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

来源: 发表时间: 2016-03-08

China’s development can’t be separated from the world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

在以“新发展理念指导下的中国”为主题的“国研智库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发表演讲:开放本身也是壮士断腕,因为开放也会涉及到利益的调整,所以,需要大家形成共识和勇气来推进开放,同时要有智慧。推进开放,需要一个正确的开发战略加上正确的顺序。他说

为什么说开放发展那么重要?首先,它符合世界潮流的。孙中山先生曾经讲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当今世界最大的潮流是什么?我认为经济全球化就是最大的潮流,国家要发展就必须顺应这个潮流,经济全球化是最大的潮流,因为它反映了生产力发展的要求。生产要素要在全球配置,全球市场越来越突出。不能说早期的亚当·斯密、李嘉图从理论上通过全球分工对生产力的发展,对促进经济的发展才有意义,在实践中也起作用。第二,我们自身的经验教训,它是有历史的经验所支撑。中国过去一百多年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历史。在历史上我们曾经是最辉煌最发达的国家,乾隆皇帝在中国历史上应该是最聪明最有智慧的皇帝之一,但是当他面临马嘎尔尼率领的英国代表团要求中国通商的时候,却说“天朝大国物产丰盈,我们不需要外来货物以通有无”,结果一个最伟大的农业文明和真正兴起的工业革命就这样失之交臂。后来过了短短的几十年就有了鸦片战争,再后来还有一系列的战争,使我们从世界大国迅速地滑落。我曾经很奇怪,英法联军6000人就可以攻破几十万人的北京城,一路畅通无阻,好像是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区别,其实它是两种文明的战争,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战争。今天又面临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历史的经验教训那样痛苦地告诉我们,目前中国的发展不是世界离不开中国,我觉得是中国离不开世界。当然随着中国的贡献越来越大,世界就会越来越离不开中国。所以,是否开放发展决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要有对此重要性的认识。
要贯彻开放发展的理念,必须与时俱进调整我们的开放战略,开放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必须要有正确的开放战略,只有有效的举措才能保证在开放过程中趋利避害,我们回顾一下现代史也可以看到,不同国家走的不同路径取得了不同成果。阿根廷一百多年前的人均GDP是和美国差不多的,可过了一百年阿根廷和美国的差别过大。二战以后拉美国家和东亚的经济体走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拉美国家主要是采取进口替代的战略,东亚国家走了一条出口导向的道路。其实这两种背后是封闭发展和开放发展的区别,两种不同发展模式带来的结果也不同。
中国在过去的30多年从封闭走向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中国是全球化进程中少数几个成功的发展中国家之一,也就是说在开放中中国实现了趋利避害。但是与此同时,也会看到其实在全球化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国家也都打开了国门,也都在推动开放,但是,效果不太好。像中国这样能够真正成为全球化赢家的并不多,很多发展中国家是未得其利,先受其害。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封闭起来不开放,就会落后挨打,但是,也不是开放就赢,也不是说只要打开国门就一定能够取得好的发展成果。
要想在全球化进程中趋利避害,就必须得有正确的开放战略和实施开放战略的有效措施。一个开放战略不是可以管很多年,或说终生不灭的。曾经很有效的开放战略,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随着发展阶段的变化,如果不进行调整,曾经有效的开放战略可能就会渐渐失效,甚至会带来负面的效果。在新的历史时期,从“十三五”新的发展阶段来讨论进一步扩大开放,要想继续抓住发展机遇,就必须根据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内部外部的环境变化,来调整中国自己的开放战略。新的开放战略首先要能够体现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对它提出的要求,开放战略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战略,它是国家整体发展战略中的一部分。过去30多年我们的国家总体发展战略是延续这么多年,开放战略就是想办法怎么用好外面的资源,说得更直白一点,用好国际国内的资源市场来加速中国的创新。实际上也提升中国在全球竞争力。
