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资本未来所投由企业家决定

资本未来所投由企业家决定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3-23

The investing direction depends on the entrepreneurs
资本未来所投由企业家决定
■ 国际融资记者 仅一 综述

2017年,可以说人工智能、新零售、共享经济是资本竞相追逐的三大风口。在这三大风口中,有些企业与资本结合后乘风而起,也有些被风口内的飞沙走石吹得干戈寥落。新领域的崛起代表了人类未来生活的发展变化,其中资本助推的力量不可忽视,对于资本走向的了解也许会带给企业创新思路,但或许企业家们的思路才是决定资本走向的关键因素。新兴行业的发展尚处于窗口期,资本与企业如何在风口中作出选择实现共赢?近日,在V武林大会上,来自创投领域的投资家们对人工智能、新零售、共享经济三大领域作出了分析,共话闯荡资本武林的江湖经验

未来,AI会渗透进所有行业

如果说前十年是互联网引领了人类社会的技术进步,那么,未来10年全新的技术引领就是AI了。像没有互联网不能加入的行业一样,AI也会在未来渗透进每一个行业,渗透进人们每一个行为当中。AI时代在技术与行业成型前不会来得很快,但资本界无疑已经探索出走向AI时代的道路。

达晨创投合伙人、达晨文化旅游基金总裁齐慎表示,AI的领域很广,包括数据、人脸识别、视觉计算、神经网络等等。一些行业应用大数据的公司,其实都是跟AI底层的技术结合,这代表了新的技术趋势,让很多资本都在关注这个领域。蜂拥而至肯定会导致泡沫,但泡沫一方面有利于行业发展,另一方面也为创业者提供了更多的资金支持。在泡沫中发现价值的难点在于找到真正有技术的公司。AI领域的关键在于创业者是否能通过技术把AI在某一个领域中与环境应用结合好,目前视觉计算检测领域的公司前景还不错。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指出,当前AI领域的企业们业务发展很快,估值起来得更快。适当的泡沫对于整个创业环境是一个好事。人们往往会高估短期影响,低估长期影响,AI领域正处在短期高估的时期。AI确实是革命性的东西,短期之内能改变的事情有限,但从不断探索到大规模应用已经比较成熟,诸如:人脸识别、语音识别、自动驾驶。其他领域尚处于发展早期,但不可低估行情的溢价,从创新公司的层出不穷就可见端倪。接下来,AI在一些垂直行业的应用会是一个重点,对于AI领域发展要有一点儿耐心。其实中国的创业企业可以有很多优势,因为人多、数据多、使用的自由度比较高,在国外很难找到几百万从事某一个领域的人数,因此,在中国很容易出现好的行业。

技术为创业公司提供了好的窗口期,技术壁垒也会屏蔽掉一些企业。BAT本身具有数据壁垒,肯定是AI最大的受益者。但AI是一种技术,保持长期的壁垒不那么容易,肯定会有企业脱颖而出,在垂直行业形成壁垒。首先,具备AI应用实力的人会在AI垂直行业的技术窗口期上一个台阶,而后应该在规模层面上拥有竞争核心能力,包括对业务的理解。获得持续性和好结果的企业主要看团队能不能演化,技术主导的领域中,升华的团队属于稀缺资源。只要走过行业发展的初期阶段,社会就会产生供求关系,AI领域正处于竞争要素发生变化的阶段,对于技术创新性企业来讲,一定是要在窗口期内把自己发展起来,人才团队的搭建为重中之重。

