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融资实务»阿凡达的成功:天才加资本

阿凡达的成功:天才加资本

林林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0-03-10

拍电影可以赚很多的钱,至少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的电影是赚钱的,而且赚得还不少。《终结者》(1984年),投资640万美元,收入7800万美元;《真实的谎言》(1994年),投资1.1亿美元,票房收入3.64亿美元;《阿凡达》(2010年),投资2.37亿美元;票房收入20亿美元以上……。遗憾的是,我们可以有与美国媲美的资本市场,但远没有产生像好莱坞这样的电影制造业。

反其道而行之是天才

好莱坞与华尔街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个地方都有一条戒律:做投资项目时切不可用自己的钱。美国证券法之父、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发表的彪炳之著的书名就是《别人的钱,银行家是如何用的》(Other People’s Money and How the Bankers Use It)。100年前出版的这本书,今天仍然还有启蒙作用。
《泰坦尼克号》由20世纪福克斯公司投资,原定预算1.1亿美元,但因为追求特技效果和拖延造船,拍摄成本飙升到2亿美元。虽然《泰坦尼克号》最后赚了大钱,但福克斯公司还是心有余悸,所以,卡梅隆再找到福克斯要其投资《阿凡达》的时候,公司犹豫再三,很是踌躇。2005年,福克斯先给了卡梅隆1000万美元,让他弄点儿东西出来证明他的想法。在拍摄《阿凡达》风险还很大的时候,詹姆斯·卡梅隆便投入了自己的巨额资金。反其道而行之是天才和勇者的做法。《阿凡达》没有电影明星,剧本没有小说在前探水,也不是成功大片的续集,但卡梅隆就相信自己能够胜出。
华尔街也有以自有资金跟着客户一同投资的,高盛尤其擅长这个。金融危机之后的改革方案之一是:券商销售金融衍生产品的时候,自己也得奉陪,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持有一部分相同的金融产品;如果金融产品有毒,大家一同连坐。华尔街跳出来反对,理由是券商和客户的钱搅在一起,有利害冲突。这点就没有道理了:高盛选择与客户一同投资,怎么就没有利害冲突了?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说,高盛这样的公司并没有真正投入自己的资金。高盛成为上市公司之前,投资有可能用的是自有资金。高盛过去是合伙制,合伙人对企业债务负有无限责任,如果投资失败,合伙人有可能倾家荡产。但现在这些券商早已摇身一变,都成了上市公司,其资金来自成千上万的股东。但公司仍然是少数高管把持,利润的分配也仍然由他们决定。
资本则是兵不厌诈,所以华尔街要用别人的钱,出了问题别人赔,实在不行再胁迫纳税人赔钱。好莱坞确实比华尔街强:好莱坞失败了,政府是不会来救的。

讲故事很重要

好莱坞和华尔街都是讲故事,讲故事很重要。华尔街很会讲故事:什么网络公司、什么创业板,还有什么金砖四国,那都是一个又一个的美好创新故事,不由你不信。公司上市、公司并购以及证券交易,也都是需要动人故事的。讲故事就是资本市场的创新。中国更是青出蓝胜于蓝,把资本市场与创新联系在一起,甚至把资本市场与大国崛起联系在一起。海市蜃楼,天方夜谭。结果可想而知,繁星点点股民泪,聚作银河万古流。
电影是艺术。艺术必须是发自内心的真实,艺术是讲述人类自己的故事,讲得不好立刻露出马脚。一部电影的特技再好、大腕再多,如果故事缺乏人物的内在逻辑,结果就很不好看。故事缺乏内在逻辑,就是反人性、反自由的。人是自由的生灵,在现实中不自由,所以要在艺术中寻找自由王国。
透明度很重要。不管是资本市场的故事,还是好莱坞的故事,有了透明制度,才能对其的好坏或真伪进行检验。电影验收的时候,那是真正的透明度,票房收入是硬道理。《阿凡达》上演之后,好评如潮,票房收入不断飙升,39天内票房收入突破18.5亿美元。卡梅隆本人也是豪气万丈,很明确地表示,阿凡达票房收入突破20亿美元已成定局。当被问及他更开心的是商业成功还是好的评论,卡梅隆表示商业成功更让他开心。他的理由是,商业成功是这部电影与人交流的尺码。赚了那么多的钱,就说明“电影大家看了,中国人看了,日本人看了,法国人和德国人也看了,电影在哪里放,哪里的人就看了”。美国法学家、大法官奥利弗·霍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