我们所处的外部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我们面临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球的经济增长低迷,全球性的产能过剩,中国当然有自己的矛盾或者说中国当前某些产业里的产能过剩的矛盾更突出,从外需的角度来说,中国面临很多新的挑战。新一轮的经贸规则很多都体现美国这样的发展经济体的利益。面临新的挑战的同时,有没有重大的新机遇,我觉得还是有。中共中央说我们处在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外部的条件发生了改变,首先我们面临的一个重大机遇是新技术革命的机遇。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以及相应的未来会形成相应的产业革命,这对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重大机遇。我们是有可能不仅仅在这些新兴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能够抢占制高点,更重要的是对中国这样一个追赶型的经济体,会获得一个新基石,提升改造我们的大量传统产业,这可能会在我们的经济中占到95%以上,这个意义更加重大。当前世界各国面对新技术革命的时候,都在纷纷炫耀自己的成果。美国提出了战略新兴化,德国搞工业4.0,中国也提出了互联网+,通过中国制造2020等提出新概念。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抢抓新技术革命的机会,抢占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制高点,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第二,高端的人才、高端的产业活动都在加速向中国汇聚,2014年回国的有34.5万人,说明高端人才正在加速向中国汇聚,当然归国留学人不是高端人才的全部,而是其中的一部分,其实中国不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来自企业的有大量的外籍管理员、工程师、科学家,这都是人才。同时来中国投资的内容、结构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这两年媒体说,有些外资要转移了,有些地方出现了外资撤资等,其实撤走的那些外资是冲着我们原来的比较优势消失的转换,外资要转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新的投资者介入,这是很危险的,但是令人非常欣喜的是,进来的外资比撤离的外资要多得多,新进的外资更多的是从事先进制造业、服务业的,中国已经变成了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当这些更加高端的外资向中国汇聚的时候,一方面可以分享中国发展的机遇,另一方面其溢出效应对我们提升竞争力、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是引进来。在“走出去”方面也要符合新的战略机遇,比如说金融危机带来的低成本并购的机遇,很多企业比如说山东重工、吉利汽车这些企业都通过低成本的并购,获取了被并购企业的技术、研发能力、品牌和和国际销售渠道,大幅度地提升了中国企业竞争力。再比如说,在全球资源一片黯淡的情况下,基础设施的建设是一个亮点,发达国家要提升自己的基础设施,来适应新技术革命的需要和发展新产业的需要;发展中国家要推进行政化、专业化,需要新建大量的基础设施,特别是习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提出来“一带一路”的倡议,在这其中,基础设施是优先的。为什么这么多国家对“一带一路”这样的目标区域合作倡议给予了热烈的反响,亚投行顺利建立,是因为这个倡议反映了这些国家发展的需要。“一带一路”会给这些国家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会给世界经济带来新的动力,同时也会给我们的企业带来很多新的机遇。这个机遇不仅是简单地拿到了项目本身带来的收益,还要看到更深一点更远一点的布局。通过参与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会把中国资本密集的装备带到国际市场去,大大地改善和提升中国出口结构。大家会看到我们的通讯设备、发电设备、运输设备等这些资本密集的产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国际竞争力,但这些产业要开拓国际市场,和以前劳动密集型产业卖袜子、卖衣是服不一样,在融资支持、售后服务、知识产权上都有很多新的要求、新的挑战。
通过参与基础设施建设进入国际市场会发现,原来人家买你的服装,觉得好下一次还买你的,觉得不好马上就放弃了。高铁就不同,若要进一步的扩建,就要和原有的技术保持一致,而中国在技术上是占有优势的。所以说一旦我们通过这些方式进入国际市场,就有了对我们这些产品的长期需求,所以国务院提出,装备产融合作,装备输出,这是适合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发展的一些新机遇。对于新的发展战略,我们必须要把握好这个战略机遇。
我们要发挥新的比较优势,中国的比较优势正在发生着深刻的转化,过去最主要的是依靠依托我们低成本的劳动力,现在有很多行业在迅速消失,中国国内的大市场,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完备的产业配套能力,这些都成为了参与竞争的新的比较优势,我们新的对外开放的战略要能够有利于发挥我们这些新的比较优势,不妨把它称之为“新兴大国的竞争力升级战略”,核心目标就是适应三个方面的变化,即:经济新常态提出的新要求,环境变化带来的新机遇,比较优势变化带来的新的优势。在开放战略中实现我们竞争力的升级,实现我们出口结构的升级,实现我们产业结构的国际竞争力的升级,实现我们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升级。要实现这个新的发展战略,需要新的发展理念和新的体制,在新一轮开放中,以服务业的开放为重点,一方面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透明的营销政策,来吸引高端产业、高端投资活动、高端人才和中国国内的有机结合,加速结构升级,另一方面要完善一系列的机制,同时也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来推进。谈到改革的时候说有壮士断腕的精神,开放本身也是壮士断腕,因为开放也会涉及到利益的调整,所以,需要大家形成共识和勇气来推进开放,同时要有智慧。推进开放,需要一个正确的开发战略加上正确的顺序。(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王南海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