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称,AI的未来是想象力无穷的,国际上已经有了应用成功的技术,可以在其中选择技术先进的企业,再添加些中国自己的东西后应用到最好的场景里。在这个过程中,IP要有、技术要有、市场要有、团队要有、缺一不可。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指出,在技术上,美国AI走在中国前面,但美国AI最顶尖创业者的三分之一都是华人,这为中国未来AI发展带来沟通方面的优势。AI概念的确太大,实现通用型的AI不光是技术范围,还需要一个行业来完成,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长时间。其实很多行业都在融入AI,诸如:教育、出行、自动驾驶领域都已处在风口之上了,说明AI应用已经受到了普遍认可。其实AI并不是门槛很高的东西,且未来的门槛会越来越低。它并不像电影中描述的那样万能。AI有时在一些行业和领域中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外壳,比如机器学习和大数据等,基础性东西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差别在于对创新者本身有综合的要求。接下来,更多深层次的AI应用会很快出现。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认为,有人认为AI社会明天会来,实际上也许在后天或大后天。技术始终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应该把门槛设高一点,让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或有科学功底的人来创建公司。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进入下半场说明互联网本身的作用减弱了,什么将再成为一种全新的技术推动未来10年、20年的发展呢?也许正是AI。

新零售需具备中国技术及中国特色

无人贩卖领域在中国始终没有形成产业化的规模发展,互联网的线上服务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零售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但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模式终需要用户支付人工与平台费用。新零售概念是解决零售业“最后一百米”的路径,日本在此方面发展最好,无人贩卖机几乎覆盖所有用户的百米距离内。中国发展新零售如使用“拿来主义”会增加成本,成本限制着发展速度与规模。中国要发展新零售领域不单需要企业家的创新与资本的发力,最重要的是拥有符合中国市场特色的知识产权,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自有新零售模式。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称,五年前移动会吃掉一切,电商会吃掉一切,现在变成所有的零售都要结合互联网。过去一年当中,不管是娱乐、零售、运动和体育,都开始有了从线上往线下渗透的典型案例。通过技术使用终端可以更贴近用户,让用户更容易接触也更容易坚持和被转化。这个逻辑在很多传统互联网领域都在发生现象化的转变。其中比较热的领域就是新零售。新零售概念应称之为新线下,单纯叫新零售太局限了。比如迷你ktv、友唱都属于新线下,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会是持续的热点。同时线下的丰富场景,利用技术和渠道终端的概念,把原来不存在的领域也推了出来,比如办公场景。

虽然中国在很多领域都领先于一些发达国家,比如移动化超过了美国。日本的零售方面曾是领先中国几十年,但从用户便利程度和行为变迁的程度来看,中国很快会反超他们。举个例子,一线城市的零售店每天要达到五至七千的销售额才能保证盈亏平衡,一个家庭式夫妻便利店要保证三千以上的营业额才可以达到盈亏平衡。但中国的新零售贩卖每天只要300元营业额就可以达到盈亏平衡,成本差距意味着发展速度。无线化和移动化并不是很高深的技术,但确是划时代的技术,因为可以改变用户的行为。可是,中国便利店的网络远远没有达到成熟,无论是覆盖率还是集中度。创业公司永远是在技术还没有成熟的时候被卷进风口,但新型零售的方向是正确的,才会让所有人一拥而上。同时,技术不成熟也为小公司创造了创业的空间。零售领域是考验供应链、运营、资本等方面的综合能力,非常难做,对创业的门槛要求特别高。创业公司有机会创新的领域一定是空白领域,要么技术上是空白,要么政策上是空白,利用空白能取得做大的机会。

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指出:任何领域没有自有技术就很难改变,中国应在新零售方面设计符合中国市场的技术,不光贩卖冰水,中国人爱喝加热的东西,即使是传统无人贩卖机行业,通过技术和加持中国特色,同时降低成本、控制物流、现金流、信息流,就是所谓传统意义加了中国特色的新零售。新零售的无人贩卖机需要中国自有技术专利,传统无人贩卖机的知识产权都是日本的,如果拿来使用的付费成本会很高,如果中国自主研发技术,理论上每日的运营成本几百元就能维持。办公室场景的新零售无非是一些汽水或者小吃,可以采用金融科技与基金结合的模式,优势在于会铺设很快,现金流、信息流和物流都可以得到控制。新零售模式听起来好像是传统概念,日本的无人贩卖机大概有300~400万台,而中国总共还不足30万台,完全可以作为新兴领域去发展。

