候,在动员社会捐赠的时候,捐赠最多的是民营企业,而我们国有企业在这方面非常吝啬。
第四,应当保护参股后的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提高他们应有的话语权。现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求民营企业来参股,有的多,有的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给人家同股同权,要人家享受同样的权利,但是事实上未必是这样。比如按照股份应当让人家有发言权,应该让人家有董事,应该让人家派副总,应该保护人家的合法权益,但是事实上很多的民营企业参与了国有企业,却没有相应的同等权。比如说我们一家上市公司,民营企业是第二大股东了,按照股份应该占两个董事,但是到目前为止连一个董事也没有,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谁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怎么发展宏观所有制的经济。
第五,依法依规处理好企业的重大决策,保护参股的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的合法权益。现在有一个最重要问题,就是企业的决策到底是董事会做出还是党组织做出?这次国务院关于国企改革的决定提出,改革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这是我们必须坚持的政治方向和原则,我们党组织要在我们企业有法定的地位,这当然是对的,但是既然是混合所有制,决策到底是董事会说了算,还是党委说了算呢?现在好多时候实际上党委先开会做决策,然后去董事会上走走形式,这样怎么保证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第六,实现混合所有制不要把一些具体的问题政治化。按照中央政策规定,混合所有制没有绝对股权的界限,国有企业在商业类的国有企业当中也可以参股也可以控股,民营企业也可以参股也可以控股,可以有1%的投资也可以有99%的投资,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实际上人们思想当中仍然还有一些政治上的东西,比如说现在有些人还在提,国有企业改革不能搞私有化,这个对不对呢?也不能说不对,但是什么是国有企业私有化呢?是占30%算私有化,还是占50%算私有化呢?混合所有制就是混合所有制,该多少就是多少,按照市场办事,按照双方的规矩办事,不要把一些问题政治化,不然会带来很多问题。
第七,要按照市场的规则确定价格,不要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沉重地压在民营企业的身上。过去在我们国有企业改革过程当中也出现了一些官商勾结,但是这些年来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规范,已经制定了一套国有企业的评估程序,公开挂牌,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可能扣上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因为这个市场价值天天在变化。深圳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这是我亲自经历的,2003年卖了一家上市公司,公开要标,竞争性谈判,市场估值,最后卖了,卖了两年以后人家告我们国有资产流失了20个亿,我说怎么流失20个亿呢?因为当时的证券市场是1000点,六年后变成4000点;当时我们卖的时候房价很低,土地不值钱,2004~2006年,土地一下值钱了,这样就说少卖了20个亿,最后中纪委组织调查组,国资委进行调查,又推倒重来,让会计师事务所重新评估,结果还是符合市场的价格。
第八,就是国有资本参股民营企业以后,也要保持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和独立经营权,混合所有制当然有国有企业参股民营企业的,但是尽管控股的不是国有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多少股,即便只有5%,国有企业都要按照他的规章制度监督办法来管理参股的国有企业,评估资产、审计甚至连“八项规定”都要延伸到参股企业,不能吃饭,不准打高尔夫球了,否则就是违反国有企业的规定,现在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第九,应该建立民营企业和民营社会资本参与公益性国有企业的合理补偿机制。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改革文件讲公益性企业原则上是国有控股,但是也可以引进民营企业社会资本来参股,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了,公益性的国有企业不考核收益,只是考核成本,考核质量,考核安全保障,这当然是对的,但是如果让民营企业来参股了,如何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收益权。公益性的企业有民营企业特别是国外的一些大企业参与,不一定比国有企业管得差,深圳的公交有香港的资本,深圳的水务有法国的资本,深圳的燃气有香港的资本,为什么一定要独资吗?参股不能保障利益吗?如果财政补贴不到位,其它补偿不到位,这种政策怎么能够让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呢?
最后,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真正实现从管资产向管资本的转变,把企业推向市场,如此才能够为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国有企业改革创造更好的环境。现在是管资产转向管资本,说得容易,实际上很难,现在的体制跟深圳上个世纪90年代的体制完全一样,国资委监管,资产公司管资产,后来实践证明搞了很多年不行,我们就把这个撤掉了。而现在中央仍然采用这个方法,管理国有企业向管理国有资本转变,涉及到很多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以及原则的问题,敢不敢做呢?比如说,管资本意味着不管企业了,企业的财物资产完全市场化,不管企业的干部,还有说是不管事情管资产,那为什么还有薪酬管理规范?薪酬管理是管资本的事吗?等等,都令人怀疑管资本能不能实现。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为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方向,同时也为股权投资提供了更广阔的领域,提供了历史的机遇,但是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要发挥股权投资在国有企业改革的作用,要促进国有企业改革的发展,仍然还有很多理论问题、认识问题、政策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因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王南海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