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机构•区域»完美之圈终结于“一带一路”

完美之圈终结于“一带一路”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10-20

A perfect circle at the end of China’s B&R strategy
完美之圈终结于“一带一路”
■ [美]皮帕·马尔姆格林

亚投行的建立标志着一种改变资本如何流入世界经济以及流向何处的努力。过去,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将其国内储蓄循环成美国、英国、欧盟和日本的主权债务。这帮助了这些发达国家以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方式进行生活,因为从新兴市场流入的资金填补了这些国家在花费和收入中存在的巨大空缺。未来的资本市场将发生深刻的改变,因为这些资金不再投入到纸质的金融资产,而是投入到诸如铁路、港口和机场之类的实体经济活动中。而且这些投资的目的地将是大量的国家,而不仅是几个主要的发达国家

改革或者替换

“一带一路”的目的在于改变游戏规则。请记住中国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几年来一直在谋求修复和改革国际金融现有的规则和机构,例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如果中国往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注入更多资金,则说明他们想提高在这些机构里的代表性。他们想让人民币进入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为“特殊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里。美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对此表示反对。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由于美方的抵制,改革不是一个可行的选项。更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美国准备让这个体系向本国利益倾斜。
社会契约的概念支撑着这个完美之圈。根据社会契约,人们的想法是,如果能成为以美元为基础的世界经济及其机构,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一员,将实现每一个国家的利益最大化。但新兴市场国家开始对此表示质疑,因为他们认为美国想追求一种只符合本国利益的政策,而不考虑其造成的国际溢出后果。
因此,中国和其他国家开始寻求替换掉这种已不再有利于他们的社会契约。他们不再将储蓄重新投入到西方国家的债务工具中,如美国国债、英国金边债券和德国国债,而是希望创建一种全新的国际社会契约——一种与其国内社会契约更协调的契约。
他们会要求世界用他们自己的货币同他们进行贸易,而不是被迫使用美元进行交易。他们会设计自己的机构和规则。他们将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实现自身的利益,包括经济、外交和军事利益。

珍珠链

“一带一路”将不可避免地帮助中国扩大影响,在此过程中或许也会加强中国的军事安全。尽管中国强调军事和战略问题并不是他们的中心目标,但这些问题不会被忽略。为了理解其中的原因,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被美国人称为“珍珠链”的东西。这一昵称是由博思艾伦咨询公司的一个团队于2003年发明出来的,他们认为中国正努力在本国领土以外建造一连串的港口,这些港口由中国资助并进行有效控制,这将帮助消除美国在关键航道上对中国造成的威胁。
中国的这条“珍珠链”起点在海南岛,此地是中国努力建设一支蓝水海军——类似于在远离国土的蓝色海洋中驻军的美国海军——的中心地区。中国在很多港口都有投资和扩建计划,首先开始于缅甸的两个港口:实兑(Sittwe)和科科群岛(Coco Islands)。后者被普遍认为是中国针对印度的主要监听站所在地。自2005年达成《美印民用核协议》以来,印度就被中国视为美国在这一地区的代理人。在这一框架下,美国与印度分享所有的技术,并建立起联合防务能力。请记住,当美国准备好与印度共享所有的核技术的同时,它对中国依然维持着严格的特定国家禁令,禁止向中国转移任何高科技技术。奥巴马总统还宣布禁止购买来自中国的电脑技术,他担心中国有可能以此进行网络攻击。
由于中国对印度的不信任,他们开始在印度周边建设港口和基础设施,其中包括孟加拉国的吉大港(Chittagong)和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Hambantota)。2013年2月18日,巴基斯坦允许中国对瓜达尔(Gwador)港口予以完全的经营控制。
过去中东对于中国来说比较“难以处理”,因为中东所有的石油生产国除伊朗之外都是美国的盟友,直到最近都是如此。奥巴马总统与伊朗进行关系正常化的努力迫使中国让自己的利益多样化。然而,正是这一举动使美国成功疏远了自己在该地区的其他许多盟友,这对中国来说正合适。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都因为美国在“阿拉伯之春”时支持利比亚的叛军和支持政权更迭,而与美国疏远。美国努力发展水力压裂技术以减少对沙特石油的依赖,进一步破坏了它同沙特以及该地区很多其他统治王室的关系。美国大谈能源独立引发了中东能源生产国的焦虑,他们意识到美国有可能再也不需要他们的资产。确实,美国现在也许正在成为能源市场里的一个竞争者,而不是一个可以依赖的消费者。
与美国关系结构性的转变造成沙特在2013年拒绝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宝贵席位,这意味着美国在安理会失去了一位盟友。沙特前任驻美国大使(1983~2005)班达尔王子说:“这是传递给美国的一个信息,而非联合国。”沙特—美国关系的破裂为中国打开一扇大门,使得中国有机会深化与中东石油生产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特别是考虑到美国已经承诺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减少。
与此同时,中国也把手伸向了东非,他们在苏丹的吉布提(Djibouti)和苏丹港(Port Sudan),肯尼亚的拉穆(Lamu)和坦桑尼亚的巴加莫约(Bagamoyo)修建或扩建港口。中国公司还在南非和西非投资了类似的基础设施——特别是在尼日利亚。
最近,中国开始寻求充分利用西欧现在面临的“减价出售”。希腊现金短缺,深陷债务,被迫向中国投资商出售其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同时还授予中国一些航线的权利。中国还对亚得里亚海的港口进行投资,例如克罗地亚的里耶卡,意大利的威尼斯、拉文纳、基奥贾,使他们可以处理新的大型船只,例如马斯基的3E级船舶,这种船只的规模已达到现有最大集装箱船只规模的四倍。这些大型船需要将货物运入和运出中国。
此外,中国似乎租借了亚速尔群岛(Azores)中特塞拉岛(Terceira)上的北约老拉吉斯地面基地。亚速尔群岛正好处于大西洋的中央,被防务界的一些人视为对中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就像迪戈加西亚(Diego Garcia)对于美国的意义。当美国决定关闭该岛上大部分基地时,葡萄牙决定将其租给中国。(摘自[美]皮帕·马尔姆格林博士著《信号》,肖茜、王亚宏译,中信出版社出版)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