达晨创投合伙人、达晨文化旅游基金总裁齐慎指出,无论是无人还是有人的便利店,核心都是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供应链方面要降低成本;二是商品品类要更好、更全;三是用户的体验效果要做到最好。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表示,新零售一开始称之为“新”,是因为主打无人的概念,其实就是具有机器自动化的特征,导致对技术有很多新要求。增加新的供给其实是跑马圈地的事,性质上与当时直播兴起是同一过程,先迎来一波的成长期,最后成长到一定规模。其实中国在零售商的诉求方面已经开始超越日本,需要一些新改变,这对零售行业也是一个改变的契机或催化剂,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颠覆性创新技术是发展共享经济的关键

共享经济很热,热到好似所有东西沾上共享两个字都能火一把。对于共享经济,到底哪些是真共享?哪些是伪命题?发展共享经济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呢?

达晨创投合伙人、达晨文化旅游基金总裁齐慎指出,未来的消费者主力属于90后和00后,他们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和需求,超出了老一辈的认知。共享经济能发展成什么样?要看使用者怎么想。诸如:共享衣服、共享雨伞、共享床垫。眼下共享出行可能是大方向和趋势,但共享有地域限制,不可能所有东西和行业都能共享,毕竟共享对应的就是私有。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表示,共享经济有很多路径,要选择出更快捷和逻辑更顺畅的路径,这比较考验早期投资人的想象力,同时也需要一些时机。共享一定是大趋势,美国对共享经济更多看的是突破式创新、颠覆性的技术。其实在中国有大量的投资机会是颠覆式创新,以较低成本带来同样的用户体验就是颠覆式创新。国际上的大企业在面临困境时,有三分之一是靠技术和人才弥补缺口,渡过难关。但面对颠覆性创新时,有三分之二的企业都失败了,IBM之所以能发展,是因为它做了小型化的电脑,技术永远是关键因素。中国要发展好共享经济,体验不是第一位、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带来的低成本才是共享经济的发展逻辑。

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称,现在共享经济的具体表现形式真是五花八门,可能都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都想试试各种模式能否成功。也出现了很多伪共享,比如神州租车属于租,并不是真的共享。再比如厨房的洗碗机也共享,其实都是借用共享的名气来做事,本质上是租。共享的模式是好,但最后可以落实到哪个场景、哪个细分行业还需要慎重揣摩。不要纠结于他是不是共享,要看商业本质。此外,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投资共享经济要趁早,投早期或中期,再让别人接盘。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认为,共享充电宝是一个新需求或新供给,手机电池技术进步较慢,而智能手机的用电需求却越来越大,所以共享充电宝的前景应该不错。从共享的角度来说,共享的基础是存在的,技术场景也存在,但从切入点和壁垒角度来说,壁垒性不强。其实共享充电宝相当于一个能源网络,有很好的想象空间,目前有人在研究,也有资源支持,企业都正处在实践的过程。共享充电宝应该往前看,或许前景会很好。

资本未来投什么?全看企业家

中国已经由过去的“拿来主义”变为创新集中的国度,很多影响国际的变革相继在中国发生,这为资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也为企业增加了发展的空间。随着互联网、移动化、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如火如荼的为人类生活带来全新变革,接下来会是什么领域带来全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以及投资风口呢?处于一级市场经验丰富的投资家们也许最具有发言权,毕竟他们经历并参与了中国每一波变革与创新的浪潮,但问及他们接下来引领资本走向与技术变革的力量来自哪里?资本家们却都把答案放在了同一类人身上,他们就是企业家!

