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融资实务»投资欧洲需先了解欧洲

投资欧洲需先了解欧洲

来源: 发表时间: 2016-05-05

Investing in Europe must understand Europe firstly
投资欧洲需先了解欧洲

在江泰国际合作联盟主办的2016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暨“一带一路”风险管理论坛上,史特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埃索·温欣格、风克集团大客户主管彼得·施耐德、裕利安怡集团高级亚洲经济学家穆罕默德·伊斯拉姆针对于中国企业投资欧洲需注意的相关问题分别提出了建议。他们说

史特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埃索·温欣格:
关注“中国溢价”风险

2014年,中国企业在欧洲投资的总规模为1230亿美元,而在2015年已达到了10000亿美元的总体投资规模,并且中国有七家银行都在卢森堡建立了分行,这让欧洲意识到中国已成为欧洲最大的资金投资国。2015年当中,房地产、汽车、银行、航空公司为中国企业投资的几个主要领域。我觉得中国企业在欧洲投资的过程中,除需考虑政治与商业定位方面的因素外,还有以下五方面的问题需要关注:
第一,中国企业在欧盟国家的最大挑战来自司法方面。欧盟并不是一个国家,有28个主权国家,虽然这28个国家都希望在欧盟的指导下能够和谐相处,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司法主权和法律体系。比如某投资者已经在德国拥有了很成功的投资案例与经验,但是在法国投资就会发现因法律体系的不同而完全不适合套用。特别是欧洲各个国家在《环保法》与《劳工法》上的区别,每个国家的想法都会不一样,特别是有些欧洲国家对于环境、员工的保护要比其他欧洲国家更严格,这需要格外关注。
第二,在并购过程中需注意时间方面的问题。现在欧洲的并购都是以拍卖的方式进行,这是由于商业原因而采取的一种期限限制,近几年也成为中国投资者在欧投资所遇到的愈演愈烈的问题。中国投资者在欧洲投资不但需要有政府的批准,而且用人民币到欧洲投资也需要换汇的操作时间,因此,时间成为了中国投资者最大的敌人。在很多拍卖的过程中,中国投资者因没有时间而达不到最后期限要求的情形已发生过多次。
第三,关于溢价方面的风险,有一种说法是,邀请中国投资者去欧洲拍卖现场竞标并不是真正希望他们去买标的,而是希望借此机会抬高标的价格。时机对于中国投资者到欧洲投资并不有利,中国的监管批准需要很长的时间,交易方利用了这个弱点,提出如果想要合作可以延迟时间,但是必须提高标的价格,这种现象被称为“中国溢价”。虽然不是所有的收购案例都是这种情况,但是需要关注这种因不良行为所带来的风险。
第四,应该组建一个内部和外部的专业化交易团队。每个成功投资的案例都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士去做,在会计、金融、法务、投行还有公共事务等方面要有非常专业化的团队。通常到欧洲投资都会花费很多资金来建立这样一个有价值的团队,能够让投资者在整个决策过程中运行得非常顺畅。但是,我经常看到的情形是,欧洲在团队方面往往都要比中国的团队规模大很多,专业度也高很多。中国的投资者并没有对建设专业的交易团队感兴趣,好似并不习惯交易团队的方式,也许是因为文化差异与语言不通所造成的。因此,中国到欧洲投资需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就是要有专业人士参与其中,符合国际化的商务标准,这样中欧双方交流、理解起来将会非常容易。
第五,全面了解法务与税收,欧盟国家,比如德国、法国、英国与投资相关的税收规定都是不同的。我们发现,过去的中国企业想到欧洲投资通常会先组建海上投资公司,因为他们有着非常灵活的法律框架,而且所付出的成本也比较低。但在过去的五年中,投资者已经从海上转运到陆上,因为海上没有法律协议、税收协议、欧盟的指令等相关政策,而且声誉也不好。那么从海上到陆上的变化过程中就需要考虑到法务、税务两方面的情况,其中,最需注意的几个情况就是,代扣所得税、资产增值税、股东税务利息免额、反滥用条款等在各个国家规定是不一样的。比如像开曼群岛这些海外公司是没有办法享受到免税、股东利息全免等优惠。
因此,企业在设置结构时,一是在法务方面应该考虑去到有非常好的国际政治和经济声誉的地方;考虑到当地高水平的服务和法律的复杂程度;考虑到可靠、有利的企业发展环境;考虑到便利快捷的注册程序。此外,灵活的企业法律发展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能够快速建立运转公司,提高效率。私人有限责任公司和公众有限责任公司可选择单位级别董事会制度,公众有限责任公司可选择双级别董事会制度。二是在税务方面,首先,需考虑到分红、利息及版税的外国预扣税;外国资本的增值税。如果想避免国外的代扣所得税、资本增值税,就需要通过一些法律税务的条款即两个欧洲国家之间所签署的税务协议,当进行欧洲内部跨境投资的时候可使用各个国家的税收协议。其次,需考虑税收中的控股公司以及控股公司的条约利益,将利润以税收这一有效的方式进行重新分配。再次,在欧洲国家保证预付款的确定性。此外,保证在通过控股公司在欧洲投资时,公司本身已经完成了税务,这样能够把中国投资者的钱带回中国,而不再出现一些预扣和其它类型的税款。这些都需要建立一个非常严格的投资平台,不仅能够让投资者做一次投资,而且通过这个平台还能够持续在欧洲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同时建立一个专属团队24小时进行投资管理。最后,要符合荷兰、卢森堡的一些规定,例如:办公室面积;至少50%的常任董事是当地人;荷兰或卢森堡设有银行账户和簿记等规定。只有成为合格的当地纳税人才可以享受特定的当地税收福利。
举个简单的投资例子,德国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非常火的投资目的地,虽然也有免付额度,但整体税收的体制非常严格。如果中国投资者要去德国投资的话,通常会考虑进行直接投资。但是,直接投资可能会引发税务风险,在这种情况下,税务风险可能会造成红利以及利息占到5%~10%的额度,同时针对资本利得税,会严重影响到公司的利润和盈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其实非常简单,投资者可以利用一家中间控股公司进行投资,比如可以先从中国起步到卢森堡或者荷兰,在这个公司进行预定税扣除之后再去德国,这样在德国需支付的税就是零,而且不只是针对于德国,在整个欧洲大陆获得的盈收都免除了这部分税收。继而把钱再转到荷兰或者卢森堡的时候也可以保证投资者利益和盈收的最大回报,因为这两个国家整个的法律系统、税务系统、税收制度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是最健全的,它们认为这部分税收已经在德国付过了,不能再二次扣除。因此,投资者们应提前了解整个欧洲的机制是如何运作的,同时明白整个欧洲的税务制度如何创造较好盈收机会的。然后通过中国到卢森堡再到德国的多项结构性方式,利用多种优惠政策,把税收风险降低到零。而当发现有任何潜在税务风险的时候,投资者都可以寻求当地政府的帮助,让政府为投资者通报最新的关于公司的税收情况。同时也可以向政府寻求支持,关于需缴纳的税种在投资前进行咨询,最大可能降低投资的风险,保证投资者在欧洲投资的盈利。

