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机构•区域»中国信保最新报告:39个国家风险值得关注

中国信保最新报告:39个国家风险值得关注

来源: 发表时间: 2011-01-12

Advice from Sinosure: pay attention to risks of 39 countries
中国信保最新报告:39个国家风险值得关注
■《国际融资》记者 李路阳

2010年世界经济逐渐步入缓慢而曲折的复苏轨道。欧洲爆发的一连串的主权债务危机,使发达国家仍无法摆脱金融危机的困扰,失业居高不下,全球总需求仍然不足。2011年世界经济进入新的不确定阶段,这是前段时间国际权威专家的放言,更是我们目前依稀可见的严峻事实。世界经济仍在经受着严峻考验。而2010年中国的贸易增长超过了所有经济预测的预期,出口增长超过了33%,进口增长超过了40%,中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贸易大国。中国信保的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的保障功能功不可没。在后危机时代,在变幻无常的国家风险面前,在全球竞争中,中国企业怎么对这些风险做出正确的评估?怎样对企业的对外投资和经营做出精准的判断?世界经济版图又发生了哪些悄然的变化?2010版《国家风险分析报告》将带来哪些新的警示?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风险官、副总经理梁志东先生对全球经济复苏之中的国家风险进行了如下分析

全球经济下行的风险仍然存在

应当看到,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明显存在,国际关系在局部地区和局部范围内依然紧张。梁志东副总经理从六个方面分析了全球经济下行风险:
第一,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且曲折。在2010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势头明显减缓,增加了人们对全球经济复苏的疑虑。同时,全球经济的复苏存在着很大的不均衡性,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困难重重,其中,美国和日本经济增长出现波动,西欧国家经济在下半年出现了减速;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强劲,但出于防止通货膨胀的需要,开始实行积极调控政策。
第二,金融市场仍然缺乏足够的稳定性。最突出的问题是主权债务危机,不时地侵蚀着投资者的信心。2010年第二季度,欧元区爆发希腊主权债务危机,11月又出现爱尔兰主权债务危机。主权债务危机增加了政府融资压力,并加大了危机事件跨境转移和传播的风险。
第三,美国政府二次定量宽松政策引起人们的严重忧虑。在全球经济总体趋好的态势下,美国政府再次推出定量宽松政策。它突显了目前美国经济形势的严峻性,也引发了全球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激烈争论。
第四,市场经济发展受到扭曲。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政府干预经济地位得到强化,中央银行的独立性趋于下降,用市场化手段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被严重弱化。同时,一些贸易问题被高度政治化,甚至个别国家出台了以邻为壑的贸易政策,损人利己,导致恶性竞争甚至贸易战。
第五,新老因素交织影响着全球政治社会的稳定。全球个别地区局部冲突和区域性对恃增强,尤其是在东亚地区和中东地区。此外,经济低迷促使多个国家提前进入政府选举,政府频繁更迭以及政府内部矛盾加大,阻碍了应对危机政策的顺利出台。西欧国家还掀起了一股反财政紧缩、反退休制度改革和反移民的浪潮,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的稳定。近期,恐怖主义幽灵在西欧和美国弥漫,对国际社会的安全构成新的威胁。
第六,严重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影响经济复苏。美洲地区和中亚地区干旱造成农业歉收,巴基斯坦洪涝灾害造成的损失达上百亿美元。严重的自然灾害影响了农产品的供应,对国际市场商品价格、通货膨胀水平、人民生活负担产生不良的后果。

87个国家的参考评级发生了变化

根据风险的实时变化和动态发展,中国信保2010版《国家风险分析报告》对全球除中国以外191个主权国家的风险水平进行了重新认定与评估,共有87个国家的参考评级发生变化。特别值得关注的是:39个国家的风险水平上升,参考评级调降,占被评估国别总数的20.4%;48个国家风险水平下降,参考评级调升,占被评估国别总数的25.1%。
梁志东说:“从整体情况来看,全球风险水平在2010年初逐步、缓慢地下降之后,没有进一步表现出显著下降的趋势,且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使得部分国家和区域的风险水平有所上升;从区域分布来看,评级调降国家以部分非洲、西欧和拉美国家为主,评级调升国家以部分非洲、中东欧以及中亚和南亚国家为主。”
他解释说:“评级变化的具体因素是多方面的,而且影响程度在国家之间的分布存在着差异。被降级的国家普遍处于低经济增长、低通货膨胀和高失业率状态;财政赤字水平和公共债务水平较高,融资需求巨大;财政政策收紧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多个国家政府因扭转经济颓势乏力而出现重组更迭;税率提高,个人和企业税负加大;银行融资压力较大,信贷水平低下。对于评级调升国家,政治与社会局势相对稳定、安全和外交形势有所好转、宏观经济企稳或呈现复苏态势、外国直接投资增加、出口贸易回暖是风险降低的主要原因。尽管部分评级调升国家的绝对风险水平依然较高,但我们认为,一年以来这些国家呈现出一定的积极因素,整体稳定性相对增强。”