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指出,虽然技术很重要,但新模式也是技术,产业上也会出现新的维度。中国确实有很多新的东西会先出现,已经慢慢影响了美国,比如美国原来没有摩拜,但现在摩拜已经到了硅谷。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投资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影响力在逐渐减弱,未来新的驱动力会来自哪里,成为新动力以及新的输出口径呢?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一个在硅谷做投资的朋友,他告诉我说:“接下来的投资方向不是我们做投资的能看得准、说了算的,要认真听企业家们在说什么,就会知道方向之所在。毕竟身处第一线的企业家们会更加敏感一些,如果找不到未来的风口,就赶紧听一听企业家们说了什么。”

达晨创投合伙人、达晨文化旅游基金总裁齐慎表示,过去所有的投资热点其实就是技术创新与大众需求两者。随着80、90、00后对需求的不断增加和更迭,一定会带来很多新的市场需求。其实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比如新能源汽车、绿色化工厂,以及一些新的制造业都会存在很多创新的投资机会。以往投资人会过多关注移动互联网和AI技术,但在智能和产业不断结合的过程中,在中国的先进制造业中间会出现很多超越美国的投资机会。而企业和创业家们对行业的变化会最为敏感,投资机构想要寻找投资标的,应该到企业中看一下,会发现企业家思维是最准确的先行者。

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认为,中国未来的投资方向从哪来,主要就是看哪个地方有新东西出来,看变化在哪里先发生。过去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无论从基础设施、整体环境都比美国要晚那么一步。那时创新的大部分是在美国,所以向美国学习是自然现象。但今天,基础环境出现了新的不同,中国在移动支付上绝对领先于世界上的任何国家,同时电商的发展也是国际上最先进的,物流也发展得最好,变化更多的地方已是在中国。但在前沿科技方面,属于需要逐步积累,还处于需向美国学习的阶段。可是在环境和应用的角度上,中国模式可能都是世界上较为先进的模式,中国软件公司在世界上都很有竞争力,很多国际上的新东西都先在中国发生。这些新的创新都来自于中国企业家们的推动。其实投资人的归纳能力与眼界也来自于同企业家的交流,企业是真实创新的源头。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表示,中国投资市场与10年前的最大区别就是从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演变成了to China Copy(到中国复制)。之前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美国的,但今天,中国向美国的模式输出已非常成熟,例如美国已经开始学习中国的无人零售。每一波的社会变革就是一个技术创新,而且是风口,10年一遇或20年一遇,遍地开花,只要敢投就能得利。移动化比的是投资人的速度以及下决心的能力,在三五年前把钱投下去基本没有亏钱的。投资圈一旦意识到变革来临,就制造了一轮估值浪潮。2015年到2016年初,属于行业估值超好阶段,股市也非常好,让资本蜂拥而至。

接下来,移动化仍属于一个大风口,未来的投资还是要回到技术驱动的角度上,不管是高精尖的AI技术还是技术的应用层面,都必须嫁接于技术趋势之上。移动化是一种方式,无人化也是一种方式,有了移动支付、用户画像就可以更贴近用户,使运营成本降低,从而实现线下化流程。未来在某些技术层面可以借鉴美国,但模式上中国也会向美国输出,结果就是使投资的难度会变得越来越高。但人是有认知路径的,也许创业者在一些事情的演变上的全局意识并没有投资人强,有经验的投资人在某个领域会有长期积累的经验,对于新趋势很容易有感觉,但最终实施导致事情演化进程的还得取决于创业者。

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也同样认为,未来投资的方向肯定是由企业家来决定,投资就是投人。但企业家也有局限性,毕竟他们每天看的都是细节,而投资人站得高,看得远,在全球跑来跑去的也具有国际化视野。企业家们为了创业劳心劳累,在一些其他方面就会疏于顾及,比如怎样用更好的方式打造优秀的团队,不能光是用财务激励的方式,要给团队一个共同的理念。再比如怎样能利用好中国如此多的资源是重要的发展因素,中国有大量的资金和资源,而资本就可以提供资源。资本与企业可以相辅相成,共谋发展,但企业家绝对是最终的领头人。(摄影 谢云)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