风克集团大客户主管彼得·施耐德:
应建立企业内部的风险文化

中国投资者在欧洲投资时,应关注企业管理在流程方面的风险以及处理措施,风险管理技术的提高在企业内部对于提高风险意识是非常关键的问题,意味着企业管理的功能,不能把这种功能下放到某一个小部门来进行对于整个公司的风险管理。因此,我有以下三方面建议:
第一,首先,应该建立企业风险管理的流程,然后根据企业管理的风险采取具体的措施和方案。其次,关键在于风险的识别,将战略风险、市场风险、财务风险、政治风险、法律风险、价值链风险、供应风险等等进行识别并评估风险的概率,然后明辨各类风险库存和风险类型。公司内部的风险通常会具有相互依赖性,比如,集团下A公司的风险对于B公司的相关影响以及对于世界上的其他企业的相关影响。最后,就是风险的整合,就是对于以上所有的风险建立一个模型,然后对它的风险敏感性进行评估和排位。
第二,风险的处理。如果决策者已经明确了对风险的识别,行业内与分公司、总公司也已对风险进行了准确评估,那么,作为决策者就要尽量避免、降低或接受风险。做生意必定会有风险,但是有的风险是可以部分转移的,比如购买保险就是转移、防止风险较为合理的措施。投资者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或方式降低或转移风险发生的可能性
第三,首先,投资者应对风险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进行归类整合。在对于风险识别的过程并不是进行一次就结束了,应该建立一个可持续性运转的系统。其次,应该设立对风险的持续监控,一旦发现了风险,可以及时地做出反应,对CEO、CFO进行风险报告,以便于公司出台风险政策和对风险的把控。最后,对整个风险的内容应进行文档的编纂,以便于给企业建立内部的风险文化。

裕利安怡集团高级亚洲经济学家
穆罕默德·伊斯拉姆:
欧元区国家的信用风险有所缓解

我认为,在区域风险方面投资者在欧洲应关注以下三个区域的风险:
第一,欧元区的风险。首先,目前来看,处于欧元区国家的信用风险是有所缓解的,因为欧元区的增长态势是由需求拉动的,整个需求侧或消费侧都是有显著进步的。例如,欧元区的通胀率非常低,低油价刺激了购买力,居民消费的欲望越来越强。而失业率的下降也促进了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个人消费水平的逐步增加。这些特征都表现在能被消费和需求拉动的行业会更好地得到加速发展。其次,投资者不断在经济领域进行投资的指标也在不断改善,利润率从比较低的水平稳步上升,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也在不断下降,这主要是受欧洲中央银行政策改变所影响的。最后,投资领域类似机械设备、汽车领域的指标在欧元区得到不断改善,都属于欧元区主要需求方面的能力提升,表明了欧元区的信用风险处于不断改善的趋势。
第二,俄罗斯和与俄罗斯需求相关国家的信用风险在上升,整个俄罗斯经济是处于放缓的阶段。一是俄罗斯受政治危机影响,供应链风险不断上升,核心的欧元区包括西欧等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也越来越远。二是受俄罗斯本身的影响,个人的消费信心不断下降,企业信心也不断下降。三是石油价格的持续走低,使俄罗斯这样主要依靠于石油收益的国家导致其它各方面包括俄罗斯整体的支出都在不断下降。四是货币风险,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贸易额度在不断下降,这是由于俄罗斯货币危机所造成的。
第三,非欧元区的欧盟国家经济恢复处于较为缓慢的状态。比如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拉脱维亚等国,经济情况在2016年有一些恢复,但波罗的海的国家,除俄罗斯之外都处于下降趋势,比如立陶宛、拉脱维亚为典型代表,这些国家和欧洲的经济密切相关,处于改善恢复阶段。但是如果和俄罗斯贸易关系比较密切的,恢复程度就比较低。(本刊记者谢云报道 环境摄影越石)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