39个国家的风险水平上升
 
根据2010年的承保经验,中国信保《国家风险分析报告》对全球各区域主要国家的国家风险进行了深度详实的分析。
梁志东指出:“在北美地区,美国国家风险值得关注。”自美国经济逐步走出衰退后,中国出口企业报损案件总量和金额增幅均有所回落,但小规模进口商的逃匿和非法停业情况明显增多。此外,美国市场贸易纠纷增多,且逐渐从普通的质量争议、合同纠纷扩展到知识产权、环保标准和劳工权益保护等更为复杂而广泛的法律领域。
“在欧洲地区,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英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乌克兰、俄罗斯、拉脱维亚等国家风险值得关注。”他说。2010年以来,西欧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复苏势头较为明显,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行业发展速度较快,而建筑业、零售业的复苏仍需要时间。受西欧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企业经营与融资均受到严重冲击,中国出口企业报损案件金额和数量均有较大幅度增长;德国、法国经济复苏态势相对较好,企业破产数量有所减少。在欧洲新兴市场国家,中小企业较多,财务实力不足,投机性较重,经营缺乏经验和稳定性,商业信息较匮乏且透明度低,商业风险较高。
在分析亚洲地区时,梁志东说:“蒙古、日本、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风险值得关注。”2010年,随着亚洲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的宏观经济形势逐步好转,其企业破产、停业的现象有所减少,对外偿付能力持续恢复,但是多国汇率波动和外汇结算风险依然存在;亚洲新兴市场国家进口商实力相对有限,信用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国家国内政局动荡,政府投资、金融政策变更频繁。此外,个别政府加强了对资源性行业的管制力度,对外国投资限制有所增多。
至于非洲地区,他认为:“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几内亚、刚果(金)、苏丹、津巴布韦等的国家风险值得关注。”非洲地区法律环境较差,油气和矿产项目面临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征收和政府违约风险;政府干预、治理乏力,加上复杂的种族、宗教、反政府武装等问题,容易干扰投资项目的正常建设和运营;由于财政实力有限,部分国家财政担保有效性不足;受国际商品价格波动和外汇储备水平的影响,汇兑限制时有发生。
而拉丁美洲地区,他指出:“阿根廷、厄瓜多尔、墨西哥、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古巴等的国家风险值得关注。” 2010年,拉美各国贷款利率较高,进口商多数要求供应商提供贸易融资,账期延长趋势明显。同时,进口付款情况容易受到宏观经济政策调整、汇率以及行业周期变动等多方面影响,中国出口企业比较被动。在中长期业务中,部分拉美国家债务负担沉重、履约记录不佳,且政府对经济的宏观调控不力,其主权担保需谨慎考虑。对于纯商业项目,除充分评估商业风险外,需关注国家整体经济状况对其的影响,特别是外汇管制的风险。此外,部分国家的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政府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和国有化政策,并强化了对环境、劳工权益等方面的监管,对中国企业投资形成了一定的阻碍。

未来国家风险将呈现怎样态势?

根据中国信保的专业分析和经验判断,梁志东从六方面阐述了2011全球国家风险发展态势。
首先,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结构性调整的困局。由于房地产业的不景气还将持续较长时间,发达国家经济结构性调整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调整也面临着效率提高、资源分配的市场化改革、劳动力成本上升、货币升值压力等方面的挑战,因此,全球经济增长缓慢、复苏乏力的态势将持续较长时间。
第二,主权债务危机存在扩散的风险。根据预测,2010年,发达国家政府的融资需求为GDP的26.1%。其中,日本政府的资金缺口占GDP的比例高达53%,爱尔兰为38.4%,美国为26.5%。高赤字和高债务暗示着西方发达国家巨大的主权信用风险。同时,在金融危机进程当中,多个国家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紧急救助。由于贷款多为应急性质,期限短,许多贷款已经或即将进入还款期。在全球经济没有出现稳定增长之前,一些国家的偿付能力不会得到明显的提高,所以贷款的偿还将对受援国构成巨大的压力。出于稳定经济的需要,贷款展期或债务重组将成为必然的选择。
第三,全球金融系统仍然十分脆弱。首先,西方国家银行领域去杠杆化还将继续。美国、西班牙银行的坏账率高达5.5%,希腊和爱尔兰的银行坏账率分别高达9%和10%的水平。同时,西方国家银行又迎来了债务到期的小高峰。未来两年,总计4万多亿美元的银行债务需要展期。其次,部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坏账率也处于较高水平。截至2009年底,67个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银行坏账率平均达7.7%,个别在10%以上。众多银行坏账率在2010年呈上升趋势,而收益率却在下降。一旦银行出现挤兑和倒闭,将引发社会性恐慌。
第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临货币升值压力。在内需低迷和私人投资不振的情况下,西方国家政府希望通过出口来带动经济的复苏,而其中保持本国货币的竞争性是有效的手段。本国货币的贬值乃是他国货币的升值。同时,全球经济再平衡已成为当今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调。面对不断增加的外部压力,广大贸易顺差国家被迫实行本国货币升值措施。此外,随着大量国际资本的流入,货币升值预期增加。货币升值将造成产品出口竞争力下降和进口的增加。
第五,资产市场和资本市场波动性加剧。由于近两年各国普遍推行扩张性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再次呈现泛滥之势,同时,低利率水平使得资本借贷更加容易。在此背景下,有价证券、房地产等资产都将受到过量货币的追逐,从而抬高价格。为追逐利润,国际资本将快速流入高盈利性市场,从事套利交易或投资行为。但同时,市场系统性风险依旧存在。一旦市场风吹草动,投机性资金就会快速撤离,造成市场波动。新兴市场出现因国际资本流动引发资本市场和资产市场波动的风险要高于其他市场。
第六,全球通货膨胀水平将上升。目前,全球通货膨胀总体维持较低水平。但是,一些国家已出现经济过热征兆,开始加息,以抑制通货膨胀。从长远看,随着经济回归正常增长,在美元币值、投机抄作、利率水平、输入性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全球超额货币供应的“毒瘤”终将发作,可能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摄影  李辽远)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